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44)



OOC都算我的

咱要开始收尾了!

 

--以下正文—

 

 

隔天许博远便自请可前往嘉国,雨国国主上前探查过许博远的经脉后点了点头,在犹豫了一会之后,雨国国主选择将解除夺石的法诀交付给了巴国国主,巴国国主自然要一同前往嘉国,毕竟巴国的巫医现在正在嘉国的战神府邸。

 

许博远是个囚徒,自然是不能与叶修及巴国国主坐上同一台云车,许博远乖乖走向后头的云车,不料却被叶修一把攥住。

 

「你不是说过雨国有内奸吗?」

 

「…」

 

「你跟我还有那家伙坐一车吧,若是你有所损伤,对雨国及沐秋来说极为不利,你也同意吧?」

 

叶修看向已经入座的巴国国主,巴国国主微微点了头算同意,叶修才让许博远进了云车,一进到云车,许博远立刻就走向了云车的最底,自己寻了个叶修与巴国国主可见的位置坐了下来。

 

诚如叶修所言,许博远已经完全炼化冥狱幽火及瀞水的消息已经被泄露了,坐在花厅里的人大发了一顿脾气,魔骨已经被叶修与巴国国主毁去,那么许博远手上的冥狱幽火被彻底净化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禀报国主,许博远与叶修正在前往嘉国。」

 

「哼,为了苏沐秋吗,苏沐秋真是命大,没想到冥狱幽火的子火竟然烧不死他。」

 

那人沉思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要将许博远劫来,只要灌入够多的瘴气或是在许博远体内打入一块魔骨,不管是冥狱幽火还是瀞水,自然会染上魔界气息,而许博远这个刚入心魔的修道者,就算百般不愿也得直接堕入魔界…现在往生焰已经被魔骨污染了一半,鬼界的鬼魂也因为瘴气而狂躁,那位大人的计划不能变,若是计划成功了,则四界万物皆能获得平等,像他们这般灵根普通而且没有机缘的人,也能够踏上大道飞升!

 

「派半魔去,将许博远带来,留一口气就行。」

 

下了指令,穿着赤红外衣的男人又开始看起其他国家的情报,裂天战场…他的半魔军队们终于在战场上立足,这也是那位大人的宿愿,只是这天外异魔,倒真是麻烦,但是若有那冥狱幽火…或许也可一战,男人嘴角一勾,他突然想到一个有趣的计谋,天外异魔身上本就带着大量的魔气及瘴气,若是这些恶气都让许博远身上的冥狱幽火吞噬了…

 

「有趣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男人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真是迫不及待,若是叶修看到许博远堕魔,那表情一定非常有趣。

 

「来人,让半魔回来,改去裂天战场…」

 

「吩咐各国埋设下的钉子们,开始动作了,将许博远堕魔的消息传出去,仔细点,别让上次的事件再次发生,否则…就准备去喂冥狱幽火的子火吧!」

 

男人的手下应声后消失了踪影,男人转身离开了花厅,身影消失在幽深黑暗的走道深处。

 

许博远顶着叶修与巴国国主两人的视线,闭着眼继续夯实自己的灵力,叶修摆弄着同心结,巴国国主也盘坐修炼,叶修正在思考着,方才他收到战报,半魔势力又增加了,但是奇怪的是,半魔并未伏击或攻击仙界的修道者,反而是对着天外异魔的据点发动了攻击。

 

半魔想做些什么?又是什么人在背后指使他们?内忧加上外患,现在又多了一个许博远,叶修顿时觉得头疼不已,叶修揉了揉自己的眉头,一抬起头,许博远站在自己身前,铐着夺石的手有点难动作,许博远抬手揉了揉叶修的眉头,虽然被夺石硌得难受,不过叶修还是有点开心的。

 

「到嘉国还有一些路程,上神大人请休息吧。」

 

「但是太摇了,我睡不着。」

 

「…臣替您找个东西垫头?」

 

「我觉得你的大腿挺好的。」

 

「…」

 

许博远歪着头,叶修皱起了眉头看来不太舒服的样子,许博远乖顺的坐在了叶修身边,叶修理所当然的躺在了许博远的大腿上,许博远还用双手遮着叶修的双眼。

 

「请上神大人休息…」

 

「嗯,到了叫我。」

 

「是…」

 

叶修缓缓闭上了眼,旁边的巴国国主差点就要忍不住起来揍叶修了,就许博远一个会相信叶修晕云车!

评论(12)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