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雷文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春。宵。秘。画。图之逢场作戏(01)


 

排雷:有生子(没过程),小黑屋系,剧情没有,就是想吃顿肉


叶修的身体缓缓往下沉,至今,他仍不明白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叶修,武林第一人,照理来说,应该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但…事实就是,叶修被暗算了,而且还凄惨地落进了水里,叶修张口,一串白色气泡由叶修口中逸出,叶修眼前一阵发黑,突然之间,一抹人影闯入了叶修的模糊的视线之中。


「!」


抓住叶修手腕的青年使力将叶修拉到身前,嘴唇贴着叶修的唇瓣,将嘴里空气渡进了叶修口中…


好软…


叶修的意识沉入了黑暗之中。...


好想弄個抽獎,把江湖佚聞跟蛇殿弄成書😋

比如給我留個長評就能抽之類的

鬼妻(07)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车就车


──以下正文──


我現在陷入了兩難,七夕賀文是寫新的故事好呢?還是寫鬼妻開車?

鬼妻(06)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总觉得到这就可以结束惹,我好像忘了啥


──以下正文──


「别怕,叶秋好不容易掘开了那处,现在已经赶过来了。」


「嗯…对了,你是…叶修?」


「嗯?倒是我疏忽了,我是你的夫婿叶修。」


虽然与一具尸体一同处在狭小的空间,蓝河是有些害怕的,但身下这男人…或是尸体似乎对自己没有恶意,但那夫婿的称呼,让蓝河有些不满。


「谁说你是我的夫婿?」


「我们刚刚才拜堂,你倒是转眼就不认账了啊,蓝河。...

鬼妻(05)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以下正文──


二拜高堂~


蓝河的头再次被压下,蓝河奋力挣扎着,大红色的盖头布在挣扎之中滑落,蓝河的瞳孔一缩,强压的自己的人是叶家村的村民,而蓝河的身旁则是一个作工细致的纸扎人,而两人磕头的对象,也是纸扎人。


「放…嗯…!」


一个村民掐住蓝河下巴,将一杯茶灌进蓝河的嘴里,茶色的液体由蓝河嘴角淌下,苦涩的味道蓝河皱起了眉头,蓝河还想挣扎,但是身体却软绵无力,抓着蓝河的村民抓住蓝河的头发,强迫蓝河转动身子,让蓝河与纸扎人面对着面。...

鬼妻(04)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以下正文──


「啊!」


村长惊叫出声,脚步踉踉跄跄,冲向被吹落的红布,蓝河被吓了一跳,更诡异的事发生了,红色的牌位倒了下来,村长脸色一片苍白,揪着红布的手也不断颤抖着。


一种挠抓的声音传入了蓝河的耳里,让蓝河顿时不安了起来,这挠抓的声音好似…由黑色木牌的下方传来,村长吓得抛掉了红布,飞也似的逃了出去,蓝河半张着嘴,叶家村是怎一回事?


碰的一声,村长后脚刚出去,祠堂的大门便关了起来,蓝河这才回过神似的,跑到了门边,才想抬手拍门,...

鬼妻(03)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某种意义上的正式见面


──以下正文──


蓝河捧着盥洗用具到了公共浴间,对蓝河而言,倒是挺新奇的体验,加上整个招待所似乎只有蓝河一人,偌大的浴间也成为蓝河独享。


「奇怪…」


蓝河斜仰起了头,颈侧一个青紫色的痕迹,是什么时候弄到的呢?蓝河的指尖轻触着痕迹,也不痛啊…蓝河耸了耸肩,殊不知,那痕迹是个特殊的记号…


「小哥,有早餐。」


「原来这里有附餐啊…」


蓝河没想到叶家村的招待所竟然...

鬼妻(02)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以下正文──


被司机叫醒的不止有蓝河,还有那三人组,三人组之中的女性,揉的眼睛,另外两个男性脸上则挂着一脸莫名其妙,蓝河只当他们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比如被撞死的小动物或是…突然从树林之中跑出来的村民什么的。


毕竟,一些乡野小谈里都会讲到这个嘛~


蓝河的目的地到了,只是他的母亲离开这里太久了,老宅早就已经破烂不堪,还好司机大哥熟门熟路,摸到了一处招待所,招待所的外表看来是有点破烂,但是内部装潢倒是挺不错的,司机大哥自己要了一间,蓝河自己一间...

