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2018年對作者的印象

好啦,被隔壁攤刺激了

我要發憤一天,說說,小青鸞先還是小鹿藍先


2018年底了,有什麼話想對我說話嗎?

[叶蓝]IF ZERO –起源(01)

被发现偷懒了,越来越短是错觉喔www


--以下正文--


这天叶修与蓝河的家迎来了一个包裹,叶修挑了挑眉,将已经签收的包裹放在了蓝河的怀抱里,蓝河一脸不明所以…


叶修嘴角微微一笑,这包裹很大,包装的很结实,上头还贴着易碎物品与请勿重压的标签,半人高的包裹被叶修与蓝河两人在客厅里打开,包裹里还有一个盒子,上头印着荣耀的LOGO,蓝河顿时觉得心跳加速。


「莫非…」


「打开看看,应该是个惊喜。」


蓝河的手缓缓拆开了包装盒,里面是一尊以前就引起过话题,现在更是热...

[叶蓝]教主他清纯不做作(03)


 

一个雷雷的梗,里面也满雷的,大家凑活看看


排雷:有副CP,但是描写不多


在留仙阁,一名穿着玄蓝色衣服的男子与另一名穿着赤金色的男子面对面坐着,叶修很是头疼,对面的便是武林盟主-周泽楷,而周泽楷早已与相国府二公子江波涛订下终生。


「嗯…我对他没兴趣。」


「嗯。」


周泽楷点了点头,叶修真的拿这位后辈没办法,叹了口气,仍是给出了一个承诺:


「我不会娶他,你跟他…」


「前辈,我知道。」


周泽楷的眼里闪过一丝光亮,就如同坊间传言一般,...

要是我被砍了,就不要叫我補檔了,我根本找不全我在lofter上發的文...

[伞修蓝]厚此不薄彼(04)

说开就开,一样是失忆梗,慎入,我觉得挺雷的(


排雷:


叶修x蓝河+苏沐秋x蓝河

本文只有叶蓝跟伞蓝,感恩


--以下正文--


许许多多的梦境在许博远的脑中盘旋着,零碎不成片,许博远只觉得脑里好像有七八十人拿着锤子不断敲打着。


「哼…」


许博远皱着眉头,低声了一声,敏锐的叶修与苏沐秋一同张开了眼,眼见许博远脸色苍白,苏沐秋看了眼叶修,叶修自是了解,手掌贴着许博远的后心,一股温暖的内力缓缓被输入了许博远的身体之中。


过了一会儿,许博远才缓缓放松了起来,苏沐秋反手在许博远...

祈天-地之卷(25)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最近这里还有发生什么事吗?」


「…除、除了凶兽伤人以外,有些小世家的子弟失踪了,但是因为有寻到那些子弟散失的东西,所以…」


「…」


「但是,我看不到他们的轨迹…」


鬼修皱着眉头,修道之人比之寻常人有更强的意志,除非是魂飞魄散,不然还是可以留下些许残志,但是…鬼修肯定地点了点头,他没看到那些人的残志,所以,那些人要不是活着,就是不是死在这个小秘境里。...


[叶蓝]穿越X穿越(01)


 

魔王X勇者,好像是个关于裸围的故事

应该是 @懒熊 这个人之前提过的?


蓝河正在厨房忙活,他与叶修一向是一人煮饭一人洗碗扫拖地,两人搭配,干活不累,叶修支手撑着下巴,瞇着眼盯着蓝河的背影,都怪方锐跟魏琛,嗯…也可能苏沐橙、唐柔跟陈果都有一脚,叶修看着蓝河一双大长腿,吞了口口水。


现在,在叶修与蓝河的卧室,两人的床底下,有一个小包,小包里装着一件纯白色的,情趣围裙。


蓝河切菜洗菜,手上沾着水珠,随手在浅蓝色的围裙上擦了一下,虽然蓝河一直说着叶修的手好看,但叶修也觉得,蓝河的手一样好看,这双手以前是拿着剑,...

[伞修蓝]不悔(13)

详细债务名单

☆叶蓝+伞蓝的三人行,ABO世界观,破镜重圆的故事☆

☆自创人物有,狗血、肉☆

☆没大纲,自我放飞☆


许博远是被快递的电话给吵醒的,下午一点多,嘟嚷了几声,许博远缓步走向门口,一打开门却被门口的阵仗给吓了一跳,一小推车的快递被送进许博远家里,许博远顿时有些头疼,这是…被侵门踏户了?


