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7)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进货了新的表图!

 

 

蓝盟主似乎安份了不少,至少这一二三四天挺安份的,叶修瞄了眼正在吃着小点的蓝河,蓝盟主将一块槐花糕塞进嘴里,又呼嗤地喝下了一大口茶,一点没有武林盟主的自觉。

 

「要是叶教主早说提供三餐,我就不会逃走了。」

 

「…」

 

「况且,话本里都说魔教的伙食比较好。」

 

「那本?」

 

「雪中缘。」

 

「那个武林盟主跟魔教教主的话本?」

 

「对对对,没想到叶教主对那本也有印象,那系列可难买了,要不是我哥…们在广府开了书坊…」

 

叶修被噎得无言,蓝河理直气壮,这雪中缘…可不是那自家魔教圣女妹妹的力作吗?叶修扶额,不知道该是为妹妹的话本传播错误讯息而叹息,还是为武林盟主竟然喜欢看龙阳话本而惊讶。

 

「唉?你竟然有这话本,都绝版了呢…」

 

「…」

 

蓝河自顾自地翻找着小几,叶修叹了口气,亲爱的妹妹因为叶修这次的远行,而在小几里放了一些打发时间的小玩意,而这些已经出版的话本便是妹妹准备的小惊喜。

 

看着一边蓝河已经喜滋滋看起了话本,叶修翻看着手上的纸卷,从一开始,叶修便没想过要避开蓝河,各地的机密情报在叶修手中流淌,蓝河一开始也是非常讶异,没想到魔教的情报网竟然如此顺畅,抱持着也想学一下的精神,蓝河记下了几个重点。

 

「掌握情报的人才能掌握局势。」

 

「当然,夺得先机方能一击制胜。」

 

蓝河的眼神闪亮亮,叶修把傻子的标签从蓝河身上拔掉,但是其实,蓝盟主并没有放弃寻找脱逃的机会,只是叶修真是防他防得紧,低头看着手里的话本,蓝河忽略了叶修正以复杂的眼神看向自己。

 

「瞅啥?」

 

「咳,只是…」

 

蓝河顺着叶修的视线,一句粗口被压在喉咙里,蓝河思考的当下,话本被蓝河的手指随意翻动,正巧停在了配图页,两名男子赤裸裸的身体交缠着…蓝河黑着脸将话本合上,叶修也是一脸尴尬。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是、是啊,成年人了。」

 

蓝河手忙脚乱将话本塞进小几里,突然之间马车一顿,却是再也动弹不得,外间传来叶修下属的声音:

 

「教主,路上有人设伏。」

 

「清了,记得留个活口。」

 

叶修与蓝河却是不慌不忙,蓝河又添了一杯茶,叶修摸了摸下巴后轻声下了个指令。

 

「我还以为,蓝盟主会趁机脱走呢。」

 

「叶教主的仇人打上门了,趁现在逃走岂不是将自己投入一片混乱,倒不如…等着你们打退他们,或是他们上门来救我。」

 

「况且…」

 

「况且,谁手上没沾着人命呢。」

 

蓝河轻笑了一声,人命贫贱,尤其是在这世道,维持着混乱的和平,最贵不过黄金珍宝,人命?那可真不值钱,没看人牙子,五两十两便可将孩童青年少女易价而谈,而且,他们在这江湖厮混的,那个人手上没过过人命?你杀我我杀你,理所当然。

 

叶修挑眉,他还真没看出蓝河竟是这般通透的人,蓝河的眼神里蜕去了一些东西,变得清澄而透明,世间道理,他是懂得,叶修的嘴角微微一勾,他还真不该小瞧这名青年。

评论(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