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13)



OOC都算我的

 

--以下正文--

 

「上神大人,臣身子略有不适…」

 

「是吗?我看看,许博远过来。」

 

许博远起身后结结巴巴地说到,叶修一双好看的眼瞇了起来,虽然脸上还是挂着笑,但是许博远就是觉得叶修生气了,许博远退了两步,离叶修是越来越远,叶修见状只能失笑,怕为什么还要做?

 

「许博远…」

 

「上神大人,不可!」

 

「嘘。」

 

叶修的嗓音变得低沉,许博远最终咬了咬牙往叶修走去,叶修抓住许博远的手腕,仔细探察了一下许博远的经脉,许博远是冰灵根,但是…这经脉与灵气的走动,许博远身上还带着不少暗伤,若是长久这样下去,有碍修行。

 

「许博远,你老实说,你取这异水是要做什么?」

 

「…异水…」

 

「是要治你这伤?」

 

「不是!」

 

面对叶修的疑问,许博远飞快摇了摇头,他身上的冥狱幽火还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决,但是封印冥狱幽火的法阵,的确已经是快要崩坏了,许博远将储物手环里的异水取了出来,蓝河用灵力制造了一个冰壳,将异水封在了里头,银蓝色的异水在冰壳里四处滚动,许博远看了一会异水,最终还是决定将一切告知叶修。

 

叶修手上一挥,一个绿色玉瓶出现在叶修手上,叶修倒出一颗绿色丹药塞进了许博远的嘴中,丹药一入口中随即化开,被许博远一口咽下,趁着药力发作,叶修由许博远手腕处输入了木系灵力,从经脉当中传来一阵阵生机,身上一些较轻的暗伤缓缓被抚平,许博远闭着眼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对了,忘了一件事儿…」

 

「嗯?上神大人!」

 

「不是说要惩罚你吗?」

 

许博远被叶修一扯,整个人趴在了叶修的大腿上,叶修扬起手掌,啪啪,两声拍在了许博远的臀上,许博远一张俊脸瞬间涨红,自他修道以来,未曾有过被这样羞耻的对待,许博远觉得有点委屈,眼角泛着红,死死咬着牙。

 

「知道错了?」

 

「…」

 

「知不知道错了?」

 

「知、知道了,上神大人。」

 

「瀞海太危险了,这次若不是吴管事通知我,你真的会身死道消。」

 

「是…」

 

「怎地就不服气了?」

 

「没有…」

 

得,还倔了,叶修摇了摇头,严肃地看着许博远,许博远抽了抽鼻子,满脸委屈,叶修用袖子擦了擦许博远的脸,许博远竟然拉着叶修的袖子,蹭了一些鼻涕上去,叶修面无表情施了个清洁咒,思考着其实许博远是个小鸡肠小鸡肚的神子吧。

 

「…」

 

许博远抓着叶修的手,似乎在思考着要从那边开始说起,叶修不急,两人似乎也没觉得这样的姿势过于暧昧,叶修仔细看着许博远,其实许博远的面容十分姣好,不过叶修不太喜欢许博远常常皱着眉头,还有就是在他面前其实还挺做作的,都敢自作主张跑到瀞海了,许博远的性子绝对不是自己看到的样子。

 

「臣取这异水,是因为冰城下用于封印冥狱幽火的五行法其实并不完整,只靠水与冰灵根的修士,其实压不住冥狱幽火,若是能寻来极寒之物做为阵眼,应该能将冥狱幽火封印…」

 

「嗯…」

 

叶修摸着下巴,其实他觉得…这冥狱幽火不一定要封印,之所以冥狱幽火会一路烧到仙界,说不定是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冥狱幽火,封印只能解一时之急,他也探查过冥狱幽火这一路的轨迹,发现他并不是毫无方向四处乱烧,而是有一定的规律,似乎是追着什么东西而一路烧到雨国边界。

 

「我说…唉,你还玩上瘾了?」

 

叶修看着许博远拨弄着自己的手指,有时捏一捏指尖,有时搔一搔掌心,有时将自己的手指扣进叶修的指间,叶修失笑,他对许博远还不是很熟悉,但是…现在他觉得这人其实挺有趣的。

 

「若是情劫渡过了你当如何?」

 

「…自当与上神大人偕手…」

 

「嗯?」

 

「偕手…」

 

后面的声音只剩下一些嘀嘀咕咕,叶修伸出了手,将许博远散落在脸颊旁的发丝拨到许博远的耳后,不意外的发现,许博远的耳尖红透了,叶修一时兴起,捏了捏许博远的耳朵,许博远吓了一跳抬起了头,两人的唇就这样相擦而过。 


评论(1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