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4)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当晚,没人知晓武林盟主被魔教教主给掳走,看着微皱着眉头的蓝河,叶修的指尖揉散了蓝河眉间的忧郁,叶修看著书案上头的纸卷,取代烛火的夜明珠将纸卷上头的字照得一清二楚。

 

许家…情况复杂,本应是高高在上的书香门第,却因为一件丑闻事件而让许宰相从痴情公子成了宠妾灭妻之人,许家有四个男孩儿,偏生长子与次子是由姨娘所生,而许宰相正妻所生下的两个孩子,身体都不好,么儿甚至早夭。

 

早夭,叶修的指尖点了点纸卷上的文字,在么儿早夭之后,许宰相的正妻便搬离了许宰向在京城里的府邸,独自一人带着儿子回到了广府,许宰相的老家,过起了不闻窗外事的生活。

 

蜷着身子的蓝河睡得也不安稳,冷…太冷了,蓝河忍不住往热源靠去,药量是经过计算,不会对蓝河的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但触到蓝河到处摸索着的手,叶修吓了一跳,练武之人因为内力的关系,体温会比常人高一些,但…蓝河的手真的太冷了,明明现在已经快入夏了,这不对劲。

 

「冷…」

 

蓝河低喃一声,忍不住往叶修手上蹭去,叶修无奈,看来这趟旅程并不如自己想象之中的简单。

 

蓝河觉得自己似乎泡在一缸温水之中,暖活的让人有种活过来的感觉,忍不住蹭了蹭,却被一声轻笑伴随着浅浅的震动吵醒,蓝河下意识一肘子扫去,却听到了一声闷哼。

 

「嘶-你倒是…」

 

「你!你是叶修!」

 

蓝河无视于还在发麻的手脚,掌风往叶修脸上招呼,叶修可不高兴了,方才一个肘子,现在又是一记掌风,叶修翻手成牢,掌风化为微风,这下换成蓝河不开心了,他被点穴了,全身无力软绵,蓝河只能狠狠瞪着叶修,叶修反手握着蓝河的手腕,细细察看着蓝河的经脉。

 

「奇怪…」

 

一股内力缓缓流淌入经脉之中,蓝河全身一颤,被其他人的内力入侵可不是件好事,若是那人带着恶意,恐怕会损害的经脉,蓝河沉下心,与叶修强横的内力不同,蓝河的内力是柔若似水,与蓝河挥出的剑完全不是一个样子,叶修低喃一声,这…挺有趣。

 

「叶教主,你…我还未娶妻,还请叶教主离我远点…」

 

「呵,方才也不知道是谁自己蹭过来的,莫非…蓝盟主要叶某负责?」

 

「谁要你负责了,快解开!」

 

「…偏不。」

 

大概是觉得被叶修抱在怀里的姿态太过尴尬,蓝河试着冲开穴道,却绝望的发现叶修的武功真的高出自己太多,只好试着使用文明交谈,没想到叶修挑了挑眉,蓝河像个春卷一样被叶修从怀里扔了出去,从马车中央滚到马车旁,叶修又低头看着纸卷,他还需要思考一下,而蓝河则是被放到一旁冷静一下。

 

车轮滚动着,在马车内的两人倒是有默契的同时沉默着,蓝河闭着眼装死,但还未放弃以内力冲开穴道,耳边仔细听着动静,也不知道叶修是干什么去了…蓝河惊喜的发现,自己的手指能够动了,看来专攻一处穴道的方法奏效了,现在只要…

 

「做啥呢,偷偷摸摸?」

 

温热带着烟草气味的吐息喷洒在身前,沙哑的烟嗓在头顶响起,蓝河还是闭着眼,气息缓缓变得悠长而缓慢,彷佛熟睡的样子,强横想冲破穴道的内力变成滴水穿石,平复下来。

 

叶修看着装睡的蓝河,这人似乎比自己想象之中的还要强劲,能屈能伸,足够机智,现任的武林盟主可真是令人期待,叶修的手指抚过蓝河的穴道,而后只见蓝河猛地一张开眼,身体一跃…撞到了马车的车顶…

评论(3)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