鬼妻(01)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一开始会是回忆跟现在混在一起,是个甜甜的小甜饼,偶尔有点一叶知蓝流的恐怖故事,别怕


──以下正文──


蓝河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至少,在他结了阴亲之前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喔,现在仍然是个大学生,学的是视觉设计,但他远在国外长期出差的父母仍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已婚人士。


事情的开端,是一通在雨夜里打来的电话。


电话的那端是久未曾见面的母亲,母亲说老家的一位亲戚往生了,但他与蓝河的父亲没办法赶回国内,便让蓝河过去看看有没有要帮忙,恰逢暑...

鬼妻(序)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叮叮当当,一只大红花轿摇摇晃晃走在泥地上,乐手吹奏着欢庆的乐声,这迎亲的队伍,一路往村里最大的宅子而去,但奇怪的是,明明是件喜事,但是从媒人婆到抬轿的轿夫,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严肃,甚至隐隐透露着一种恐惧。


被牵着的马上头载着一具纸糊的人,虽然是纸糊的,但纸人身上无处不精致,可以看的出匠人的手艺,奇怪的是,明明只是一具纸糊的人,但坐在马上却是稳稳当当,若是仔细观察,还能从纸人身上感受到一种欢愉的氛围。


蓝河张开了眼,身体沉重得不得了,眼前是一片鲜...

沒想到荒廢如我,也收到打賞邀請了

是不是開了打賞,就不能發一些不可描述的文章了
😂😂😂

[叶蓝]燎原之火(06)

狂野恋人paro,重种叶x重种蓝的互撩之战(不


五.


「我看来很穷?」


叶修有点讶异,没想到蓝河点了点头,叶修低声笑了起来,他真的不穷,或说,他所拥有的东西比蓝河想象的更多,叶修揉了揉蓝河的头发,蓝河脸上一红,觉得自己似乎说错了话。


「算我错了…」


小狼撇过头,一对耳朵都红透了,叶修耸了耸肩,他跟嘉世影娱的那些破事,早就已经被炒过不少次了,但是叶修没有不满,因为他与嘉世影娱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那,那就是先照原先说的,你先搬到我家去住。」


「成啊,...

撸七夕文

等撸完回來

祈天补遗-之二.撩猫(01)


 

详细债务名单

半猫鬼帝


--以下正文--


之二.撩猫(01)


雪白色毛皮的大猫趴在贵妃椅上头,一条长长的尾巴上下拍击着,显示着大猫的心情不佳…


「鬼帝大人…」


「喵~」


一身红衣玄纱的战神由外间走入,忍俊不住笑了出来,惹得鬼帝大人狠狠瞪了战神一眼,战神叶修连忙走向贵妃椅,说到化猫,这也是鬼帝蓝河以前的黑历史,现任的妖帝-九尾天狐无敌,以前曾给还是鬼修的鬼帝下过化兽诀,这也造成了,鬼帝大人偶尔、有时会不小心变成兽形。


「别气了,这不我找了...

祈天-地之卷(21)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大哥!都是我的错…」


「不怪你,是我们太过托大了。」


蓝桥春雪深吸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暴走,若是在这暴走,恐怕会造成严重后果,绝色皱着眉头,打了一记清心诀到蓝桥春雪体内,挨着蓝桥春雪,两人同时消失在蓝溪阁之中,无敌是为了绝色,所以无敌的确留下了一丝线索。


「哟,小友醒了?」


蓝河醒过来时,只见到一张放大脸,下意识便掐了个法诀往前丢去,没想到法...

祈天-地之卷(20)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老魏,你说的那个秘境,现在还是开放状态?」


「当然,那小秘境是给弟子们历练的好地方,我用了法术让那秘境一直开放着。」


叶修点了点头,原来不是撞了大运,而是老魏的手笔…这也难怪了,老魏研究的便是一些禁忌之术,不过这法术也带来了相对应的缺点,开放的秘境无法限制其他人进入。


「我们再进去一次吧。」


「但…」


「门主之女是在秘境中的毒吧?」...