当快递在客厅堆成了一座小山,许博远还拎着手.机呆愣着,咕噜,听见肚子发出的声音,许博远看着餐桌上的外卖,一边吃着一边思考着,比如…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疗程可不能给自家小孩看见,太儿少不宜了,加上,发情期时,咳…


许博远脸上一...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13)


 

详细债务名单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张开眼的蓝河内心是震惊的,所以蓝河决定闭上眼再睡一会,没料到…


「醒了?」


「…没醒。」


蓝河低声嘟嚷了一声,这传出去该怎么办?他跟叶修会被写成话本吗?贴着的地方微微颤动了起来,蓝河张开一只眼悄悄看了过去,与平常模样不同,刚醒的叶修带着一种魔性的慵懒,略带沙哑的嗓音听来有点性感…


嗯?性感?蓝河顿时全身一颤,他在想些什么啊!


「咳,叶教主,男男授授不亲,还烦请教主退后一二。」


「退什...

祈天-地之卷(24)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叶修一时也想不出该怎么处置这只小猫,只能将小奶猫放在了衣服里,随即指挥着众人继续往前行,他们要前往门主之女出事的地点。


「喵。」


蓝河奶声奶气地喵了一声,而后在叶修的衣服之中滚来滚去,四只小爪子挥来挥去,好不容易才勾住了叶修的里衣,稳住了身形。


「小东西,可别乱窜啊…」


叶修的衣服有着一块诡异的突起,动来动去,叶修拍了拍蓝河,他们移动的速度很快,怕小奶猫从自己怀里滚出来,蓝河不满地喵了一声。...

[伞修蓝]蓝帝(02)


 

狼神叶修x皇帝蓝+狐神苏沐秋x皇帝蓝


不过,大象也怕蚂蚁咬,两神就这样抱着孩子在山里乱窜,直到双双躲进了两人的藏身处,这才躲过了雉鸡精们的追击。


「小蓝,怎地就去掏雉鸡精的窝了…」


「好吃呀,雉鸡蛋!」


叶修刮了刮蓝河染着泥土的鼻尖,蓝河奶声奶气的回答到,叶修瞥了眼苏沐秋,苏沐秋嘴角弯弯,手里的雉鸡已经处理干净,对着蓝河伸出了手: 


「蛋呢?」


「这里,哥哥要分给我吃啊…」


「当然,一定有你的份。」


叶修扶额,他总算知道...

[叶蓝]食记-幕间


 

詳細債務名單



 

「这就累了?」


「…你不要站着说话喊腰疼。」


「不是我出力多吗?」


「叶修!」


叶修揉了揉蓝河的腰,时间有点晚了,现在要到外头吃饭也不太方便,叶修思考着,究竟做些什么夜宵比较好。


「肉…」


「家里只有猪肉了,那我再煮点米,咱们吃蒜泥白肉?」


「可以。」


「先睡会,等会好了叫你。」


叶修扯过一旁干净的被子,空调的声音令蓝河有点想睡,蓝河蠕动着身体,将自己埋进了蓝白色藤蔓纹路的小羊毛被子...

[伞修蓝]不悔(12)

详细债务名单

☆叶蓝+伞蓝的三人行,ABO世界观,破镜重圆的故事☆

☆自创人物有,狗血、肉☆

☆没大纲,自我放飞☆


电话那头的许博言长呼出了一口气,自家的弟弟心软,保不准那两个没良心的Alpha一哄,许博远就应了,但是根据医师的判断,许博远还是得被那两Alpha标记什么的…许博言内心一阵复杂。


「说的是,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你现在处于易感期,发情期什么时候会到也不清楚,你先休息一个礼拜吧,工作的部份我会先分给其他人处理…爸跟妈那边,他们也很清楚…」


「哥…抱歉。」


「自家人说啥抱歉呢,只要你好就...

[叶蓝]冷情(10)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蓝河醒过来时,眼角还挂着一颗泪珠,自家小崽子眼里很担忧。


「爹爹,你怎么了?」


「爹爹没事,小远儿不用担心。」


蓝修远伸手擦去蓝河眼角的泪珠,蓝河看见了蓝修远怀理的龙玩偶,蓝河瞇起了眼,想起了昨天昏睡之前,似乎手里就抓着一只这样的玩偶。


「这是…」


「不知道,醒来就有了!」


蓝河失笑,这龙偶八成是叶修给蓝修远的,如果是叶修给的,那便不是危险的东西了,不过…这会动?...

[叶蓝]食记-幕间

万圣节是个热闹的鬼日子,明明以前都不过的…叶修一边碎碎念着,对蓝河来说,中式的蓝溪也不曾过过万圣节,但是,转为甜点店之后,蓝河却是对外国鬼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小巧的南瓜蛋糕、黑色巫婆帽一样的巧克力融岩蛋糕、淋上浓稠甜香的浆果酱的爆脑泡芙等等小巧的甜点,成了蓝河店里的新宠,在万圣节前的一个星期,这些刚刚推出的新甜点便成了少女与小资女们的最爱,一天的量有限,所以在店里常能听到扼腕的少女们的叹息。


蓝河将最后一柜甜点推进了冷藏柜,这才长呼出一口气,此时,也已经快要凌晨一点了,蓝河早已经让店里的员工下班了,毕竟这一星期以来,所有人都忙到快昏过去...

