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邪歸正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冷情(06)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他身上有奇毒并重伤,经脉俱毁,紫府有毒,基本上…」


「我知他现在无法踏入大道,但…你一定有办法。」


「而且…」


叶修反手握住了蓝河的手腕,一丝灵力游走在蓝河的经脉之中,叶修倒是有些诧异,没想到蓝河竟然对自己这般不设防,加之,除了蓝修远身上带着自己的血脉以外,连蓝河身上都带着自己的一丝灵力,这代表着,蓝河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


「能!」


「真的!」


「不止是修远,你也…你身上带着不少伤...

[叶蓝]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一笔流水账,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以下正文--


许博远提着塑料袋,里面是他与叶修的餐盒,今儿个发货比较忙,打了通电话,叶修只是回答,随便买个外食吃吃就好,许博远笑了笑,突然想起他与叶修常去吃的店家,许博远给自己买了肠粉,虾仁馅儿的,而叶修则是让他销魂的排骨闷饭。


路上人来人往,许博远混在人群之中,此时已经不再会有人想起他是叶修的合法伴侣这事,毕竟已经过了那么久了,许博远看着手里闪着光芒的老旧银戒,鬼使神差一般,许博远举起了自己的手,他的手比起叶修来说差了那么一点,指甲修剪的圆润,骨节分明,许博远仍保持着当职业玩家时的习惯,...

[叶蓝]冷情(05)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蓝河手抱着蓝修远跟在苏沐秋与叶修身后,他也不知道该跟叶修说些什么才好,而且…


蓝河的脸色暗了下来,他能确定,叶修便是君莫笑,但叶修眼里的淡漠与疏离让蓝河有些心寒,他不知道叶修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当时还是君莫笑的叶修去坠龙渊做什么,悄悄探试了叶修的修为,蓝河只能说那便是深不可测。


蓝河脸上漠然,心里却是有底了,他还想多试探一二,但…


「蓝道友,你与叶修…」


「未结契道侣。」


苏沐秋小心询问,毕竟这会他...

[叶蓝]四叶(12)


 

详细债务名单


不太详细的设定走这


☆排雷:本文没有叶蓝以外的关于叶与蓝的CP☆


「叶修!?」


「好久不见…」


叶修嘴角弯了起来,君莫笑与蓝桥春雪同时直奔叶修身边,两只齿轮猫来回蹭着叶修的脚,叶修弯身摸了摸两只齿轮猫,在门口抖落了雨珠,缓步跨进了网吧之中,而五叶则是满脸好奇,由叶修身后津津有味地观察着这间叶修待了一阵子的网吧。


「你到那去了?也没留下什么消息…」


「疼,疼疼疼…陈姐,我的耳朵要被拧掉了!」


陈姐反手就扭了叶...

[叶蓝]冷情(04)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与此同时,有一人正翻看着一只红色流苏,这的确是他的东西,叶修的眼底闪过一抹暗芒,这流苏本该系在千机伞上,而他将这流苏送人了,这名叫蓝河的人,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理应报恩。


「在想些什么呢?」


「想着,为什么是这时,这只流苏被送到了我手上。」


「我理解你想照顾沐橙,但是…你对她除了兄妹之情以外,没有其他念想。」


「为了取回力量与记忆,我付出了代价…」


叶修将面前的灵酒一口饮下,他的胸口内还嵌着一枚龙鳞,在...

[叶蓝]冷情(03)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很快地,替蓝河送拜帖的蓝溪门弟子带来了来自黑衣阎罗的回信,叶修邀请蓝河前去作客,因为,蓝河是他的救命恩人,蓝河将他与君莫笑定情的红色流苏随着拜帖一同送往白衣罗煞的住处。


「远远,想去看看吗?」


「有奶甜奶甜的东西吗?」


「不知道,但是如果爹爹自己去的话,远远要跟春师兄他们待在一起。」


「爹爹,带远远去…」


蓝修远其实有点害怕蓝河的师兄弟们,手指紧紧抓着蓝河的衣服,蓝河嘴角微微一勾,从那次差点被魔修绑架...

[叶蓝]冷情(02)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灵力在身体内循环了一个周天,蓝河这才缓缓张开了双眼,周身有一圈泡泡似的冰霜,蓝河一个弹指,冰霜尽碎,落在地上化为点点水痕,不一会,水痕变干燥,蓝河这才起身穿起外袍,以往他的修练都是在蓝溪门里那条千年不化的冰河上,要不是因为有了幼子,蓝河可能会一整天都待在冰河里。


浅蓝色的外袍上以极细的银丝细细绣着水纹,衣袍上还有些隐隐暗光,虽然这外袍不是什么品级很高的法宝,但耐不住这外袍是君莫笑亲自寻得的材料以及亲自炼制,蓝河倒是挺常穿着出门。


踏出修练室,内间的桌上放...

