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地之卷(25)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最近这里还有发生什么事吗?」


「…除、除了凶兽伤人以外,有些小世家的子弟失踪了,但是因为有寻到那些子弟散失的东西,所以…」


「…」


「但是,我看不到他们的轨迹…」


鬼修皱着眉头,修道之人比之寻常人有更强的意志,除非是魂飞魄散,不然还是可以留下些许残志,但是…鬼修肯定地点了点头,他没看到那些人的残志,所以,那些人要不是活着,就是不是死在这个小秘境里。...


祈天-地之卷(24)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叶修一时也想不出该怎么处置这只小猫,只能将小奶猫放在了衣服里,随即指挥着众人继续往前行,他们要前往门主之女出事的地点。


「喵。」


蓝河奶声奶气地喵了一声,而后在叶修的衣服之中滚来滚去,四只小爪子挥来挥去,好不容易才勾住了叶修的里衣,稳住了身形。


「小东西,可别乱窜啊…」


叶修的衣服有着一块诡异的突起,动来动去,叶修拍了拍蓝河,他们移动的速度很快,怕小奶猫从自己怀里滚出来,蓝河不满地喵了一声。...

祈天-地之卷(23)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此时的小奶猫蓝河正使尽全身的力气,努力的往…不知道那个方向而去,化为奶猫之后,蓝河根本无法使出任何的法诀,也无法使用法器、法宝,蓝河正迈着小短腿狂奔,却不知何时,身后跟随着几只贪婪的野兽。


散发着好吃气味的奶猫…赤红色的双瞳紧紧盯着眼前的奶猫,这般幼小可怜的猎物,刚刚才开了灵智的野兽舔了舔嘴角,好好玩弄过一番,才好下肚呢…


「喵?」


蓝河停下了脚步,小巧的璎珞上头缀着的铃当发出了清...

祈天-地之卷(22)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这边的叶修伙同兴欣的人调查的秘境的奇怪之处,另一边的蓝河也正在搅尽脑汁思考着该怎么离开无敌的藏身处,小爪子东抓西挠,小身子在洞府里四处悠转的,无敌摇着扇子看蓝河那付焦急的模样。


「小友莫慌,吾与你的…小师傅有些许误会,吾必不会伤害绝色…」


「喵?」


蓝河仰着头,眼里带着疑惑与不信任,无敌失笑,这小鬼修,倒是将绝色大哥的多疑学了个十成十,手上扇子轻点,蓝河顺着风被送到了无...

祈天补遗-之二.撩猫(02)


 

半猫鬼帝


--以下正文--


解了一半化兽诀的鬼帝大人比起平常的样子更为年幼一些,少年模样的蓝河抿着嘴,这妖帝也太…见色忘义,拢起自己过大的单衣,蓝河一弹指,单衣变成了合适的尺寸,这猫当了一天多,折子可要堆的比天高了…


「叶修?」


「咳…」


不知何时,叶修手上已经拿着几件衣物了,蓝河一见,倒是有些怀念,都是些他少年时期穿的衣物,但是…叶修是从那得到的呢?蓝河心里满怀疑问。


「哈啊…」


蓝河张嘴打了个哈欠,一对猫耳前后摆动着,不知道是不是半猫...

祈天补遗-之二.撩猫(01)


 

详细债务名单

半猫鬼帝


--以下正文--


之二.撩猫(01)


雪白色毛皮的大猫趴在贵妃椅上头,一条长长的尾巴上下拍击着,显示着大猫的心情不佳…


「鬼帝大人…」


「喵~」


一身红衣玄纱的战神由外间走入,忍俊不住笑了出来,惹得鬼帝大人狠狠瞪了战神一眼,战神叶修连忙走向贵妃椅,说到化猫,这也是鬼帝蓝河以前的黑历史,现任的妖帝-九尾天狐无敌,以前曾给还是鬼修的鬼帝下过化兽诀,这也造成了,鬼帝大人偶尔、有时会不小心变成兽形。


「别气了,这不我找了...

祈天-地之卷(21)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大哥!都是我的错…」


「不怪你,是我们太过托大了。」


蓝桥春雪深吸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暴走,若是在这暴走,恐怕会造成严重后果,绝色皱着眉头,打了一记清心诀到蓝桥春雪体内,挨着蓝桥春雪,两人同时消失在蓝溪阁之中,无敌是为了绝色,所以无敌的确留下了一丝线索。


「哟,小友醒了?」


蓝河醒过来时,只见到一张放大脸,下意识便掐了个法诀往前丢去,没想到法...