[叶蓝]食记-幕间


 

锅子冒着蒸气,叶修瞧了一眼之后,锅子里的羊大骨被叶修捞了出来,放到一边,叶修瞄了眼一旁的时钟,已经是十一点半了,自家的小老板还未归家。


叮咚


正当叶修打算直接去将小老板拎回家时,门铃响了,叶修擦了擦手,将炉火关小后准备迎接…


一个醉醺醺的小老板。


「嗝!串串!」


只见蓝小老板举着一大把串串的竹签,天知道小老板是怎么躲过串串店老板的火眼金睛,将一大把竹签给带了回家,扑进叶修怀里的蓝河傻笑着,叶修无奈笑着,蓝河很少喝得烂醉,今儿个是蓝河以前的伙计们组团来打大BOSS了,几人喝嗨了,也不知道蓝河...

咳,墮落中


[叶蓝]逆徒(03)


 

师徒梗


「嗯?」


许博远悠悠转醒,一双眼眸还有些疑惑,全身虽然酸痛,但是却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连五感都变得比以往更为敏锐,许博远懒懒地翻了个身,却见叶修坐在床边,手上拿着不少玉简,那些满载功法的玉简被叶修随意放置在床边或踏板之上。


「醒了?」


许博远的喉头微动,却听见叶修清冷的声音传来,许博远连忙坐起身体,叶修微微瞥过头,只见自己这新收的亲传弟子脸红得不得了,叶修不急不徐地将一个玉简放在许博远面前,许博远颤颤惊惊地捧起了玉简。


「此为修练心法及锻体心法,你才引气入体,就从锻体开...

[叶蓝]兽契(03)


 

叶修一个弹指,光滑的墙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开口,蓝河小心翼翼地察看着开口里的物什,突然之间,水声潺潺,一道道冒着白雾的水柱由四方倾泄而下,不一会,温热的水便将小房间的某个角落给灌满了。

 

蓝河很是讶异,压制不住好奇心,赤裸着身子走进了小房间之中,耐不住对水的渴望,蓝河难得无视危险整个人泡进了温暖的水里,水圈出来的范围很大,蓝河的双腿一遇到了水,便化成了鱼尾,在水里畅快地来回翻转身体,好一会之后,蓝河的头才冒出水面,长呼出一口气,彷佛全身的疲劳都被散去,银蓝色的鱼尾一拍一拍,将水面拍出了水花。

 

在书房的叶修却是讶异不已,就他所知,没有任何一种基因生...

文手二十题

 @对酒忽暝 


谢谢可子对我的好奇


1.笔名由来

为了叶蓝而选的,其实想过很多,最后选了一叶知蓝,觉得自己棒棒der


2.什么时候开始写作?是什么动机让你继续写下去

其实从初中开始,我的导师就规定了我们每天都要写一篇至少五百字以上的作文,从那时我就很会掰了

到现在,支持我写下去的动机就是喜爱了吧


3.感觉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的 别人对你的文风又有什么看法

当然是雷雷的文啊,最近健忘到前面写啥


第二个问题,根据做过九九八十一次调查,大概是肉多味香


4.早...

存個梗

想到一個梗

白骨精跟狼妖

狼妖用白骨精的骨頭威0脅白骨精跟他在一起

沒事幹時,狼妖就會拿白骨精的骨頭來舔舔咬咬,讓白骨精沒事就會腰0酸0腿0軟,全0身0蘇0麻

再次體認到我就是個句點王,加群隨緣了,年紀大了,折騰不起,沒什麼不滿,告辭

果然熟悉的配方跟我才最對味

提問箱10/11

提問箱點這


相同類型的問題會放在一起回答!

不想更新就更提問箱(


1)


以前有,但是換了這份工作之後我巴不得最好長睡不醒,提問箱接受點梗啊,但是要有打到我才會寫喔


2)


先謝謝你的誇獎,我平常閱讀的雜書比較多,大概是高中到大學這段期間,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比較多,我會在圖書館看很多雜書,現在則是沉迷耽美,有時會看朋友推薦的書,滿雜滿多的,不過大部份都是靠自己腦補了,萬一...他們怎麼樣,做了什麼事,會發生什麼事之類的


我喜歡做一堆假設,然後把這些假設延伸補完,就成了雷雷的腦洞啦!