[伞修蓝]厚此不薄彼(03)

说开就开,一样是失忆梗,慎入,我觉得挺雷的(


排雷:


叶修x蓝河+苏沐秋x蓝河

本文只有叶蓝跟伞蓝,感恩


--以下正文--


「阿修,别作弄他了。」


「没呢。」


叶修拎起装着蜂蜜水的小壶,将蜂蜜水倒进白玉杯子里,白玉杯里头装着干燥的菊花,在琥珀色的蜂蜜水里,菊花缓缓绽开,苏沐秋将杯子推到了许博远的面前,许博远抬眼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苏沐秋,他还真拿不准这两人对他是怎么样的想法。


许博远低着头看着杯里的白色菊花,他的记忆从一年多前开始,在那之前,大太太...

[伞修蓝]厚此不薄彼(02)

说开就开,一样是失忆梗,慎入,我觉得挺雷的(


排雷:


叶修x蓝河+苏沐秋x蓝河

本文只有叶蓝跟伞蓝,感恩


--以下正文--


许博远似是察觉了两人神色不对,悄悄起身,却被叶修一把拉住,叶修也不遮掩,直接将许博远拉进自己的怀里,许博远跌坐在叶修怀里,一时惊慌,才想着要起身,却被叶修紧紧圈着腰,许博远脸上泛上一阵薄红。


今天的许博远似乎被侍女们恶作剧了,一向高高束起的马尾散开,在脸颊旁以红色与橙色交错的发带将一束头发束起,衣物则是偏少年一点的花样,粉嫩的薄红色衣服看来有点…可爱。...


[伞修蓝]厚此不薄彼(01)

说开就开,一样是失忆梗,慎入,我觉得挺雷的(


排雷:


叶修x蓝河+苏沐秋x蓝河

本文只有叶蓝跟伞蓝,感恩


--以下正文--


「你就那么相信我?」


「再怎么说,你我也还有一段情不是?」


「啧,你怎地老提那事,那不是为了…」


「呵。」


穿着玄色外衣的叶修手上白玉烟杆往嘴边一送,一阵青烟由叶修口中溢出,对面穿着白衣的苏沐秋摇了摇扇子,这流言难止,倒还真不是他俩有一段什么见不得人的旧情,只因两人皆为断袖,为了躲避彼此父母强压在...

[叶蓝]冷情(01)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坐落于热闹市街上的上品客栈-仙客来,在四楼处的高级雅间之内,有一群修道者们正在休息,他们是属于蓝雨仙宗门下的附属门派之一,蓝溪门,这次蓝溪门的修道者来到荣都是为了一件喜事。


黑衣阎罗叶修即将迎娶白衣罗煞之妹,苏沐橙,五大仙门都收到了请帖,对这非黑非白的魔尊,各大仙门很是头疼,但这请帖已经送到了,看着上头一对佳人,很难得的一向清冷、温润的蓝河公子,竟然罕见地生气了,冰冷的气息毫不遮掩地由蓝河公子抱臂的身上扩散。


伴随着冷冽的雪花与滔天剑意,那张镶着投影石的...

[叶蓝]太岁(03)


 

丧尸皇X储备粮,短一发,未完(


本文内容三.观不正,并血腥,请慎入


[叶蓝]太岁(02)


 

丧尸皇X储备粮,短一发,未完(


本文内容三.观不正,并血腥,请慎入


只见蓝河打了个哈欠,看来又要睡去,叶修苦笑,将蓝河抱在了怀里,这张床已经不堪使用了,上头染着蓝河的血还有些碎肉,唯有眼前这人,才能勾起他的食欲,他与蓝河的相遇很早,早在他取回理智前,蓝河便已经存在于他所游荡的区域。


蓝河胸前的细碎的血肉缓缓蠕动着,像是变魔术一般,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了起来,包括露出的森森白骨以及被啃咬了一半的心脏也被血肉给包围了起来,碰碰跳动着,鲜活的生命气息再次刺激着叶修的食欲,叶修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但叶修强压下了食欲...

[叶蓝]太岁(01)


 

丧尸皇X储备粮,短一发,未完(


本文内容三.观不正,并血腥,请慎入


突如其来的,一种未知病毒爆发,关于病毒的来历,众说纷云,但终归阻止不了人类踏入灭亡的脚步。


丧尸,又称为活死人,人类感染了病毒之后,会发起高烧而后陷入昏迷,最终死亡,死亡后的尸体在四十八小时之内将会苏醒,而后化为渴求血肉的游尸。


血与肉是丧尸的能量,刚苏醒的丧尸又叫游尸,毫无目标单纯渴求的血肉,追逐着活着的生命,摄取足够能量的游尸会进阶,进而取回理智,是的…取回理智,而非取回身为人类时的记忆。


进阶的丧尸脑内将会产生一种结...

