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地之卷(07)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叶修,主人…他究竟是怎么身殒的?」

 

「…」

 

「究竟是不是你杀了他?」

 

「不、不是我…」

 

绝色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将主人身殒的真相问出,只见叶修停下了脚步,就立在距离绝色不出百步的地方,那天叶修是一刻也没忘过…

 

「他…以身祭火了。」

 

「祭火?」

 

「是,他用自己将冥狱幽火净化了。」

 

纯白色的火艳与那抹红色的身影,让叶修恍惚,只见绝色的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不过最终绝色只是叹了口气,既然不是叶修所杀,那他们便没了找叶修麻烦的理由。

 

「谢过上神大人。」

 

罢了,只要主人能够补齐魂魄,其实就很好了,现在的主人比以前好上太多,不过…绝色犹豫着,是不是该告知叶修,许博远已经转生为花鬼这件事…

 

「对了,我过来这里之前,见过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人。」

 

叶修漫不经心的提起,不过那双看似随意的眼却是直盯着绝色看,绝色心中噔愣一声,莫不是蓝河又偷偷跑出门了?表情细微的变化却没瞒过叶修毒辣的眼光,果然…

 

「是…是不是你弄错了?」

 

「罢了,你跟蓝桥春雪不要再添乱就好了。」

 

叶修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枚彼岸花模样的吊坠,叶修手指点了点吊坠,手上便多一个银蓝色的小袋子,叶修将小袋子抛给了绝色,绝色反手将袋子给收进了掌心之中。

 

「你们需要很多镇魂珠的碎片吧,这是我这些年收集的,算是我与你们合作的诚意,希望你能告诉我,你们做了什么?」

 

「…抱歉,我还不能信任上神大人,绝色代主人谢过上神大人。」

 

「你们倒是精明。」

 

「咳…」

 

叶修言有所指,绝色当然知道叶修指的是什么,不过那时他们急,毕竟蓝河已经要化形了,但是却缺了灵智…若当时他们没带走那朵纯白色的彼岸花,缺了灵智的花鬼可能会被鬼界的万鬼撕裂吞噬,或是散灭于朝露之中,这样的场景…蓝桥春雪与绝色完全无法想象。

 

「…若是还有镇魂珠碎片,上神大人可拿到蓝溪阁,臣…自会给予重酬。」

 

「若要寻你呢?」

 

「将这个交与大管事即可。」

 

绝色向叶修抛出了一面小小的玉牌,巧了…白色的玉牌也刻成了彼岸花的样子,叶修嘴角微微往上扬,他一定会查出蓝桥春雪与绝色究竟瞒了他什么,而且…这事一定与许博远有关。

 

「彼岸花吗?」

 

「叶修!」

 

「喔,你来了。」

 

「当然,魂兽已经抓到了。」

 

君莫笑已经抓到了魂兽,魂兽被君莫笑扔进了御兽袋里,等君莫笑赶到时,只见叶修独自站立着,而那个银白面具人已经不见踪影,君莫笑还以为是叶修追丢了人,不过走到叶修身旁后,却见到叶修手上拿个着小小的玉牌,手指不断蹭着那个玉牌。

 

「有一点线索了,走吧,先回城里,要去蓝溪阁打听一些事。」

 

叶修的心底隐隐浮现了什么,似乎与自己有关,但叶修暂时还抓不住那种感觉,只能先把从心底浮现的躁动压下,对君莫笑说着,君莫笑又化回了伞型,御兽袋也落入了叶修手里,叶修将白玉牌收好,这才又转身回了城里,他还记得,他欠那个长得很像许博远的人几杯薄酒呢,不过…该上那去找人呢,叶修摸的下巴思考。

 

化为原型的蓝河还在修炼,白色的彼岸花花心之中飘浮着一团白色火焰,绝色悄悄进到了房间里,将叶修给他的镇魂珠碎片倒了出来仔细查看,最后将这一小把的镇魂珠碎片扔进了彼岸花的花心之中,纯白色的火焰一下便吞噬了所有的碎片,而修炼中的蓝河只隐隐约约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流进了自己的神识之中。

 

『上神大人…再见…』

评论(6)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