[叶蓝]四叶(11)


 

详细债务名单


不太详细的设定走这


☆排雷:本文没有叶蓝以外的关于叶与蓝的CP☆


这架打得蓝河心惊胆跳,应该说是…真的毫无水平,两方人马,蓝河拿着木棍,来找麻烦的是普通人跟三叶,若是他真的认真打,对方人马可能要趴…


「唉!小心点啊!」


三叶一棍打在找麻烦的人身上,还腾出一只手拉了蓝河一把,让蓝河的一棍落了空,蓝河脚下一顿,险险闪过对方的一记闷棍。


「喵嗷!」


一只齿轮猫冲了出来,狠狠挠了想打蓝河的三叶的脸,三叶大叫一声,蓝河却是愣住了,这猫...

[叶蓝]四叶(10)


 

详细债务名单


不太详细的设定走这


☆排雷:本文没有叶蓝以外的关于叶与蓝的CP☆


蓝河喘着粗气,还好雨天路上的行人很少,不然他可能真的扛不住…雨滴由蓝河身上滑落,但追着出来的叶寒等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十多分钟便已经追上了蓝河。


蓝河脚下一点,蹲下了身奋力一跃,顺着力道踏着一旁的墙面,蹬上了半空之中,毕言的小属性球砸向了蓝河,蓝河费力扭动身体,在空中翻转了一圈,手掌撑着墙檐,整个人窜入了小巷之中。


「等会!那边是…」


叶寒与曙洸正要跟着翻墙而入,后面追来的梁...

[叶蓝]四叶(09)


 

详细债务名单


不太详细的设定走这


☆排雷:本文没有叶蓝以外的关于叶与蓝的CP☆


蓝河整个人昏昏沉沉,他甚至还来不及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梁易春扛着全身被紧紧捆着的蓝河,这株【幸运草】真是费了他们不少工夫,不过…倒不失为一株好苗子,只要他的灰质症治好了,他们蓝雨便可再增加一名战力了。


「大春,那我们还去看星星吗?」


「…」


将蓝河安稳放在车子后座后,毕言扯了扯梁易春的衣角,梁易春看了眼毕言,毕言的眼里闪闪发着光,虽然有任务在身,但他们也是做足了准备,反正回去...

[叶蓝]逆徒(02)


 

详细债务名单

师徒梗

 

许博远被放在床上,洁白的床单立时染上了漆黑恶臭的黑,叶修伸出了手,在叶修的手要碰到许博远时,许博远却吓了一跳似的缩了缩身体,叶修的手掌停顿,只见许博远低喘着:

 

「徒儿身上带着杂质…不洁。」

 

「罢。」

 

许博远没忘记自己身上染着又脏又臭的杂质,怕污了叶修的手,才缩了缩身子,叶修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被藏在袖里的手紧握成拳,一丝鲜红的血液沾染了叶修的袖口,默默掐了个法诀,叶修的伤口缓缓痊愈消失,无人知晓叶修心里的动荡。

 

「上尊…」

 

「嗯?」

 ...

my粗的初體驗(不

奶油花:

預售地址

我來了,明天晚上八點🙌

感謝木木和巴桑協助!!謝謝!!!要是沒有他們就沒這個宣了!!

--

臨時決定送個同圖小卡,我搞搞

[叶蓝]四叶(08)


 

详细债务名单


不太详细的设定走这


☆排雷:本文没有叶蓝以外的关于叶与蓝的CP☆


「你们是谁?」


青年缓缓站了起来,身形如竹一般挺直,这些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青年警戒着,这里…可是禁区!


「我们?嘿嘿,我们要去山上看星星露营,刚好经过看到你。」


「不可能!」


青年后退了几步,摆出了备战的姿势,他不能让这些人知道或是接近他逃出来的培养皿。


「我是梁易春。」


「大春!?」


「毕言,你后退点,他…是那个...

存個梗

他恨嗎?

