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伞修蓝]厚此不薄彼(03)



说开就开,一样是失忆梗,慎入,我觉得挺雷的(

 

排雷:

 

叶修x蓝河+苏沐秋x蓝河

本文只有叶蓝跟伞蓝,感恩

 

--以下正文--

 

 

「阿修,别作弄他了。」

 

「没呢。」

 

叶修拎起装着蜂蜜水的小壶,将蜂蜜水倒进白玉杯子里,白玉杯里头装着干燥的菊花,在琥珀色的蜂蜜水里,菊花缓缓绽开,苏沐秋将杯子推到了许博远的面前,许博远抬眼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苏沐秋,他还真拿不准这两人对他是怎么样的想法。

 

许博远低着头看着杯里的白色菊花,他的记忆从一年多前开始,在那之前,大太太对他说,他是因为生病而失去了以往的记忆,他的生母因为难产而死去,遗留下的他体虚身体孱弱,大太太对失去生母的许博远心生怜悯,所以将许博远抱在膝下扶养。

 

深秋入冬之时,许博远感染了风寒,差点就去了,好不容易熬过的许博远却失去了记忆,大夫说可能是因为许博远反复发烧,脑子有损,所以失去了以往的记忆。

 

「走神了?」

 

「啊?我、臣只是…」

 

「在我们面前不用那么拘谨。」

 

叶修的手指缠着许博远一小撮头发,许博远的发丝又软又细,也难为朱点绿方能将许博远的头发束成马尾,许博远的身体还有些紧绷,叶修有些无奈,他可真不是个可怕的人啊。

 

「想些什么呢?」

 

「想着…叶大哥与苏大哥本是契兄弟,但如今加上臣…」

 

「哼哼。」

 

「呵。」

 

「「我跟他?」」

 

叶修与苏沐秋两人同声说着,许博远一抬眼,便见到两人嫌弃似的看着对方,唉…他是不是得知了某种真相?

 

「我们俩啊…」

 

「只是假装而已…」

 

「哈?」

 

叶修与苏沐秋两人的默契十足,一个人开口说了一句,另一个人可以接上后续的话语,许博远瞪大了眼,眼里满是不可思议,苏沐秋这才娓娓道来他与叶修两人为何结为契兄弟的原因,许博远还真没想到,两人竟有这样的操作。

 

「所以呢…博远。」

 

「小蓝。」

 

「「今晚,你打算跟谁睡?」」

 

许博远觉得自己可能有点笨,叶修与苏沐秋两人的话语,拆开来他都听得懂,但组合起来,许博远觉得信息量可能有点大,面对着两人带笑的神情,许博远缩了下身体。

 

「臣…」

 

「说我。」

 

苏沐秋的指尖堵着许博远的唇,严肃地要求许博远,许博远点了点头,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口:

 

「我…我不知道。」

 

意料之内的回答,叶修与苏沐秋对视一眼,许博远顿时觉得两人之间似乎有雷光闪现,反正与他无关,不如让这两位大人自己去斗一斗,许博远又开始走神…

 

似乎正应了许府大太太的说法,许博远自清醒之后,身体虚弱不堪,甚至是吹个风都能卧床不起,但是…许博远看着自己的手,上头有着薄茧,绝对不可能是长期卧床的人能有的手。

 

所以,他是谁?

 

「好,就这样吧!」

 

「说定了,可别玩什么花样哈。」

 

叶修与苏沐秋两人的声音让许博远回过神,什么就这样了,什么花样?许博远抬起头,眼里带着点迷茫,叶修与苏沐秋看了眼许博远,许博远觉得…两人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

 

当晚…

 

「叶大哥,苏大哥?」

 

「嗯?」

 

「为什么…」

 

许博远看着躺在自己左边与右边的男子,这里是叶修的莫笑阁,侍…侍寝这事儿他在许府便已经由教习先生那得知一二,但是,这是个什么样子啊!左边的叶修将许博远压在胸前,右边的苏沐秋贴着许博远后背,许博远有点无言,闭着眼,打算装死,但身前身后的男人都轻笑着,似乎被自己这般模样给逗笑了。

 

「笑、笑屁!」

 

他就是怕怎么样!毕竟是第一次,而且还是两个男人…许博远直接用被子盖着头,苏沐秋怕许博远喘不过气,将许博远由被子里挖了出来,另一边的叶修还在闷笑着。

 

「放心吧,现在…还不会对你怎么样。」

 

「毕竟你的身体还未完全复原。」

 

「等到你的身体完全恢复…」

 

「就没那么简单能让你…」

 

「睡吧…」

 

叶修的下巴抵着许博远的头顶,许博远双脚则是被苏沐秋的双腿夹着,在这般情况之下,许博远竟也慢慢沉入了梦里。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