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但愿君心似我心

 @安然 吐花梗

 

…………….好好一个文艺题材被我写成这样 OTL

 

OOC*3

 

究竟要有多喜欢一个人,心里满腔的思念才会化为一朵朵的花,代替说不出口的话沉默的由口里掉落?

 

蓝河看着眼前的萤 幕,毕竟现在正值重要时刻,几乎所有公会倾进全力的支持国家代表队,现在的赛况不太乐观,因为上一届参赛的选手们有部份已经退役,新加入的选手们则是还欠缺些许磨练,每一场比赛国家队都打的坚辛万分,而国内所有战队的公会部门则是像陀螺一样不停的运转着,毕竟国家队若是有发需求,公会部门几乎都要在短短一两天内备齐材料。

 

「左边的坦拉住!咳…」

 

蓝河突然觉得喉咙痒痒的,轻咳了一声,注意力又马上回到萤 幕上,野图BOSS的血量只剩下不到5%,已经进入了狂暴状态,除了指挥精英团一边闪避BOSS的大招以外,蓝河还一边细数着时间,桌上有一张手写的纸条,是叶修发过来的,上面密密麻麻的记着要怎么样才能提高野图BOSS喷材料的机率。

 

「近战全后退,换远程上!全力往BOSS右手上的伤痕给我打!咳…」

 

蓝河一见野图BOSS举起了双手,立刻下达最后一个指令,一时间萤 幕里枪炮、法术乱飞,浓烟还未散去之前,世界频道便已经刷起了蓝溪阁击败野图BOSS的消费,蓝河摀住了嘴,喉头还是痒痒的,该不会是感冒了吧?蓝河一边操作着蓝桥春雪拾取BOSS的掉落物,一边摸着自己的喉咙。

 

在蓝河将物品丢入仓库后,以身体不适为理由先行下了线,这两天为了国家队的需求,蓝河只睡了总共不到7小时而已,看来是抵抗力下降了不少,今天就好生休息一会,免得远在苏黎士的那人回家后叨叨念念,这时飘浮在水杯里的一枚粉色花瓣吸引了蓝河的注意。

 

「咳咳咳咳……」

 

蓝河还来不及细想,急促的咳嗽声便响起,蓝河被呛出了眼泪,而桌面及键盘上已经堆满了各式花朵,蓝河瞬间风中凌乱了起来,花吐病……这不是在跟叶修告白后,已经痊愈了吗?为什么…又复发了?

 

蓝河的脑中一片空白,他与叶修两人不长不短,从第一次世界赛后两人便处了对象,到今年恰好是第七年了啊…不知不觉蓝河便想到了七年之痒这个词,人是情感动物,感情这事儿说变就变,也不一定是谁对不起谁,也可能只是平淡到索然无味就这样淡了,蓝河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这习惯还是叶修带给他的,叶修在思考事情时也会用手指敲着桌面,久而久之蓝河便耳濡目染也有了同样的习惯。

 

那么…究竟要多喜欢一个人,这满腔的喜欢才会化为沉默却带着意义的花朵呢?这不是喜欢,这一定是爱吧…蓝河突然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原来不知不觉之间…他竟然爱叶修爱的那么深了呢,蓝河一边摀着嘴,嘴角却是弯起的,各色的小花从指缝落下,将满室带上一股花香。

 

明天…就去看个医生吧,疲累到不行的蓝河几乎是一沾上床就意识模糊,在朦胧间这样的念头在蓝河的脑中闪过。

 

隔日蓝河特地早起去看了医生,好在医疗技术进步的很快,花吐病在这两三年间也已经研发了可以控制的药,从医院拿了一个月份的药,蓝河回到家中后立刻开了电 脑,QQ上叶修那歪歪斜斜的笑字正亮着呢,一点开对话窗口,蓝河在小小的方框里打上很多字,又逐一删除,重复了好几次后,最终是将叶修,等你回来后,咱们好好谈谈这几个字给发送了出去,等到蓝河吃完早餐及药后,叶修这边也有个回应,蓝河关掉了QQ窗口,登入荣耀又继续为国家队拼材料去了。

 

中国国家代表队在世界赛中最终是饮恨止步于四强,蓝河看着电视直播,心中惋惜不已,不过没关系…两年后还有机会!中国队一定会再度登上顶端,这时门铃响起,蓝河带上了口罩,走向门口…门外的叶修风尘仆仆,嘴上却不是叼着烟而是带着个口罩,蓝河侧身让叶修进到家中,两人坐在沙发上沉默的看着对方。

 

「叶修…」

「蓝河…」

 

两人同时叫了对方的名字,一愣后对视而笑,蓝河跟叶修索性都将口罩拿下,叶修执着蓝河的手,一朵朵粉嫩的各色小花落在蓝河的手里,看着满手各色小花,蓝河低低笑了起来,粉嫩的小花也一朵朵落下。

 

「你俩应该是患上了春季型花吐病…」

 

医生头也不抬的在两人的病历表上刷刷写着,叶修与蓝河两人对视,眼里尽是疑惑。

 

「对了,你俩是很久没进行性行为了吧?」

 

医生突如其来的问题炸的两人不知所措,蓝河整张脸都红了起来,一旁的叶修脸颊则是微微泛红,两人双手紧紧相握。

 

「春季型花吐病,通常是发生在欲求不满的状态之下,回去好好来个一两发就会好了…」

 

医生挥挥手让两人离开诊间,连药都没开给两人,红着脸走出医院的两人沉默的走在街上,刚才的医嘱……虽然叶修与蓝河因为彼此比较忙碌,的确是好一阵子没做了,但是…这什么鬼捞子的春季型花吐病……是有缺爱缺成这样吗?欲求不满……蓝河简直想挖个洞跳进去把自己埋起来。

 

「叶修…这不是回家的方向…」

 

蓝河看着叶修拐向另一条路,疑惑的看着头也不回的叶修,蓝河这时才发现叶修的耳尖也是红的,原来……这没下限的家伙也会觉得不好意思?蓝河对自己的发现很是满意。

 

「咳…咱们就照医嘱先来个几发看看…要是没好咱们等会就回去踢馆。」

 

「不…回家做吗?」

 

叶修拉着蓝河利落的拐进一间高级宾馆,等到蓝河被拉着进了总统套房,才愣愣吐出了一句话,不过蓝河的疑惑并未获得解答,迎接蓝河的是叶修铺天盖地带着花香的深吻。

 

高/潮过后的两人喘着粗气,两具身躯交迭在一起,身旁尽是散落一床,沾着两人体液的花瓣,叶修的手一下又一下抚着蓝河光滑的背脊,白晰的背上落着跟花瓣一样艳红的痕迹。

 

「蓝啊,我爱你…」

 

「我也是…叶修,我爱你…」

 

蓝河抬起头,主动吻上叶修的唇,叶修则瞇起了眼享受着蓝河难得的主动。

评论(15)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