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伞修蓝]厚此不薄彼(01)

 

说开就开,一样是失忆梗,慎入,我觉得挺雷的(

 

排雷:

 

叶修x蓝河+苏沐秋x蓝河

本文只有叶蓝跟伞蓝,感恩

 

 

--以下正文--

 

「你就那么相信我?」

 

「再怎么说,你我也还有一段情不是?」

 

「啧,你怎地老提那事,那不是为了…」

 

「呵。」

 

穿着玄色外衣的叶修手上白玉烟杆往嘴边一送,一阵青烟由叶修口中溢出,对面穿着白衣的苏沐秋摇了摇扇子,这流言难止,倒还真不是他俩有一段什么见不得人的旧情,只因两人皆为断袖,为了躲避彼此父母强压在身上的婚约,两人才商量着结成了契兄弟,但这一契也是契了三五年,彼此人前相亲相爱,人后各自玩开。

 

「说说,老远叫我回来是为了什么事?」

 

「…皇。帝老子给你赐了个侍君。」

 

「哈?」

 

「皇。帝老子给你赐了个侍君。」

 

叶修彷佛像听见了什么笑话似的掏了掏耳朵,他娘的不过是剿了个山匪,怎地自家后院就进了个人了?苏沐秋微微一笑,抿了一口清茶,一脸事不关几己的样子,虽然不是真的事不关己。

 

「是那老家伙的人?」

 

「不知道,调查过了,身家清白的很…是…许家的孩子。」

 

「许…?」

 

「但是我觉得,你叫他蓝河或许更为适合。」

 

「蓝…那个小剑客?」

 

叶修眼底先是闪过一阵讶异,后来变成了一种如水似的温柔,唉…这皇。帝那老家伙,这不是想打瞌睡时就送枕头来了嘛,小剑客是他与苏沐秋一同看上眼的人,只是一直苦无机会将人拐入府里,加上后续小家伙就这样失了踪影,两人扼腕,早知道就先将人绑进了府里再说。

 

「人呢?」

 

「在落雪苑,上个月才来呢…」

 

「这…怎么来的?」

 

「小轿子送进来的,从侧门,我也是回到府里才知道,那时他已经进府两天了…」

 

「…」

 

叶修皱起了眉头,这根本就是急忙将人赶进自己府里来着了?那人值得更好的,不过眼下,还有点小问题要解决。

 

「咳,沐秋…我说,好歹我也是这府里的主人,怎么说,也该是我先。」

 

「好巧,我也算这府里的主人,况且,人是我先看上的,凡事得有个先来后到是吧,阿修。」

 

娘的,他怎地就忘了小剑客本就是苏沐秋先带来的呢,叶修眼底闪烁着算计,又一次开口:

 

「老家伙赐给我的呢…」

 

「…你的就是我的,咱的结契大典上你说的。」

 

「…」

 

叶修哑口无言,毕竟君子一诺,驷马难追,他的确说过这样的话,看着狐狸似的苏沐秋,叶修突然觉得苏沐秋那张脸有点面目可憎,但要是他就这样放弃了,那他可就真不叫做叶修。

 

「没关系,这事可以慢慢商量。」

 

「是啊,徐徐图之。」

 

叶修与苏沐秋相视一眼,一人继续吞云吐雾,一人低眸饮茶,但两人内心都在打着什么主意。

 

「那…」

 

「先去见见蓝河?」

 

「我想说的也是这个。」

 

两人在眼神交流之间,似乎达成了协议,叶修与苏沐秋这才移动到了落雪苑,叶修这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便是关于蓝河的事,蓝河应该认识他与苏沐秋才是,那么苏沐秋根本不可能等着自己回来,应该早就已经出手了…

 

「沐秋,你…」

 

「等会看到人你就知道了。」

 

叶修看了眼身旁的苏沐秋,只见苏沐秋叹了口气,对着叶修摇了摇头,两人才一同踏入了落雪苑,落雪苑里春夏秋冬皆是不同景致,现下正是夏末秋初,院里的金桂正散发着幽雅浓烈的香气。

 

「主人,许公子的药已经煎好了。」

 

一旁的侍女手上捧着一个木盘,木盘上有一碗漆黑的药汁以及一个小皿,里头是酸甜蜜饯,还有一个小瓷壶,里头放着琥珀色的蜂蜜。

 

侍女替叶修及苏沐秋拉开了门,明明才秋初,落雪苑的主屋里却已经燃起了银丝炭,苏沐秋熟门熟路地走进了内间,只听见一道清朗的声音:

 

「苏大哥。」

 

叶修心头一颤,是了,是那名意气风发的小剑客的声音,但是…听来没什么精神,是生病了吗?

 

从内间出来迎接苏沐秋的许博远看见苏沐秋身后的人,似乎有些害怕,叶修朝苏沐秋丢去了一个眼神,苏沐秋微微一笑,许博远却是躲在了苏沐秋身后,不似以往。

 

「博远,先把药喝了,这位是叶修将军,是府邸的主人,亦是…你的夫君。」

 

「叶修,博远他生病了,从进府以来身体就不太好,慢慢调了一个月才渐渐好了起来。」

 

苏沐秋指了指许博远对面的位置示意叶修坐下,许博远则是乖乖捧起了碗,一口便将那黑漆漆的药给吞下,抢在苏沐秋前,叶修挑了一颗蜜饯递到许博远的嘴边,许博远犹豫了一会,还是一口吞下蜜饯。

 

「这是怎么回事?」

 

「蓝河他,失忆了,忘了很多事,忘了你也忘了我。」

 

叶修皱着眉头,有人敢动他的人?苏沐秋淡淡说着,手上熟练地兑着蜂蜜水,但语气里也带着一丝怒气。


评论(1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