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地之卷(25)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最近这里还有发生什么事吗?」


「…除、除了凶兽伤人以外,有些小世家的子弟失踪了,但是因为有寻到那些子弟散失的东西,所以…」


「…」


「但是,我看不到他们的轨迹…」


鬼修皱着眉头,修道之人比之寻常人有更强的意志,除非是魂飞魄散,不然还是可以留下些许残志,但是…鬼修肯定地点了点头,他没看到那些人的残志,所以,那些人要不是活着,就是不是死在这个小秘境里。...


[叶蓝]穿越X穿越(01)


 

魔王X勇者,好像是个关于裸围的故事

应该是 @懒熊 这个人之前提过的?


蓝河正在厨房忙活,他与叶修一向是一人煮饭一人洗碗扫拖地,两人搭配,干活不累,叶修支手撑着下巴,瞇着眼盯着蓝河的背影,都怪方锐跟魏琛,嗯…也可能苏沐橙、唐柔跟陈果都有一脚,叶修看着蓝河一双大长腿,吞了口口水。


现在,在叶修与蓝河的卧室,两人的床底下,有一个小包,小包里装着一件纯白色的,情趣围裙。


蓝河切菜洗菜,手上沾着水珠,随手在浅蓝色的围裙上擦了一下,虽然蓝河一直说着叶修的手好看,但叶修也觉得,蓝河的手一样好看,这双手以前是拿着剑,...

[伞修蓝]不悔(13)

详细债务名单

☆叶蓝+伞蓝的三人行,ABO世界观,破镜重圆的故事☆

☆自创人物有,狗血、肉☆

☆没大纲,自我放飞☆


许博远是被快递的电话给吵醒的,下午一点多,嘟嚷了几声,许博远缓步走向门口,一打开门却被门口的阵仗给吓了一跳,一小推车的快递被送进许博远家里,许博远顿时有些头疼,这是…被侵门踏户了?


当快递在客厅堆成了一座小山,许博远还拎着手.机呆愣着,咕噜,听见肚子发出的声音,许博远看着餐桌上的外卖,一边吃着一边思考着,比如…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疗程可不能给自家小孩看见,太儿少不宜了,加上,发情期时,咳…


许博远脸上一...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13)


 

详细债务名单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张开眼的蓝河内心是震惊的,所以蓝河决定闭上眼再睡一会,没料到…


「醒了?」


「…没醒。」


蓝河低声嘟嚷了一声,这传出去该怎么办?他跟叶修会被写成话本吗?贴着的地方微微颤动了起来,蓝河张开一只眼悄悄看了过去,与平常模样不同,刚醒的叶修带着一种魔性的慵懒,略带沙哑的嗓音听来有点性感…


嗯?性感?蓝河顿时全身一颤,他在想些什么啊!


「咳,叶教主,男男授授不亲,还烦请教主退后一二。」


「退什...

祈天-地之卷(24)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叶修一时也想不出该怎么处置这只小猫,只能将小奶猫放在了衣服里,随即指挥着众人继续往前行,他们要前往门主之女出事的地点。


「喵。」


蓝河奶声奶气地喵了一声,而后在叶修的衣服之中滚来滚去,四只小爪子挥来挥去,好不容易才勾住了叶修的里衣,稳住了身形。


「小东西,可别乱窜啊…」


叶修的衣服有着一块诡异的突起,动来动去,叶修拍了拍蓝河,他们移动的速度很快,怕小奶猫从自己怀里滚出来,蓝河不满地喵了一声。...

[叶蓝]食记-幕间


 

詳細債務名單



 

「这就累了?」


「…你不要站着说话喊腰疼。」


「不是我出力多吗?」


「叶修!」


叶修揉了揉蓝河的腰,时间有点晚了,现在要到外头吃饭也不太方便,叶修思考着,究竟做些什么夜宵比较好。


「肉…」


「家里只有猪肉了,那我再煮点米,咱们吃蒜泥白肉?」


「可以。」


「先睡会,等会好了叫你。」


叶修扯过一旁干净的被子,空调的声音令蓝河有点想睡,蓝河蠕动着身体,将自己埋进了蓝白色藤蔓纹路的小羊毛被子...

