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地之卷(01)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有呆萌的君莫笑出没(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以下正文—

 

 

一名玄袍青年从伞柄之中抽出了一柄银色长剑,只见前方的虎妖尾巴一甩,整个身体直接面向青年,张嘴一吼,一口黑气向袭向青年,青年甩动手腕,手里的大伞一张,黑红色的伞面将黑气挡开,青年还不忘顺手将黑气收入掌中,这黑气里带着不少瘴气,若是任这些瘴气飘散,恐怕会危害到这附近的住民。

 

「还不束手就禽?」

 

青年大吼一声,前方的虎妖却是回过头不停往前飞奔,虎妖的嘴里紧紧咬着一枚不过米粒大小的碎片,碎片闪着苍蓝色的光芒,若不是侥幸得了这碎片,虎妖的修为也不会进步的那么快,眼下这名修道者竟是要抢去这碎片,虎妖怎么可能乖乖就范呢,而且虎妖还嗅到修道者的身上…也有着与自己手上的碎片一样的味道。

 

玄袍青年紧紧皱起了眉头,也还好这虎妖修为尚浅,若是让这虎妖发现了这碎片乃是神子魂魄的碎片,还不赶紧炼化了收为己用,将里头精纯的魂力据为己有,也幸好不知为何,许博远魂散之际,往生焰竟也同时被镇魂珠给吸收了,想炼化这些碎片?难度可高了,就凭这只虎妖,难上加难。

 

「君莫笑!」

 

「啧,知道了!」

 

青年看着眼前履劝不听的虎妖,手上的长剑一甩下便破风而去,将虎妖的后路给断了,虎妖尾巴一转,竟又朝着别的方向跑了,青年手上一指,大伞合上后直冲虎妖而去,一剑一伞巧妙的配合之下,虎妖被困住,而被围住的虎妖不止大声嘶吼着还张牙舞爪。

 

「不是让你停下了吗?」

 

「吼!」

 

「根据通缉令上所指,你随意损害附近村庄的庄稼、杀害补食牛羊无数,甚至伤害了一般百姓,若是将手头上的碎片交给我,我不取你性命…」

 

「…」

 

「但是要打散你的妖丹。」

 

「吼吼吼!谁要被打散妖丹,老子凭自己的实力才修炼到这样的地步!那些凡人不过是蚁蝼罢了,我们这些修道者才是统治者。」

 

「被瘴气坏了脑子…」

 

在半空中绕着圈警戒的伞突然化为人形,站立在青年的身边,两人外貌十分相似,不过修道者脸上的神情带着些慵懒及散慢,另一名男子看来却稍为稚嫩一些,身形也矮小了一点。

 

「也可能是入了心魔…」

 

「那就打一顿?」

 

「也成,不成就打两顿。」

 

「君莫笑,你下手轻点…好歹他也是妖界的子民。」

 

「知道了知道了。」

 

被青年唤作君莫笑的男子挥了挥手,他的主人叶修让他出手,也是为了保全这只虎妖的性命,毕竟在三界共约之中,若有伤人性命者,只有诛杀一途了,但由他这个妖帝出手,那就可以手下稍稍留情。

 

三两下君莫笑就收拾了虎妖,虎妖被君莫笑打散了妖丹,化回了一只巨大的黄虎,君莫笑使用了袖里乾坤,将黄虎收进了自己的袖里,拾起了掉在地上的苍蓝色碎片交到了叶修手上。

 

「又一片,嘿嘿。」

 

「但是你被骗走的是3颗镇魂珠…」

 

「能别说了吗?」

 

「不能。」

 

叶修对君莫笑把许博远的镇魂珠碎片拿去给蓝桥春雪这事记得很牢,牢得都快成了叶修的心魔,要不是知道蓝桥春雪也是为了许博远,或许叶修当场就会把君莫笑给拆了,不过时间也过去那么久了,不知道蓝桥春雪与绝色现在究竟如何了,还有…他们收集镇魂珠究竟是做什么?

 

「走吧,该回报了…」

 

叶修摇了摇头,现在连蓝桥春雪的毛…剑穗上的毛都找不到呢,也不知道蓝桥春雪躲那去了,找了那么久竟是连一点影子都找不到,叶修甚至还拜托了苏家兄妹,但还真是连蓝桥春雪跟绝色的一根毛都找不到,叶修暗暗悔过自己竟是没发现,许博远将蓝桥春雪与绝色都留给了自己,不过想来那两仙器应该是恨死叶修了,又怎么会乖乖跟在叶修身边呢。

评论(36)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