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20)



OOC都算我的

 

没想到已经20了…下星期加班,更新不定喔!

 

--以下正文--

 

许博远觉得自己似乎正在经历冰火五重天,身体内的寒冷药性正在缓缓修复着自己身体的经脉,但是外头滚烫的灵水带着浓烈火灵气,引得许博远经脉里冥狱幽火的一丝火气更是蠢蠢欲动。

 

许博远缓缓呼出一口气,这样的炼体,其实真的算不上什么,毕竟身为修道者,除了日常的锻炼粹体之外,在进阶之时,还得承受天雷的粹体,只是…现在的许博远不过比一般凡人强上那么一丁点,难免心情略有点失落。

 

许博远闭着眼,药力缓缓流过全身的经脉,叶修掐着时间点来到了内室,许博远的表情已经不如初时那般痛苦,叶修静静看着许博远,其实许博远在剑修里有那一丁点不同,许博远的外表并不如一般剑修那样硬梆梆,或许是因为剑神吧,听说许博远非常崇拜剑神,这事还是从剑神嘴里喷出来的,想到剑圣那边杀天外异魔一边喷垃圾话的画面,叶修抚额。

 

「时间到了…」

 

叶修的嗓音让许博远缓缓挣开了双眼,虽然只是泡药浴炼体,但是许博远只觉得全身摊软无力,一脸倦容,叶修将许博远由石桶里捞了出来,许博远最初还想挣扎一下,不过叶修倒是拍了拍许博远的臀部。

 

「乖点,别闹。」

 

许博远脸上泛起了一层薄红,叶修还以为是灵水太热了,殊不知许博远却是因为觉得羞耻而脸红,许博远被放在床上,薄薄的里衣被灵水浸湿,整个贴在许博远的身体上,半透明的里衣令许博远的身材一览无遗,修道者没有一个不是俊美漂亮,有着好身材与绝世脸蛋,毕竟在结婴之时,等于有着一次脱胎换骨的机会,大部份的修道者会选择将自己的身体改造的更为漂亮俊美,毕竟没有人不喜欢漂亮的东西嘛…

 

「先擦干吧…」

 

「但是…」

 

「但是什么?」

 

「上神大人可否回避一下?臣要更衣。」

 

「…你跟我都已经是道侣了,我还需要回避?」

 

「…」

 

「我们俩都是男人,怕什么?而且我需要看看你身体的经脉修复的如何了…不然我转过身去?」

 

叶修不可置否,许博远扯着干净的里衣,似乎还有些犹豫的样子,叶修失笑,怎么越是了解这人却越是胆小了,叶修才要转身,许博远一咬牙扯开了湿透的里衣,叶修这才发现自个儿玩笑是开过头了…

 

许博远的身体很漂亮,纤细虽然不显壮硕,但是身上的肌肉却是充满着爆发力,可以想见许博远挥剑时那动作是多么有力,剑的轨迹会有多么漂亮利落,许博远似乎觉得就这样坦承相见有些害羞,连忙转过身,取过放置在床上新准备的里衣。

 

咦…没想到那里竟然有一颗痣?

 

修道者的眼力都很好,就算许博远的动作很快,叶修还是一眼就瞥见了,许博远后腰有两颗红艳的痣,叶修抚着下巴悄悄在心里赞叹了一下,唉…可真勾人得紧。

 

「上神大人?」

 

许博远已经穿上了里衣,那两颗诱人的红痣也被同时遮了起来,看着许博远面露疑问,叶修在心里惋惜了一下,执着许博远的手腕,仔细察看许博远的经脉。

 

「虽然效果甚微,但是聊胜于无,之后我会再改进丹药的配方。」      

 

「臣谢过上神大人。」

 

「谢…倒不如拿出点实质的…」

 

「实质的?」

 

「是啊…比如,叫声修哥哥来听听?」

 

修、修哥哥???许博远彷佛被天雷打到一样,这叶修彷佛被夺舍了一样,而且这叫他怎么叫的出口啊!!!

 

「这不,人间界的话本都这样写啊,结为伴侣之后都会唤上小名,比如远儿啊,修哥哥啊…」

 

「上神大人,您话本看多了…」

 

许博远终于发现自己被叶修给戏弄了,扳着一张脸,叶修嘻嘻笑了一声,手环上许博远的腰,手指蹭着那两颗红痣的位置,许博远呼吸一窒。

 

「别那么紧张,一切都会好的…」

 

叶修的气息喷洒在许博远的耳旁,许博远的手指不自觉紧抓着叶修的衣服,是的一切都会变好的。

评论(9)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