[叶蓝]冷情(10)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蓝河醒过来时,眼角还挂着一颗泪珠,自家小崽子眼里很担忧。


「爹爹,你怎么了?」


「爹爹没事,小远儿不用担心。」


蓝修远伸手擦去蓝河眼角的泪珠,蓝河看见了蓝修远怀理的龙玩偶,蓝河瞇起了眼,想起了昨天昏睡之前,似乎手里就抓着一只这样的玩偶。


「这是…」


「不知道,醒来就有了!」


蓝河失笑,这龙偶八成是叶修给蓝修远的,如果是叶修给的,那便不是危险的东西了,不过…这会动?...

[叶蓝]食记-幕间

万圣节是个热闹的鬼日子,明明以前都不过的…叶修一边碎碎念着,对蓝河来说,中式的蓝溪也不曾过过万圣节,但是,转为甜点店之后,蓝河却是对外国鬼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小巧的南瓜蛋糕、黑色巫婆帽一样的巧克力融岩蛋糕、淋上浓稠甜香的浆果酱的爆脑泡芙等等小巧的甜点,成了蓝河店里的新宠,在万圣节前的一个星期,这些刚刚推出的新甜点便成了少女与小资女们的最爱,一天的量有限,所以在店里常能听到扼腕的少女们的叹息。


蓝河将最后一柜甜点推进了冷藏柜,这才长呼出一口气,此时,也已经快要凌晨一点了,蓝河早已经让店里的员工下班了,毕竟这一星期以来,所有人都忙到快昏过去...

[叶蓝]食记-幕间


 

锅子冒着蒸气,叶修瞧了一眼之后,锅子里的羊大骨被叶修捞了出来,放到一边,叶修瞄了眼一旁的时钟,已经是十一点半了,自家的小老板还未归家。


叮咚


正当叶修打算直接去将小老板拎回家时,门铃响了,叶修擦了擦手,将炉火关小后准备迎接…


一个醉醺醺的小老板。


「嗝!串串!」


只见蓝小老板举着一大把串串的竹签,天知道小老板是怎么躲过串串店老板的火眼金睛,将一大把竹签给带了回家,扑进叶修怀里的蓝河傻笑着,叶修无奈笑着,蓝河很少喝得烂醉,今儿个是蓝河以前的伙计们组团来打大BOSS了,几人喝嗨了,也不知道蓝河...

[叶蓝]逆徒(03)


 

师徒梗


「嗯?」


许博远悠悠转醒,一双眼眸还有些疑惑,全身虽然酸痛,但是却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连五感都变得比以往更为敏锐,许博远懒懒地翻了个身,却见叶修坐在床边,手上拿着不少玉简,那些满载功法的玉简被叶修随意放置在床边或踏板之上。


「醒了?」


许博远的喉头微动,却听见叶修清冷的声音传来,许博远连忙坐起身体,叶修微微瞥过头,只见自己这新收的亲传弟子脸红得不得了,叶修不急不徐地将一个玉简放在许博远面前,许博远颤颤惊惊地捧起了玉简。


「此为修练心法及锻体心法,你才引气入体,就从锻体开...

[叶蓝]兽契(03)


 

叶修一个弹指,光滑的墙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开口,蓝河小心翼翼地察看着开口里的物什,突然之间,水声潺潺,一道道冒着白雾的水柱由四方倾泄而下,不一会,温热的水便将小房间的某个角落给灌满了。


蓝河很是讶异,压制不住好奇心,赤裸着身子走进了小房间之中,耐不住对水的渴望,蓝河难得无视危险整个人泡进了温暖的水里,水圈出来的范围很大,蓝河的双腿一遇到了水,便化成了鱼尾,在水里畅快地来回翻转身体,好一会之后,蓝河的头才冒出水面,长呼出一口气,彷佛全身的疲劳都被散去,银蓝色的鱼尾一拍一拍,将水面拍出了水花。


在书房的叶修却是讶异不已,就他所知,没有任何一种基因生物...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12)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看够了就快回房吧,登徒子!」


蓝河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叶修也是服了,没看过情绪转换那么快的人,唤来了候在外头顺便监视蓝河的人,来人手脚利落,递上了干净的衣服

,可是…


「叶教主…贵教…」


「你若是安份点,本可以穿原来的衣服,可是蓝盟主你…不安份。」


蓝河身上的衣服大了不止一些,多出来的袖子长得将蓝河的手全盖住了,蓝河皱起了眉头,这魔教的待客之道有失素质,抬眼看了下叶修,没想到叶修嘴角一勾,轻飘飘就将责任推回了蓝河身上。


「…太大了...

