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25)



OOC都算我的

惊不惊喜?

 

--以下正文--

 

 

在雨国国主的帮助之下,许博远开始了漫长的疗养,期间叶修偶有发金符询问许博远疗养的状况,可惜人却是再也未到雨国。

 

「呼…」

 

许博远张开了眼,在雨国国主的帮助之下,许博远的经脉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十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在许博远的眼里,却是漫长的,长得令许博远彷佛要陷入了心魔之中,许博远试着开始运转灵力,以往觉得令人难以忍受,彷佛烈火焚身一样的感觉,现在却是渐渐习惯了,但是许博远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这点,连雨国国主也不知道,这是属于许博远一个人的秘密。

 

「师兄…」

 

系舟不知道已经在外头等候了多久,许博远从满是滚烫灵水的石桶里走了出来,比起十年之前及腰的长发,现在的许博远头发已经长至脚踝,许博远随意披上了一件里衣,缓缓走出了内室。

 

「辛苦你了。」

 

许博远伸出了手,让系舟仔细察看着自己的状况,现在的许博远比起十年之前,笑容更少了,但是让系舟更担心的是,那丝冥狱幽火的火气似乎淡的几乎让人察觉不出来了,许博远修为尽失,不可能逼得出冥狱幽火的火气,那么…冥狱幽火火的火气去了那?

 

系舟是亲眼见过冥狱幽火的厉害,那燃烧不尽的烈焰与里头的瘴气,那简直是活生生的半魔制造机,雨国不是没有试图向其他国家求助,但是裂天战场的战况紧急,雨国与人界、妖界的修道者们一同合作,但是…

 

被冥狱幽火灼烧的仙、人、妖修道者,不是当场爆体而亡,便是受到瘴气感染化为了半魔,仅仅是第一次的交锋,修道者这方便损失了尽四分之一的人马,更别提只有被冥狱幽火挟带的瘴气伤到的修道者了。

 

「师兄,那丝火气…」

 

「嗯?我也不知道呢。」

 

许博远淡然一笑,他的神识还是处于被封印的状态,更别提修为也没有回复,他只能每日不停的运转灵力,看看能不能冲破叶修设下的禁制,既然已经如此,不如…

 

「师兄的经脉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再过个三五年就能完全回复了,那时便能请国主来帮师兄破除神识的禁制了。」

 

系舟松了一口气,许博远却是有些失神,三五年吗?许博远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这算是很好的消息了,等到系舟离开了房间,许博远又到了内室,内室里本来应该有一面水镜,但是那面水镜不知道为何被许博远给遮了起来,许博远害怕去面对,说不定自己已经入了心魔。

 

许博远盘坐在床上,手上不住抚着手腕上的镇魂珠,内心涌气的烦躁被一一压下,不知不觉,时间又过去了三年。

 

「师兄,经脉已经完全恢复了,恭喜师兄,对了,今日是彩灯节,不如咱们几个师兄弟出去走走吧?」

 

「好。」

 

许博远收回了手腕点了点头,算一算,他已经将近十三年未曾踏出都督府了,看着系舟那满心期待的眼神,许博远倒是不忍打坏了系舟的兴致,他知晓系舟是为了他好,才劝他出去散散心的。

 

「那晚点,我找春师兄、笔师兄他们一起来都督府,师兄可先去小歇一会。」

 

「那我就在都督府等你们了。」

 

许博远难得露出了笑容,系舟已经很久未曾看到许博远那能融掉冬雪的笑容了,哼!战神又如何,咱们国主还是很护短的,想那战神多次来金符要求将师兄送回战神府邸,这还不是全被国主给挡下了,表示国主也认为师兄当时的处置是正确的,系舟兴冲冲的发出了好几道纸符。

 

评论(23)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