祈天-地之卷(20)


 

详细债务名单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老魏,你说的那个秘境,现在还是开放状态?」


「当然,那小秘境是给弟子们历练的好地方,我用了法术让那秘境一直开放着。」


叶修点了点头,原来不是撞了大运,而是老魏的手笔…这也难怪了,老魏研究的便是一些禁忌之术,不过这法术也带来了相对应的缺点,开放的秘境无法限制其他人进入。


「我们再进去一次吧。」


「但…」


「门主之女是在秘境中的毒吧?」...


祈天-地之卷(19)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有问过吗?为什么结仇?」


「问了,但是…」


「但是?」


「应该是某个大宗门或家族的人,」


「…」


大宗门或家族,在四界融合之后,灵力互相流通,这些所谓的大型宗门与大型修真家族纷纷兴起,叶修没少被找过麻烦,虽然叶修现在的身份便是个散修,但光是凭叶修强悍的实力,在四界横着走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像兴欣门这类的小门派,惹上大麻烦,那真的是大麻烦了…


而且,这七心七窍...

祈天-地之卷(18)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说来咱们的交情也不浅…」


「问你弟子去。」


叶修白了老魏一眼,不是说门主之女的状况很不妙?怎么还有空在这闲喀聊呢,叶修一挥手将浓雾驱散后便径自走入山门之内,老魏跟着随后走入,浓雾再次笼罩着山门。


直到见到了门主之女,叶修的眉头才微微皱起,仔细察看着门主之女,脸色时不时发紫又发青,印堂处黑得发紫,便是毒入心脉之兆,叶修的手指压着门主之女的脉门,只觉得脉门里灵力蓄乱不停在门主之女的经脉里乱冲,心中略...

祈天-地之卷(17)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老叶跟小许的破事,老魏不懂


--以下正文--


看着叶修,女修眼神闪烁似乎正在思考着叶修的提议,一旁的鬼修也手抵着下巴,眼神直勾勾盯着叶修,只见叶修一挥手,手上多了个玉瓶,叶修将玉瓶往女修抛去,女修反手接过玉瓶,眼里满是疑惑。


「你们可以先去试用看看,若是门主之女的毒性有被压制,咱们再来谈合作。」


「…你、道友为什么要帮我们?」


女修眼底带着明显的不信任,叶修耸了耸肩,让君莫笑将男修放下,这才又转头看了看一女两男,...

祈天-地之卷(16)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熟人登场…


--以下正文--


叶修手上掐了个法诀,瞬间几道狂风往一群人冲去,叶修趁着风势冲入了人堆之中,场面陷入了混乱,银光闪过,被包围的人看见了一道破口,也顾不得是不是陷阱了,一群人朝着破口冲去,只见一名英姿飒爽的女修手上执着一柄长矛,长矛挑开了挡着他去路的魔修,叶修眼神一亮,是个好苗子!


「让开!」


女修带着一群人冲出包围,而那群魔修却没打算放过他们,毕竟…在这漫长的道途之中,随时在那个秘境殒落也不奇怪,只见一群邪修追了上来,...

祈天-地之卷(15)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大纲彷佛脱ry的野马…算了,我怎么那么啰嗦啊 OTL


--以下正文--


「大哥,你觉得叶修想做什么?」


「或许是出于愧疚,想补偿主人?」


「不…我、我觉得,叶修也是喜欢主人的。」


「怎么可能,你没看他对主人…」


或许是想起了许博远被关在天牢的那十年,蓝桥春雪与绝色同时闭上了嘴,那时的叶修对许博远不闻不问,摆明了就是对自己的主人没兴趣,叶修甚至对许博远夹带着恨意及杀意,只因主人知晓半魔的制造方法。...

祈天-地之卷(14)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无敌这人、不…这妖,与他的兄弟姊妹们不太一样,他对于妖帝之位并不上心,所以其他的兄弟姊妹们多是积极地想拉拢无敌,但无敌却是醉心于修炼,于法诀、阵术、符术、医术、毒术甚至是剑术、乐术等,无敌也不能说只是略懂略懂,但对于软硬不吃的无敌,所有妖帝的子女还真是拿无敌一点办法也没有。


而在妖帝之争的最后期,无敌竟是悄悄去寻了君莫笑,而后…君莫笑打败了前妖帝与兄弟姊姊后上位,而无敌却是从妖界失去了踪影,没妖知道无敌究竟是去了那,而在界膜融解,五界合而为一之后,...

