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1)


 

大家520快乐啊!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做为一个武林盟主,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保家卫国?快意江湖?儿女情长?都不是,是以消灭魔教为己任,维护江湖和平,而身为现任武林盟主的蓝桥公子,现在正被委以重任…

 

「呃…」

 

蓝桥公子-蓝河觉得脑门有些顿痛,看着眼前各门派的掌门、住持、门主、宗主,蓝桥公子叹了口气,年方二十五的他,在蓝雨剑庄修习十多年的剑术,并在武林大会上夺得头名,但让蓝河无言的是,头名的奖励是一块上头刻着武林令的玉牌,而这玉牌是武林盟主用来号令江湖各门派的令牌,但蓝河总觉得各门派的掌门、住持、门主、宗主看着武林令的表情都不太对,彷佛武林令是个烫手山竽,而蓝河就这样被推上了武林盟主之位。

 

「喻师兄,您觉得…」

 

「盟主,魔教教主叶修已然踏入荣国,根据探子回报的消息,千机散人叶修是只身一人来到荣国,这是个机会,若是盟主可除去千机散人…」

 

「…那、千机散人的武功如何?」

 

「…盟主想听实话还是谎话?」

 

「实、实话…」

 

看着眼前沉思的喻文州,蓝河不自觉吞了口口水,只见喻文州严肃地开口:

 

「大概能吊打十个盟主。」

 

「…这任务我能用武林令吗?十个我都打不过千机散人,我找十个打手总共十一个人去围殴千机散人成不成?」

 

「我想,不成…」

 

「为什么?」

 

「正道不能以多欺少。」

 

「…」

 

蓝河看了看手中的武林令,思考着现在把武林令丢出去并卸任武林盟主的可能性,喻文州一口干掉了白玉杯中的酒,趁着喻文州倒酒的空档,蓝河将武林令往酒馆窗外扔去,没想到喻文州眉毛一挑,手腕里滑出一柄折扇,折扇被抛出,扇面接住了精致的玉牌,被蓝河扔出去的武林令又好好地回到了蓝河手中。

 

「喻师兄,不带这样坑人的啊…」

 

「还有更坑的,想看吗?」

 

「…不想。」

 

喻文州笑着,蓝河却觉得这笑笑得蓝河全身发寒,缩了缩头,蓝河摇了摇头,苦兮兮地将武林令给收了起来。

 

「那…那千机散人,目前已经到了何处?」

 

「…」

 

折扇点了点桌面,蓝河看来一脸懵逼,喻文州轻咳了一声,无声地用口型对蓝河说:

 

『千机散人今日便会抵达此城,望盟主在此剿灭魔教教主。』

 

「靠!」

 

外表温文儒雅的武林盟主难得爆了粗口,这还怎么玩儿,能吊打十个自己的人现在正往自己所在的地方前进,而自己并没什么办法。

 

「治不了、等死吧、告辞了!」

 

蓝河立刻夺窗而出,喻文州没想到自家小师弟竟然如此不受教,看着小师弟足不点地往城外飞奔而去,喻文州摇了摇扇子,手上捻着一颗花生米,随手一抛,这花生米消失在手中。

 

「呜!」

 

蓝河只觉得小腿一阵剧痛,身形一个不稳便由屋瓦上跌落,好在蓝河武功绝佳,一个回身便……落进了一个怀抱之中,蓝河愣住了,抱着蓝河的人也愣住了,两人面对面互相看着,一时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谢谢兄台,还请问兄台贵姓大名?」

 

「江湖人称千机散人叶修,小兄弟贵姓大名?」

 

「……皮…皮…」

 

「皮?」

 

「皮、皮一下…」

 

蓝河欲哭无泪,他怎么就那么背,竟然一下子就遇到能吊打十个自己的魔教教主了呢…

评论(6)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