[叶蓝]冷情(09)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叶修探手想撩开罗帐,没想到罗帐却被施加了阵法,叶修失笑,但转念表情变的严肃,这经脉才刚续上,蓝河便放胆使用了灵力,叶修皱眉,手指触上阵法,阵法就是个单纯隔绝的阵法,以叶修的实力可以轻易破解,但此时叶修却犹豫了,他现下并没对于蓝河的其他想法,若是贸然解除阵法,不妥…叶修摇了摇头,转身缓步离开。


在另外隔间里的叶修,还在思考着蓝河说的话,若是能更仔细察看,或许能知晓一二,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叶修盘坐在蒲团之上,将神识注入到不远处的龙偶身上,本来乖顺趴伏在蓝修远怀里的龙偶,缓缓抬起了头,小心翼翼...

[叶蓝]教主他清纯不做作(02)

一个雷雷的梗,里面也满雷的,大家凑活看看


排雷:有副CP,但是描写不多


蓝河让一旁的侍女退下,进入了自己睡觉的内间,这内间除了他以外,不允许其他人进入,其一是这内间可通蓝溪教各处,又有着秘密藏书室及练功房,其二…这房间让蓝河真的太羞耻了,小时候的蓝河还没什么感觉,长大后的蓝河巴不得换个地方住…


可惜这房间本就是蓝河的爹,上任蓝溪教教主特意为自家儿子准备的房间,自然是用上了不少上好的材质,光是足以让四五个人在上头打滚的大床,大床旁的石壁上嵌着一个百宝阁,里头的有趣玩意儿多得让蓝河脸红,偏偏蓝河的爹还叫蓝河记...

[叶蓝]教主他清纯不做作(01)

一个雷雷的梗,里面也满雷的,大家凑活看看


「教主求您了!」


「教主!」


「教主!」


「教主!」


看着底下跪成一片,黑压压的人群,现蓝溪教教主蓝河顿时觉得头很疼,蓝溪教属于合欢宗底下的一支分支教派,主要驻扎于中原地区,蓝溪教一不强抢民男民女,二不强迫捐献,走的是正道路线,主要是经营商行,将来自域外的各式珍奇玩意而运输到中原地区贩卖,但其实不止是卖些珍稀玩意,小到胭脂水粉,大到客栈等,都有着蓝溪教的踪影。


消息的管道便是蓝溪教的另一个赚钱管道…


「左护法...

[叶蓝]冷情(08)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蓝修远是他与蓝河的血脉,带着羁绊与因果,他身上的毒与苏沐秋以前中的毒相仿,那时的苏沐秋比蓝修远伤得更重,甚至痴呆了十几年,蓝修远的毒不过是苏沐秋所中的毒的一半不到,但对一个幼崽来说,已经足够了…足够毁去蓝修远的修道之路。


就叶修所知,蓝修远的年纪也该是七八岁,但他的身形完全不符合他的年纪,恐怕这也是毒的影响,”绝响”,便是这毒的名字,听着名字好听,但却是一种极为狠恶之毒。


但是,对他与苏沐秋来说,这不算难解,况且是只余下不剩两三分之毒呢…...


[叶蓝]冷情(07)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蓝河一愣,转念一想,毕竟是坦诚相见过,蓝河倒是觉得没什么好羞耻的,背对着叶修脱去了身上的白色里衣,当里衣落到了地上,叶修却觉得呼吸一滞,身为剑修的蓝河,身上肌肉匀称,丝毫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一双长腿笔直。


叶修只觉得一阵血气翻涌,强压下翻涌的血气之后,叶修将手头上的天地灵材丢进了石桶之中,叶修掐了几道法诀,所有的天地灵材化为了粉末,与灵水混在了一起,叶修手上燃起一道火焰,与常火不同,这是一道异火,异火让混着天地灵材的灵水沸腾并将水里的杂质除去,水蒸气被叶修拢在了一起,化为...