祈天-地之卷(13)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不太惊喜也不太意外对吧(


--以下正文--


吴狄,仙界人称悟道君的翩翩君子,绝色呸了一声,什么翩翩君子,这家伙简直坏得不能再坏了,切开来是黑的,绝色掐出了几个法诀,又飞快放出了传音给蓝桥春雪,以前…绝色便在吴狄的身上吃过闷亏。


吴狄嘴角微微勾起,手中的白色纸扇合了起来,轻轻往前一指,只见似乎有什么打在了绝色的结界之上,吴狄的一条尾巴动了动射出无数毛针,漆黑如墨的毛针比发丝还细,若不是绝色的早已设下了结界,只怕现在绝色的房间里都要被毛针射得满当。


「吴狄…」...

祈天-地之卷(12)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某个人悄悄上线了

--以下正文--


「花鬼泪…这东西已经是传说中的存在了,竟然还有人在寻找…」


「既然是个机会,何不试试?」


叶修嘴角微勾,莫非是真的有人得到了花鬼泪的情报?既然如此,也是可以试试的…


「唉,你真打算去找啊?」


「就当顺路啰。」


这次叶修与君莫笑的目标是一个小秘境,镇魂珠的碎片散落在五界之中,但是因为鬼帝未能归位,冒然进入鬼界可不是个明智之举,虽然叶修也曾试着要进入鬼界,但是还没能接近鬼界...

祈天-地之卷(11)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绝色看蓝桥春雪陷入了沉思后,便径自翻起蓝溪阁其他的情报了,嘴里嚼着蜜糖球,好一会…绝色才突然想到,这花鬼泪便是残魂所遗留下来的执念,那自家的蓝河不也是吗!


见绝色急急忙忙起身就跑出去,蓝桥春雪一脸不解,绝色回过头大声对蓝桥春雪喊到:


「小河也是花鬼啊!我去吩咐他别让他掉眼泪…算了,干脆给他下个禁制好了!」


蓝桥春雪才想拉住绝色,绝色却是早已不见的踪影,蓝桥春雪摇了摇头,将案上的纸条、本子整理了一番才离开了书房,往...

祈天-地之卷(10)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有点卡卡der,希望快点过这段剧情,我想快点写到叶修抓着蓝河到处趴趴走


--以下正文—


饭后师徒三人缓慢走到了修炼室,蓝桥春雪每次都必定会校考蓝河的修炼进度,蓝桥春雪一翻手,一只金色的小燕子出现在蓝桥春雪手中,仔细一看,这只小燕子竟是由金黄色的丝线缠绕而成,而燕子缕空的身体里有着金黄色的小球,蓝河一见,眼睛都亮了。


自家的大师傅竟然带来了醉仙楼的限量甜点,要知道醉仙楼是在仙界极为有名的酒馆,在五界互通之后醉仙楼的名气是越来越大,现在的醉仙楼可是一位...

祈天-地之卷(09)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不得不说,知月与倾城的办事能力很强,很快便将蓝河吩咐的事情办好了,比起仙界的修道者为了多修炼一些时间,会选择辟谷,妖界与人界出身的修道者则是会食用灵米或灵菜,在人界及妖界,甚至还有专门以灵水浇灌的菜或米,甚至有灵鸡、灵猪等在特殊的坊市贩卖的食材。


绝色在修成人型之后,倒是意外染上了与人界及妖界修道者一样的习惯,早午晚甚至还有夜宵,由于蓝桥春雪忙着四处寻找镇魂珠的碎片,所以蓝河其实可以说是由绝色一手带大的,当蓝桥春雪注意到时,蓝河已经被绝色养成了个吃货…...


祈天-地之卷(08)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蓝河张开了双眼,蓝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人型,整个人蜷曲在床上,一头雪白的发丝亦是散落四周,红色的双眼里还带着迷茫,眼角挂着一滴泪水,那个人是谁?梦里爱憎分明的情绪让蓝河疼得身体直打颤,他能感觉得猛烈如火般炙热的情绪不断的汹涌而来。


「呼…」


蓝河吐出一口气,将身子缩进被子…嗯?被子?


「小河,还好吗?」


「小师傅!」


听见熟悉的声音,蓝河一个鲤鱼打挺,只见绝色面露担心,蓝...

祈天-地之卷(07)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叶修,主人…他究竟是怎么身殒的?」


「…」


「究竟是不是你杀了他?」


「不、不是我…」


绝色打定了主意,今天一定要将主人身殒的真相问出,只见叶修停下了脚步,就立在距离绝色不出百步的地方,那天叶修是一刻也没忘过…


「他…以身祭火了。」


「祭火?」


「是,他用自己将冥狱幽火净化了。」


纯白色的火艳与那抹红色的身影,让叶修恍惚,只...