3)


這問題有點尷尬,我寫文的年紀大概比站上大部份人的年紀要大上很多,寫同...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12)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看够了就快回房吧,登徒子!」


蓝河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叶修也是服了,没看过情绪转换那么快的人,唤来了候在外头顺便监视蓝河的人,来人手脚利落,递上了干净的衣服

,可是…


「叶教主…贵教…」


「你若是安份点,本可以穿原来的衣服,可是蓝盟主你…不安份。」


蓝河身上的衣服大了不止一些,多出来的袖子长得将蓝河的手全盖住了,蓝河皱起了眉头,这魔教的待客之道有失素质,抬眼看了下叶修,没想到叶修嘴角一勾,轻飘飘就将责任推回了蓝河身上。


「…太大了...

提問箱10/8

提問箱點這


相同類型的問題會放在一起回答!

不想更新就更提問箱(


1)

目前腦洞枯竭,不過很想寫一個關於人工智能的故事,或是一個重生的ABO


2)

今晚吃小孩(不,今晚還沒決定吃啥,思考1號,肯德基,2號,鐵板麵


3)


表情包會越來越多,等我有時間 OTL

[叶蓝]冷情(09)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叶修探手想撩开罗帐,没想到罗帐却被施加了阵法,叶修失笑,但转念表情变的严肃,这经脉才刚续上,蓝河便放胆使用了灵力,叶修皱眉,手指触上阵法,阵法就是个单纯隔绝的阵法,以叶修的实力可以轻易破解,但此时叶修却犹豫了,他现下并没对于蓝河的其他想法,若是贸然解除阵法,不妥…叶修摇了摇头,转身缓步离开。


在另外隔间里的叶修,还在思考着蓝河说的话,若是能更仔细察看,或许能知晓一二,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叶修盘坐在蒲团之上,将神识注入到不远处的龙偶身上,本来乖顺趴伏在蓝修远怀里的龙偶,缓缓抬起了头,小心翼翼...

[叶蓝]教主他清纯不做作(02)

一个雷雷的梗,里面也满雷的,大家凑活看看


排雷:有副CP,但是描写不多


蓝河让一旁的侍女退下,进入了自己睡觉的内间,这内间除了他以外,不允许其他人进入,其一是这内间可通蓝溪教各处,又有着秘密藏书室及练功房,其二…这房间让蓝河真的太羞耻了,小时候的蓝河还没什么感觉,长大后的蓝河巴不得换个地方住…


可惜这房间本就是蓝河的爹,上任蓝溪教教主特意为自家儿子准备的房间,自然是用上了不少上好的材质,光是足以让四五个人在上头打滚的大床,大床旁的石壁上嵌着一个百宝阁,里头的有趣玩意儿多得让蓝河脸红,偏偏蓝河的爹还叫蓝河记...

[叶蓝]教主他清纯不做作(01)

一个雷雷的梗,里面也满雷的,大家凑活看看


「教主求您了!」


「教主!」


「教主!」


「教主!」


看着底下跪成一片,黑压压的人群,现蓝溪教教主蓝河顿时觉得头很疼,蓝溪教属于合欢宗底下的一支分支教派,主要驻扎于中原地区,蓝溪教一不强抢民男民女,二不强迫捐献,走的是正道路线,主要是经营商行,将来自域外的各式珍奇玩意而运输到中原地区贩卖,但其实不止是卖些珍稀玩意,小到胭脂水粉,大到客栈等,都有着蓝溪教的踪影。


消息的管道便是蓝溪教的另一个赚钱管道…


「左护法...

[叶蓝]冷情(08)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蓝修远是他与蓝河的血脉,带着羁绊与因果,他身上的毒与苏沐秋以前中的毒相仿,那时的苏沐秋比蓝修远伤得更重,甚至痴呆了十几年,蓝修远的毒不过是苏沐秋所中的毒的一半不到,但对一个幼崽来说,已经足够了…足够毁去蓝修远的修道之路。


就叶修所知,蓝修远的年纪也该是七八岁,但他的身形完全不符合他的年纪,恐怕这也是毒的影响,”绝响”,便是这毒的名字,听着名字好听,但却是一种极为狠恶之毒。


但是,对他与苏沐秋来说,这不算难解,况且是只余下不剩两三分之毒呢…...


[叶蓝]冷情(07)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蓝河一愣,转念一想,毕竟是坦诚相见过,蓝河倒是觉得没什么好羞耻的,背对着叶修脱去了身上的白色里衣,当里衣落到了地上,叶修却觉得呼吸一滞,身为剑修的蓝河,身上肌肉匀称,丝毫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一双长腿笔直。


叶修只觉得一阵血气翻涌,强压下翻涌的血气之后,叶修将手头上的天地灵材丢进了石桶之中,叶修掐了几道法诀,所有的天地灵材化为了粉末,与灵水混在了一起,叶修手上燃起一道火焰,与常火不同,这是一道异火,异火让混着天地灵材的灵水沸腾并将水里的杂质除去,水蒸气被叶修拢在了一起,化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