[叶蓝]冷情(06)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他身上有奇毒并重伤,经脉俱毁,紫府有毒,基本上…」


「我知他现在无法踏入大道,但…你一定有办法。」


「而且…」


叶修反手握住了蓝河的手腕,一丝灵力游走在蓝河的经脉之中,叶修倒是有些诧异,没想到蓝河竟然对自己这般不设防,加之,除了蓝修远身上带着自己的血脉以外,连蓝河身上都带着自己的一丝灵力,这代表着,蓝河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


「能!」


「真的!」


「不止是修远,你也…你身上带着不少伤...

[叶蓝]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一笔流水账,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以下正文--


许博远提着塑料袋,里面是他与叶修的餐盒,今儿个发货比较忙,打了通电话,叶修只是回答,随便买个外食吃吃就好,许博远笑了笑,突然想起他与叶修常去吃的店家,许博远给自己买了肠粉,虾仁馅儿的,而叶修则是让他销魂的排骨闷饭。


路上人来人往,许博远混在人群之中,此时已经不再会有人想起他是叶修的合法伴侣这事,毕竟已经过了那么久了,许博远看着手里闪着光芒的老旧银戒,鬼使神差一般,许博远举起了自己的手,他的手比起叶修来说差了那么一点,指甲修剪的圆润,骨节分明,许博远仍保持着当职业玩家时的习惯,...

[叶蓝]冷情(05)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蓝河手抱着蓝修远跟在苏沐秋与叶修身后,他也不知道该跟叶修说些什么才好,而且…


蓝河的脸色暗了下来,他能确定,叶修便是君莫笑,但叶修眼里的淡漠与疏离让蓝河有些心寒,他不知道叶修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当时还是君莫笑的叶修去坠龙渊做什么,悄悄探试了叶修的修为,蓝河只能说那便是深不可测。


蓝河脸上漠然,心里却是有底了,他还想多试探一二,但…


「蓝道友,你与叶修…」


「未结契道侣。」


苏沐秋小心询问,毕竟这会他...

[叶蓝]四叶(12)


 

详细债务名单


不太详细的设定走这


☆排雷:本文没有叶蓝以外的关于叶与蓝的CP☆


「叶修!?」


「好久不见…」


叶修嘴角弯了起来,君莫笑与蓝桥春雪同时直奔叶修身边,两只齿轮猫来回蹭着叶修的脚,叶修弯身摸了摸两只齿轮猫,在门口抖落了雨珠,缓步跨进了网吧之中,而五叶则是满脸好奇,由叶修身后津津有味地观察着这间叶修待了一阵子的网吧。


「你到那去了?也没留下什么消息…」


「疼,疼疼疼…陈姐,我的耳朵要被拧掉了!」


陈姐反手就扭了叶...

[叶蓝]冷情(04)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与此同时,有一人正翻看着一只红色流苏,这的确是他的东西,叶修的眼底闪过一抹暗芒,这流苏本该系在千机伞上,而他将这流苏送人了,这名叫蓝河的人,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理应报恩。


「在想些什么呢?」


「想着,为什么是这时,这只流苏被送到了我手上。」


「我理解你想照顾沐橙,但是…你对她除了兄妹之情以外,没有其他念想。」


「为了取回力量与记忆,我付出了代价…」


叶修将面前的灵酒一口饮下,他的胸口内还嵌着一枚龙鳞,在...

[叶蓝]冷情(03)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很快地,替蓝河送拜帖的蓝溪门弟子带来了来自黑衣阎罗的回信,叶修邀请蓝河前去作客,因为,蓝河是他的救命恩人,蓝河将他与君莫笑定情的红色流苏随着拜帖一同送往白衣罗煞的住处。


「远远,想去看看吗?」


「有奶甜奶甜的东西吗?」


「不知道,但是如果爹爹自己去的话,远远要跟春师兄他们待在一起。」


「爹爹,带远远去…」


蓝修远其实有点害怕蓝河的师兄弟们,手指紧紧抓着蓝河的衣服,蓝河嘴角微微一勾,从那次差点被魔修绑架...

