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逆徒(02)


 

详细债务名单

师徒梗

 

许博远被放在床上,洁白的床单立时染上了漆黑恶臭的黑,叶修伸出了手,在叶修的手要碰到许博远时,许博远却吓了一跳似的缩了缩身体,叶修的手掌停顿,只见许博远低喘着:

 

「徒儿身上带着杂质…不洁。」

 

「罢。」

 

许博远没忘记自己身上染着又脏又臭的杂质,怕污了叶修的手,才缩了缩身子,叶修叹了口气,收回了自己的手掌,被藏在袖里的手紧握成拳,一丝鲜红的血液沾染了叶修的袖口,默默掐了个法诀,叶修的伤口缓缓痊愈消失,无人知晓叶修心里的动荡。

 

「上尊…」

 

「嗯?」

 

「是、是否有可清洗身体的地方,让弟子洗去一身脏污。」

 

许博远低着头,他现在的样子他是真不想让眼前的仙人看到,叶修微微一愣,嘴角闪过一抹淡淡笑意,可惜低着头的许博远错过了,叶修缓步走向许博远,一把便抱起了全身摊软,还无法使力的许博远。

 

「上、上尊!不可!」

 

「你既是我徒儿,又有何不可?」

 

叶修与许博远的身形一闪,消失在洞府之中,两人的身影出现在一处野泉旁,叶修站在泉边,抱着许博远一步步走向了泉眼之处,许博远眼睁睁看着叶修的衣服被水浸湿,心里渐渐慌张。

 

「上尊!」

 

许博远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般慌张,叶修低下了头,将许博远缓缓放进了泉眼之中,也不知叶修是使用了什么方法,叶修松手之时,许博远身上的衣物被水流解开,随着远去的泉水飘流而去,许博远染着俗世脏污的身体被水流缓缓抚过清洁,叶修甚至解下了许博远束起的发,仔细梳理过许博远柔细的发丝。

 

在后来许博远漫长的修道之旅之中,这是他与无界上尊最为亲密的一次接触,许博远身上的杂质尽除后,许博远在这舒服无比的水流之中也陷入了沉睡,叶修抱着许博远上了岸,手上一挥,一件淡蓝色带着金色孔雀羽绣纹的单衣出现在叶修手上,叶修将许博远裹在了单衣里,两人再次消失,这次叶修带着许博远,却不是回到了亲传弟子的洞府,而是来到了叶修自己的洞府,叶修的洞府里几无人烟,但奇怪的却是洞府之中却是处处带着似乎有人在此生活过的气息。

 

许博远被安放在绫罗床铺之上,叶修低垂着眸子,将一粒丹药推进了许博远的口中,丹药在许博远口中融化,温暖而舒服的感觉扩散到许博远的全身,让许博远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许博远翻了个身,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碰触着叶修的手背,还忍不住蹭了蹭。

 

叶修的唇上下开合着,似乎正在低喃着什么,许博远陷入了更深层的睡眠之中,叶修脱去了复杂难穿的外衣,只着一件纯白单衣,手臂圈着许博远的腰,将许博远抱在了怀里,他还太小,叶修深深的叹息并未传入许博远的耳中。

 

「长老…上尊他…」

 

「…无界上尊看来无心无情,但其实他修的是多情道,多情、极情,之后便是无情,而成就了叶修多情道的人,便是叶修的道侣。」

 

「道…道侣!?」

 

刘皓的弟子瞪大了眼,刘皓则是瞪了自己的弟子一眼,太过大惊小怪了,得好好锻炼锻炼才是,片刻之间,刘皓便为自己的新弟子布下了不少修练与任务。

 

「蓝桥仙者…」

 

「师傅,您说的可是…」

 

「是,杀遍了三十三重天,而后殒落于上尊之手的蓝桥魔尊。」

 

蓝桥魔尊,一身白衣因为染上了过多的鲜血而变成了暗黑色,本修的是仁义道,但入魔之后,一柄魔剑杀遍三十三重天,无界上尊与蓝桥魔尊的战斗打得是天地变色,修为不足的修道者们躲了起来,而几大门派世家等则是联合了彼此的护山、护派大阵,这才堪堪挡住了两人战斗的余波。

 

直到无界上尊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之时,怀里抱着的是蓝桥魔尊,了无声息,甚至能说是魂飞魄散…但同时,众人也发现,叶修已经窥得天道之理,修为不止上了一个境界。

 

「莫再问了,上尊会不高兴的。」

 

刘皓挥了挥手,让弟子退下,看着窗外皎白的月,也不知道这次叶修收下许博远究竟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思。

评论(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