祈天-地之卷(06)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祈天-地之卷(05)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趁现在还更得动,快更…


--以下正文—


还好有到发现赤玉火焰吊坠遗失,叶修嘴角微微上扬,但现在更重要的是魂兽,魂兽是就由天地所生,基本上千年难得一见,但…叶修突然沉下了脸,他不希望魂兽已经吸收了许博远的碎魂,缺失的魂魄是无法令人复生的,叶修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而身后的君莫笑也化为了人型,两人一前一后,往传闻中出现魂兽的地方而去。


这时的蓝河已经被知月与倾城”请”回了蓝溪阁里,毕竟蓝溪阁的两位主子都非常看重蓝河,而身为被两位主子救回的...

祈天-地之卷(04)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小河。」


「小师傅!」


外表看来比蓝河大上一点的青年在双胞胎姊妹退下立刻失了妖君高冷的气场,走向蓝河,想看看自家徒弟有没有少根毛什么的,蓝河乖顺的任着自家师傅检查,不过才一会工夫,蓝河的小师傅便皱起了眉头,他在蓝河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讨人厌的气息。


「小河,在来这的路上可有碰到什么事?」


「…无事。」


蓝河思考了一下,只是捡到别人落下的东西,应该不算是什么大事,便对...

祈天-地之卷(03)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青年想起自家大师傅的吩咐,看着满街热闹的情景,还真是不知道该去那找自家小师傅,什么叫随便进去一家酒楼看看就好了,看了看全身的素白,青年怀疑自己还没踏进去就被管事的请了出来。


不过青年却不知道,其实自己已经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虽然是一身素白,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青年身上的衣料是上好的衣料,素白的衣服上满是浅银色的蛟人丝绣成的暗纹,在阳光之下还微微闪着漂亮的浅蓝银光,青年的衣袍下摆绣着许多的彼岸花,这时青年才想起,其实他有小师傅的传讯符啊。...

祈天-地之卷(02)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深感我群真是舒压,每每笑到腹筋崩坏


--以下正文—


叶修叹了口气,继续吧,若是继续收集镇魂珠的碎片,总有一天会碰头的…叶修招了招手,君莫笑变回了千机伞,直接落到叶修背上。


君莫笑乃妖帝,至于为什么会成为上神叶修的兵器,说来这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妖界之中,妖帝之下还有妖君,妖仙等,但是坏就坏在,君莫笑的兄弟姐妹特多,同个爹的那种,毕竟君莫笑的爹可是坐拥三千后宫的妖帝,君莫笑的兄弟姊妹没个一百也有五十。


妖界以强为尊,君莫笑靠自己的力量打...

祈天-地之卷(01)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有呆萌的君莫笑出没(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以下正文—


一名玄袍青年从伞柄之中抽出了一柄银色长剑,只见前方的虎妖尾巴一甩,整个身体直接面向青年,张嘴一吼,一口黑气向袭向青年,青年甩动手腕,手里的大伞一张,黑红色的伞面将黑气挡开,青年还不忘顺手将黑气收入掌中,这黑气里带着不少瘴气,若是任这些瘴气飘散,恐怕会危害到这附近的住民。


「还不束手就禽?」


青年大吼一声,前方的虎妖却是回过头不停往前飞奔,虎妖的嘴里紧紧咬着一枚不过米粒大小的...

祈天-天之卷(64)完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终于完了!开始准备小蓝生贺啦w

各位咱们下一卷见


--以下正文—


「奇怪了…明明感觉很近啊…」


「不急,我们先看看吧。」


蓝桥春雪缓缓飘浮在了半空中,绝色跟着蓝桥春雪一同飞上空中,一大片红刺目得不得了,直到两人发现了在往生焰底下的红艳里有一点白,两人只觉得本该就不应存在的灵魂震荡着,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绝色兴奋的往那点白冲去,只见往生焰突然变大,蓝桥春雪立即拉住绝色,堪堪停住了脚步,本来在四方游荡的鬼魂却缓缓往两人靠拢,颇有想将蓝桥春雪与...

祈天-天之卷(63)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我话怎么那么多…


--以下正文—


巴国国主早就将彼岸花簪子拿给了叶修,叶修从袖子里拿出了那个由重金打造的彼岸花簪子,输入了一丝灵力,簪子又化回了吊坠,叶修这才想起,许博远的东西…还放在自己的储物手环之中,叶修连忙用神识察看着自己的储物手环。


赤玉火焰与火云丝,是想做成坠饰吗?叶修的手指蹭了蹭赤玉火焰,叶修思考了一下,手上动作飞快,赤玉火焰下头挂着一串红艳的火云丝流苏,叶修将火焰吊坠与彼岸花吊坠放在一起,叶修将两枚吊坠收了起来,思寻着或许改天找个东西将这两个吊坠系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