[叶蓝]冷情(02)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灵力在身体内循环了一个周天,蓝河这才缓缓张开了双眼,周身有一圈泡泡似的冰霜,蓝河一个弹指,冰霜尽碎,落在地上化为点点水痕,不一会,水痕变干燥,蓝河这才起身穿起外袍,以往他的修练都是在蓝溪门里那条千年不化的冰河上,要不是因为有了幼子,蓝河可能会一整天都待在冰河里。


浅蓝色的外袍上以极细的银丝细细绣着水纹,衣袍上还有些隐隐暗光,虽然这外袍不是什么品级很高的法宝,但耐不住这外袍是君莫笑亲自寻得的材料以及亲自炼制,蓝河倒是挺常穿着出门。


踏出修练室,内间的桌上放...

[伞修蓝]厚此不薄彼(03)

说开就开,一样是失忆梗,慎入,我觉得挺雷的(


排雷:


叶修x蓝河+苏沐秋x蓝河

本文只有叶蓝跟伞蓝,感恩


--以下正文--


「阿修,别作弄他了。」


「没呢。」


叶修拎起装着蜂蜜水的小壶,将蜂蜜水倒进白玉杯子里,白玉杯里头装着干燥的菊花,在琥珀色的蜂蜜水里,菊花缓缓绽开,苏沐秋将杯子推到了许博远的面前,许博远抬眼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苏沐秋,他还真拿不准这两人对他是怎么样的想法。


许博远低着头看着杯里的白色菊花,他的记忆从一年多前开始,在那之前,大太太...

[伞修蓝]厚此不薄彼(02)

说开就开,一样是失忆梗,慎入,我觉得挺雷的(


排雷:


叶修x蓝河+苏沐秋x蓝河

本文只有叶蓝跟伞蓝,感恩


--以下正文--


许博远似是察觉了两人神色不对,悄悄起身,却被叶修一把拉住,叶修也不遮掩,直接将许博远拉进自己的怀里,许博远跌坐在叶修怀里,一时惊慌,才想着要起身,却被叶修紧紧圈着腰,许博远脸上泛上一阵薄红。


今天的许博远似乎被侍女们恶作剧了,一向高高束起的马尾散开,在脸颊旁以红色与橙色交错的发带将一束头发束起,衣物则是偏少年一点的花样,粉嫩的薄红色衣服看来有点…可爱。...


[伞修蓝]厚此不薄彼(01)

说开就开,一样是失忆梗,慎入,我觉得挺雷的(


排雷:


叶修x蓝河+苏沐秋x蓝河

本文只有叶蓝跟伞蓝,感恩


--以下正文--


「你就那么相信我?」


「再怎么说,你我也还有一段情不是?」


「啧,你怎地老提那事,那不是为了…」


「呵。」


穿着玄色外衣的叶修手上白玉烟杆往嘴边一送,一阵青烟由叶修口中溢出,对面穿着白衣的苏沐秋摇了摇扇子,这流言难止,倒还真不是他俩有一段什么见不得人的旧情,只因两人皆为断袖,为了躲避彼此父母强压在...

[叶蓝]冷情(01)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坐落于热闹市街上的上品客栈-仙客来,在四楼处的高级雅间之内,有一群修道者们正在休息,他们是属于蓝雨仙宗门下的附属门派之一,蓝溪门,这次蓝溪门的修道者来到荣都是为了一件喜事。


黑衣阎罗叶修即将迎娶白衣罗煞之妹,苏沐橙,五大仙门都收到了请帖,对这非黑非白的魔尊,各大仙门很是头疼,但这请帖已经送到了,看着上头一对佳人,很难得的一向清冷、温润的蓝河公子,竟然罕见地生气了,冰冷的气息毫不遮掩地由蓝河公子抱臂的身上扩散。


伴随着冷冽的雪花与滔天剑意,那张镶着投影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