祈天-地之卷(23)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此时的小奶猫蓝河正使尽全身的力气,努力的往…不知道那个方向而去,化为奶猫之后,蓝河根本无法使出任何的法诀,也无法使用法器、法宝,蓝河正迈着小短腿狂奔,却不知何时,身后跟随着几只贪婪的野兽。


散发着好吃气味的奶猫…赤红色的双瞳紧紧盯着眼前的奶猫,这般幼小可怜的猎物,刚刚才开了灵智的野兽舔了舔嘴角,好好玩弄过一番,才好下肚呢…


「喵?」


蓝河停下了脚步,小巧的璎珞上头缀着的铃当发出了清...

血与牙(01)


 

血奴叶x血族蓝,甜滋滋日常

想到之前的企划应该凉了,没凉我也没梗了(


零.


血色之月照耀着琉璃之茧,透明的枝干反射着血色之月的光芒,最后一滴鲜红的血液被凝聚。


琉璃之茧已经十分虚弱了,血族先祖之血也只剩下一点,血色的珠子缓慢移动着,男人…


一个男人坐在离琉璃之茧不远处的岩石上,静静看着,男人是名观察者,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便坐在了岩石之上,他见过无数由琉璃之茧出生的血族,每一名初代都拥有着巨大的力量,有的初代成就了伟大的血族帝国,有些初代混在人群之中,过着平凡的生活,有更多的初代则是灰飞烟灭。...


祈天-地之卷(22)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这边的叶修伙同兴欣的人调查的秘境的奇怪之处,另一边的蓝河也正在搅尽脑汁思考着该怎么离开无敌的藏身处,小爪子东抓西挠,小身子在洞府里四处悠转的,无敌摇着扇子看蓝河那付焦急的模样。


「小友莫慌,吾与你的…小师傅有些许误会,吾必不会伤害绝色…」


「喵?」


蓝河仰着头,眼里带着疑惑与不信任,无敌失笑,这小鬼修,倒是将绝色大哥的多疑学了个十成十,手上扇子轻点,蓝河顺着风被送到了无...

鬼妻(10)完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完结啦,留了许多想象空间,前面的有作些修改


──以下正文──


「小河啊,最近过得好吗?」


「挺好的,姑姑…」


「对了,爷奶的忌日要到了,小河记得回来哈。」


「好…」


看着蓝河挂掉了电话,笔言飞好奇的问了:


「怎了?」


「爷奶的忌日到了…我得回去一趟。」


「那要请假吗?」


「可能吧…」


蓝河摸了摸鼻子,笔言飞点了点头,两...

[叶蓝]兽契(02)

因为昨晚没幸运的小朋友帮我写肉,所以没肉


--以下正文--


蓝河抚着自己的小腹,听族里长老提过,发。情。期很容易抱蛋的…但是他是雄性鲛人,真要抱蛋也不太容易…大概?


[叶蓝]兽契(01)


 

猜看看老叶是啥?


因为发现鬼妻有个巨bug,打算回收改写了(


大家快从坑底出来


--以下正文--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暴雨滂沱,一名有着浅蓝色头发的青年在大雨之中奔跑着,青年身上的衣物早已被大雨淋湿,但是这大雨丝毫不妨碍青年逃跑的动作,毕竟,他本就是与水亲近的种族,只是…


「这里…究竟是那里?」


名唤蓝河的青年,一对耳朵在雨中缓缓变长,颈侧也出现了鳃洞,一合一闭,蓝河低声呢喃,他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他被什么东西...

鬼妻(09)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快完结啦!


──以下正文──


黑色雾气弥漫着,叶修苍白的颜容看着身旁微皱着眉的蓝河,他的,终于又是他的,他的人,他的许博远,他的蓝河,他因为恨意与执念成了恶鬼,脱离了三道永远入不了轮回,等待他的只有魂飞魄散。


「博远…」


叶修的薄唇亲吻着蓝河手上的老旧戒指,在他被封入铁棺材之前,那人早已入了轮回之路,叶修是恨的,恨自己的魂体无法脱离叶家村,无法追寻着那人而去,魂体受着无尽的折磨,承受着叶家村众人的罪孽,令叶修一日比一日更为强大,直到叶修在村尾...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11)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叶修一路背着蓝河回到了客栈,不过这次却没将蓝河锁着了,这一夜是够呛的,蓝河打着颤,叫了一桶热水,穿着单薄的单衣整个人泡在热水里,温暖舒服的感觉令蓝河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叶修觉得还是该去警告一下蓝河,一踏入房间之内,蓝河双臂放在木桶边缘,头枕在手臂上,木桶还冒着热气,但蓝河显然已经睡着了,叶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名武林盟主,怎么跟话本上的不一样。


「嗯?我睡着了?」


正当叶修犹豫着是要叫醒蓝河还是叫醒蓝河还是叫醒蓝河时,蓝河却是自己揉了揉双眼,捧着...

