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鬼妻(10)完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完结啦,留了许多想象空间,前面的有作些修改


──以下正文──


「小河啊,最近过得好吗?」


「挺好的,姑姑…」


「对了,爷奶的忌日要到了,小河记得回来哈。」


「好…」


看着蓝河挂掉了电话,笔言飞好奇的问了:


「怎了?」


「爷奶的忌日到了…我得回去一趟。」


「那要请假吗?」


「可能吧…」


蓝河摸了摸鼻子,笔言飞点了点头,两...

鬼妻(09)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快完结啦!


──以下正文──


黑色雾气弥漫着,叶修苍白的颜容看着身旁微皱着眉的蓝河,他的,终于又是他的,他的人,他的许博远,他的蓝河,他因为恨意与执念成了恶鬼,脱离了三道永远入不了轮回,等待他的只有魂飞魄散。


「博远…」


叶修的薄唇亲吻着蓝河手上的老旧戒指,在他被封入铁棺材之前,那人早已入了轮回之路,叶修是恨的,恨自己的魂体无法脱离叶家村,无法追寻着那人而去,魂体受着无尽的折磨,承受着叶家村众人的罪孽,令叶修一日比一日更为强大,直到叶修在村尾...

鬼妻(08)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七夕快乐,好好一个车被我写得像奇怪的扑类是怎样…


──以下正文──


補個外連


鬼妻(07)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车就车


──以下正文──


補個外連


鬼妻(06)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总觉得到这就可以结束惹,我好像忘了啥


──以下正文──


「别怕,叶秋掘开了那处,现在已经赶过来了。」


「嗯…对了,你是…叶修?」


「嗯?倒是我疏忽了,我是你的夫婿叶修。」


虽然与一具尸体或一只鬼一同处在狭小的空间,蓝河是有些害怕的,但身下这男人…或是尸体似乎对自己没有恶意,但那夫婿的称呼,让蓝河有些不满。


「谁说你是我的夫婿?」


「我们刚刚才拜堂,你倒是转眼就不认账了啊,蓝河。...

鬼妻(05)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以下正文──

二拜高堂~


蓝河的头再次被压下,蓝河挣扎着,大红色的盖头布在挣扎之中滑落,蓝河的瞳孔一缩,强压着自己的人是叶家村的村民,而蓝河的身旁则是一个作工细致的纸扎人,两人磕头的对象,也是纸扎人。


「放…嗯…!」


一个村民掐住蓝河下巴,将一杯茶灌进蓝河的嘴里,茶色的液体由蓝河嘴角淌下,苦涩的味道蓝河皱起了眉头,蓝河还想挣扎,但是身体却越来越软绵无力,抓着蓝河的村民反手抓住蓝河头发,强迫蓝河转动身子,让蓝河与纸扎人面对着面。...


鬼妻(04)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以下正文──


「啊!」


村长惊叫出声,脚步踉踉跄跄,冲向被吹落的红布,似乎是想将红布盖回牌位上,蓝河被吓了一跳,然而更诡异的事发生了,红色牌位倒了下来,村长脸色一片苍白,揪着红布的手也不断颤抖着。


挠抓的声音传入了蓝河的耳里,让蓝河不安了起来,这挠抓的声音好似…由黑色木牌的下方传来,挠抓的刷刷声回响在祠堂之中,村长吓得抛掉了红布,飞也似的逃了出去,蓝河半张着嘴,叶家村是怎一回事?


碰的一声,村长后脚刚出去,祠堂的大门便关了起来...

鬼妻(03)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某种意义上的正式见面


──以下正文──


蓝河捧着盥洗用具到了公共浴间,对蓝河而言,倒是挺新奇的体验,加上整个招待所里似乎只有蓝河一名客人,偌大的浴间也成为蓝河独享。


「奇怪…」


蓝河斜仰起了头,颈侧一个青紫色的痕迹,是什么时候弄到的呢?蓝河的指尖轻触着痕迹,也不痛啊…蓝河耸了耸肩,殊不知,那痕迹是个特殊的记号…


「小哥,有早餐。」


「原来这里有附餐啊…」


蓝河没想到叶家村的招待所竟然跟一般的不...

鬼妻(02)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以下正文──


──


被司机大哥叫醒的不止有蓝河,还有三人组,三人组之中的女性,揉着眼睛,另外两名男性脸上则挂着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蓝河只当他们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比如被撞死的小动物,或是突然从树林之中跑出来的村民什么的。


毕竟,一些乡野小谈里都会讲到这个嘛~


蓝河的目的地到了,只是他的母亲说过,她离开这里太久了,估计老宅早就已经破烂不堪没办法住了,还好司机大哥熟门熟路,带着四人到了一处招待所,招待所的外表看来是有点破烂,...

鬼妻(01)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一开始会是回忆跟现在混在一起,是个甜甜的小甜饼,偶尔有点一叶知蓝流的恐怖故事,别怕


──以下正文──


蓝河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至少,在他结阴亲之前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喔,现在仍然是个大学生,学的是视觉设计,但他远在国外长期出差的父母仍旧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已婚人士,蓝河的父母一出国,就像是享受两人世界一样,一年没给蓝河打过一通电话。


事情的开端,是一通在雨夜里打来的电话。


电话的那端是久未曾见面的母亲,母亲说老家的一位亲戚往生了,但他与蓝河的父亲没...

鬼妻(序)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序-


叮叮当当,一只大红花轿摇摇晃晃走在泥地上,乐手吹奏着欢庆的乐声,这是队迎亲的队伍,一路往村里最大的宅子而去,但奇怪的是,明明是件喜事,但是从媒人婆到抬轿的轿夫,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严肃,甚至隐隐透露着一种恐惧。


被牵着的瘦马上头载着一具纸糊的人,虽然是纸糊的,但纸人身上无处不显精致,可以看的出匠人的手艺,奇怪的是,明明只是一具纸糊的人,但坐在瘦马上却是稳稳当当,若是仔细观察,还能从纸人身上感受到一种欢愉的氛围。


蓝河张开了眼,身体沉重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