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补遗-之二.撩猫(02)


 

半猫鬼帝

 

--以下正文--

 

 

解了一半化兽诀的鬼帝大人比起平常的样子更为年幼一些,少年模样的蓝河抿着嘴,这妖帝也太…见色忘义,拢起自己过大的单衣,蓝河一弹指,单衣变成了合适的尺寸,这猫当了一天多,折子可要堆的比天高了…

 

「叶修?」

 

「咳…」

 

不知何时,叶修手上已经拿着几件衣物了,蓝河一见,倒是有些怀念,都是些他少年时期穿的衣物,但是…叶修是从那得到的呢?蓝河心里满怀疑问。

 

「哈啊…」

 

蓝河张嘴打了个哈欠,一对猫耳前后摆动着,不知道是不是半猫化的原因,本来一向沉着冷静的鬼帝大人,在众位臣民面前,竟是难得毛毛躁躁,一下抓着自己的发尾,一下抓着叶修的腰饰,一下又想去抓垂挂在殿上的流苏,鬼帝的臣民们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若是无事,便退朝吧。」

 

要不是叶修压着蓝河,只怕蓝河都能上天去了…挥了挥手,让诸位大臣退下之后,蓝河一脸不耐烦的伸手就想抓叶修腰坠上的流苏,叶修抱起蓝河,蓝河亲昵的双手抱着叶修的颈子。

 

「反正都这样了,不如休息几天吧?」

 

「…嗯。」

 

鬼帝大人脸上一红,他不是不知道不该在殿上做出那些举动,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毕竟还是奶猫时,叶修就是这样宠他的,亲了亲蓝河的脸颊,叶修将带着流苏的坠饰拿给了蓝河。

 

叶修在两人的房间里看着折子,一旁的蓝河在床上翻滚打闹,叶修的火焰色流苏早就被蓝河扯烂了,现在的蓝河正打着哈欠趴在叶修的大腿上,一向注重仪表的鬼帝大人现在正衣服半敞,雪白色的头发散落肩上,一对猫耳微微抖动着,尾巴百般无聊地上下拍击着。

 

「想睡了?」

 

「没有…」

 

叶修只手搔着蓝河的下巴,一边将手中的折子收好,方才蓝河看着垂下的折子伸手就是一爪,这攸关着下季度民生预算的折子差点就被鬼帝大人亲手腰斩了,将折子收进箱子里,叶修将蓝河抱进了怀里。

 

「还说不想睡,嗯?」

 

「哈啊…」

 

蓝河揉了揉眼,靠在叶修身上,沉沉睡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蓝河终于睡饱了,张开眼时,自己是被叶修抱着,但是…

 

「叶修?」

 

「嗯?」

 

叶修张开眼,眼里还有些茫然,一条漆黑带着微微红色流光的猫尾横在了两人之间,紧紧缠着蓝河的毛毛尾巴,蓝河双手摸上了叶修的头顶,叶修顿时瞪大了眼,他怎么感觉…好像耳朵被摸了一样。

 

「叶修,你长耳朵了。」

 

蓝河一边撸着叶修的耳朵一边冷静说道,叶修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嗯…毛绒,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该不会,会传染?」

 

「有这可能性吗?」

 

蓝河眸子微微瞇了起来,他觉得应该是妖帝搞的鬼,他一定要叫小师傅来这住上十天半个月!但叶修却觉得应该不是…可能是他们俩双修次数太多,元神与魂魄混杂着,让影响蓝河的化兽诀也影响了自己。

 

「不过,倒是挺稀罕的。」

 

蓝河的嘴角微微勾着,他几乎没见过叶修少年的模样,现在的叶修比成年的叶修少了一点锐利,多了一点柔和,嗯…他的道侣果然是天生俊朗,鬼帝大人难得自傲了起来,双手压在叶修脸颊旁,红嫩的舌尖舔了舔叶修的下唇,粗糙的感觉让叶修心念一动,一手压住蓝河的后脑,一口啃了上去。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