狼牙(03)


 

人狼叶X纯血人类蓝


「呼…」


蓝河闭起了眼,过了几分钟后再次张开眼睛,确认过身体已经完全复原,蓝河这才起身,他不想被卷入这些纷争之中,蓝河眼底闪过一抹光芒,而后大大方方离开了病房,明明来往的人不少,但是却没人注意到蓝河的存在,甚至还有一些人差点撞上了蓝河,蓝河轻巧在医院的楼廊之间移动着。


「跑了?」


「跑了…」


喻文州勾着嘴角,没想到他以为平凡的人竟然有着不平凡的身手,另一人搔了搔蜜色的发,他刚刚明明还有注意到的,蓝河离开了病房,但是一转眼,他便失去了蓝河的身影。...


[叶蓝]客栈


 

古代架空,废皇子与刺客的同居(不)生活


毕竟是受过训练的刺客,才几息的时间蓝河便已经冷静下来,他未曾忘记自己的使命,将扫洒用具收起后,蓝河装作无事的样子回到了下人房,下人房里人不少,蓝河默默走进自己的小隔间之内。


叶修怕是等得不耐烦了,蓝河拿着一只小竹哨,轻轻吹了一声,一只通体雪白,有着长长尾羽的鸟儿飞进了窗口。


「春雪…」


蓝河勾着嘴角,从怀里掏出一把小米,这三个月之间,蓝河用着假冒的身份跟府里不少下人打点了关系,也知悉府里的一些杂七杂八的大小事,听说…府里的主人,又要娶小妾了,来自江南地...

祈天补遗-之二.撩猫(02)


 

半猫鬼帝


--以下正文--


解了一半化兽诀的鬼帝大人比起平常的样子更为年幼一些,少年模样的蓝河抿着嘴,这妖帝也太…见色忘义,拢起自己过大的单衣,蓝河一弹指,单衣变成了合适的尺寸,这猫当了一天多,折子可要堆的比天高了…


「叶修?」


「咳…」


不知何时,叶修手上已经拿着几件衣物了,蓝河一见,倒是有些怀念,都是些他少年时期穿的衣物,但是…叶修是从那得到的呢?蓝河心里满怀疑问。


「哈啊…」


蓝河张嘴打了个哈欠,一对猫耳前后摆动着,不知道是不是半猫...

鬼妻(08)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七夕快乐,好好一个车被我写得像奇怪的扑类是怎样…


──以下正文──


[叶蓝]春。宵。秘。画。图之逢场作戏(02)


 

排雷:有生子(没过程),小黑屋系,剧情没有,就是想吃顿肉


──


[叶蓝]春。宵。秘。画。图之逢场作戏(01)


 

排雷:有生子(没过程),小黑屋系,剧情没有,就是想吃顿肉


叶修的身体缓缓往下沉,至今,他仍不明白自己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叶修,武林第一人,照理来说,应该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但…事实就是,叶修被暗算了,而且还凄惨地落进了水里,叶修张口,一串白色气泡由叶修口中逸出,叶修眼前一阵发黑,突然之间,一抹人影闯入了叶修的模糊的视线之中。


「!」


抓住叶修手腕的青年使力将叶修拉到身前,嘴唇贴着叶修的唇瓣,将嘴里空气渡进了叶修口中…


好软…


叶修的意识沉入了黑暗之中。...


鬼妻(07)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车就车


──以下正文──


鬼妻(06)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总觉得到这就可以结束惹,我好像忘了啥


──以下正文──


「别怕,叶秋掘开了那处,现在已经赶过来了。」


「嗯…对了,你是…叶修?」


「嗯?倒是我疏忽了,我是你的夫婿叶修。」


虽然与一具尸体或一只鬼一同处在狭小的空间,蓝河是有些害怕的,但身下这男人…或是尸体似乎对自己没有恶意,但那夫婿的称呼,让蓝河有些不满。


「谁说你是我的夫婿?」


「我们刚刚才拜堂,你倒是转眼就不认账了啊,蓝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