男人看著眼前面無表情的少年


恨,有多愛就有多恨

少年琉璃般的眼裡無喜無悲無怒無怨,他的”載體”,最後的意識是對眼前這男人無窮無盡的恨意


他…

男人張口又閉口,最終垂下了眼眸,他是自私的,利用了少年對自己的情感,讓少年成為了新的”載體”


他的願望,你想聽聽嗎?

少年的眼裡流淌過一條數據,這付身體還未能完全成長,尤其是主要負擔運算的腦部,這具”載體”頂多只能撐個兩年,便會報廢


不,我…我沒那個資格

男人苦笑著,他是”載體”的提供者,”載體”便是主腦的暫時棲身之所,但並非所有的人都能成為”載體”,而男人也因為...

[叶蓝]侍剑(02)


 

本文没有生子,可能只有尾气


简易解说:


剑灵:类似修道者的存在,本体为兵器,统称剑灵,因天生带着杀伐之气与煞气,需要定时与剑侍交合以除煞气。


剑侍:剑灵的好基友…不对,是剑灵的伴侣,但一名剑灵不止可拥有一名剑侍,可以想象成类似鼎炉一般的存在,等级最高为无属性,最低是三属性以上。


剑阁:买卖剑侍的地方,可看为青楼一类


--以下正文--...


在叶修打探蓝桥的同时,蓝桥也同时打探着叶修,遇见这名”贵客”实在是出乎蓝桥的意料之外,毕竟他可不想踏上前辈的后尘…...

今兒個在整理葉藍的東西時,就想到以前有跟一些太太黑箱過,雖然說是要寄給我了,但是至今仍然一樣都沒收到,有點慘


不知道我還能喜歡葉藍多久呢,現在一切都隨緣了,挺好


[叶蓝]侍剑(01)


 

各位大葛好,大家给我的点文都催更,我要报社,开新坑


本文设定会补充在文内,不懂都可以问(靠


CP是叶蓝,不要站错队了,剑灵叶X剑侍蓝


简易解说:


剑灵:类似修道者的存在,本体为兵器,统称剑灵,因天生带着杀伐之气与煞气,需要定时与剑侍交合以除煞气。


剑侍:剑灵的好基友…不对,是剑灵的伴侣,但一名剑灵不止可拥有一名剑侍,可以想象成类似鼎炉一般的存在,等级最高为无属性,最低是三属性以上。


剑阁:买卖剑侍的地方,可看为青楼一类


--以下正文--...


開始還債(7/24)

四葉(4/4)

江湖佚聞(0/2)

以愛為名(0/1)

祈天(3/3)

客棧(0/1)

逆徒(1/1)

不悔(0/1)

[叶蓝]客栈

古代架空,废皇子与刺客的同居(不)生活

我是不是忘了说这是个短篇?


是夜,烛火在蕊上跳动着,在这本该就寝的时刻,蓝河的眼睛一瞬也不瞬地仔细盯着眼前的长剑。


伊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叶修的身影由阴影里慢慢浮现,看着蓝河的样子,叶修嘴角一勾,看来自家小掌柜是接了单。


「一路顺风。」


「承你吉言。」


蓝河将长剑收进鞘里,这次的单子有点危险,蓝河将去暗杀京城里的某位大官,叶修拿了个小包袱给蓝河,蓝河笑笑接过,叶修俯身,一张帅气英俊的脸在蓝河面前放大,蓝河一顿,叶修却倾身在蓝河额头上吻了一下。...


[叶蓝]客栈

古代架空,废皇子与刺客的同居(不)生活


「掌柜的,来一壶酒。」


「今儿只有醉梨花。」


「那就来两壶。」


在门口抽着烟的掌柜用烟杆比了比酒柜,只见一名清秀的青年利落地由酒柜里拿出一个大缸,青年手也不抖,拿着大缸脚下一点地,飞身上了柜台,一个手臂长的大缸被青年单手一翻,琥珀色的酒液细如水流般缓缓流进了酒壶之中。


「二桌。」


青年将酒壶往点酒的客人那桌掷去,只见银制酒壶在半空之中飞掠,最后稳稳落在了桌上,所有客人都拍起了手,这间客栈的大小掌柜都不是省油的灯,在门口的是大掌柜,倒酒的是小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