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12)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看够了就快回房吧,登徒子!」


蓝河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叶修也是服了,没看过情绪转换那么快的人,唤来了候在外头顺便监视蓝河的人,来人手脚利落,递上了干净的衣服

,可是…


「叶教主…贵教…」


「你若是安份点,本可以穿原来的衣服,可是蓝盟主你…不安份。」


蓝河身上的衣服大了不止一些,多出来的袖子长得将蓝河的手全盖住了,蓝河皱起了眉头,这魔教的待客之道有失素质,抬眼看了下叶修,没想到叶修嘴角一勾,轻飘飘就将责任推回了蓝河身上。


「…太大了...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11)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叶修一路背着蓝河回到了客栈,不过这次却没将蓝河锁着了,这一夜是够呛的,蓝河打着颤,叫了一桶热水,穿着单薄的单衣整个人泡在热水里,温暖舒服的感觉令蓝河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叶修觉得还是该去警告一下蓝河,一踏入房间之内,蓝河双臂放在木桶边缘,头枕在手臂上,木桶还冒着热气,但蓝河显然已经睡着了,叶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名武林盟主,怎么跟话本上的不一样。


「嗯?我睡着了?」


正当叶修犹豫着是要叫醒蓝河还是叫醒蓝河还是叫醒蓝河时,蓝河却是自己揉了揉双眼,捧着...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10)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叶修的状态很奇怪,蓝河扭着身体,荒郊野外,孤男寡男的,真的不太好,再怎么说,蓝河自认为自己也是正经人家的武林盟主,用力推了推叶修的身体,没想到叶大教主倒是发出了不满的呼噜声。


「疼!混蛋!」


叶修又咬了蓝河一口,蓝河疼得一脚踢开了叶修,叶修手脚并用四肢趴在地上,一付狩猎的样子,漆黑的眼眸里闪着红光,蓝河头疼了,叶教主不知怎么地,他、走火入魔了。


蓝河摸了摸自己颈边的咬痕,叶修咬得很深,鲜红色的血流淌着,对面的叶修却舔了舔嘴角,一脸意犹未竟的表情,蓝河呼出了一口...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9)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叶教主,你…」


「嗯?」


叶修脱去外衣,扒了扒湿漉漉的头发,看着蓝河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叶修挑了挑眉,最终蓝河乖乖闭上了嘴,有点闷,蓝河鼻腔哼哼唧唧几声,叶修知他不满,从小几里拿出一盘香喷喷的点心,蓝盟主开心的吃完了香甜的点心。


雨还在下着,蓝河看着窗外的雨珠子,叶修看着慵懒起来的武林盟主,再次思考着这武林盟主莫不是个假的?


这事端,就在两人的沉默与互相戒备之中悄悄露出了个头,蓝河觉得有点奇怪,以往他们往广府,叶修为了防止事端,通常都是在野外露...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8)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外头刀剑碰撞,马车内却是没受到半点影响,叶修依然看着他的纸卷,蓝河的手指则是有一下没一下翻着话本书页,叶修瞧了眼蓝河,青年的眼里出现了困倦,打了个哈欠,叶修脑中飞快翻转的,蓝河似乎有几日不曾吃过丹丸了,而随之而来的是,蓝河变得容易疲倦,这对一个练武之人并不算很好的情况。


「蓝盟主?」


「嗯?别吵…」


蓝河将话本随意搁着,翻身寻了个角落便蜷着身子,不久,平稳的吐息缓缓传入叶修耳中,叶修失笑,蓝河睡去了?轻声唤了几次,叶修确定蓝河已经睡去,从一旁取过披风盖在了蓝河身上...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7)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进货了新的表图!


蓝盟主似乎安份了不少,至少这一二三四天挺安份的,叶修瞄了眼正在吃着小点的蓝河,蓝盟主将一块槐花糕塞进嘴里,又呼嗤地喝下了一大口茶,一点没有武林盟主的自觉。


「要是叶教主早说提供三餐,我就不会逃走了。」


「…」


「况且,话本里都说魔教的伙食比较好。」


「那本?」


「雪中缘。」


「那个武林盟主跟魔教教主的话本?」


「对对对,没想到叶教主对那本也有印象,那系列...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6)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或许是蓝河?叶修转念一想,身影往血腥漫延之处而去,随着血腥味道越来越重,叶修皱起了眉头,这不是什么好事啊…最终,叶修来到了一处草原,草原上似乎刚刚结束一场杀戮,满地狼尸,唯一站着的是一名蓝袍青年,带着血腥气味的风吹动着青年的衣袍,青年眼神冷冽,与叶修印象中完全不同…


「蓝河?」


叶修瞇起了眼,青年似乎听见叶修的低喃,抬眼看了下叶修,而后整个人往前方倒去,叶修暗道一声不好,飞身向前,恰好接住了蓝河摊软的身体,蓝河的衣衫染着狼血,脸上也被溅上了血点,不难看出方才蓝河下手有多狠毒,叶修弹...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5)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练武之人身内有内力护体,其实撞这一下对蓝河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痛…还真是不痛,只是,蓝河就是觉得,丢人。


蓝盟主索性趴着一动也不动,叶修一愣,这人…真是有趣极了啊!听着叶修的笑声,蓝河恨得牙痒痒,但无奈势比人弱,大丈夫能屈能伸,没想到一个暖暖的东西轻触着蓝河的头,练武之人一向忌讳身上弱点落入他人手中,蓝河随即挣脱,紧张的看着叶修,随手一摸,这才发现自己的剑已经不见了,蓝河啧了一声。


「不要那么紧张,我只是希望能从蓝盟主口中得知广府许家的状况。」


「不知道。」...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4)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当晚,没人知晓武林盟主被魔教教主给掳走,看着微皱着眉头的蓝河,叶修的指尖揉散了蓝河眉间的忧郁,叶修看著书案上头的纸卷,取代烛火的夜明珠将纸卷上头的字照得一清二楚。


许家…情况复杂,本应是高高在上的书香门第,却因为一件丑闻事件而让许宰相从痴情公子成了宠妾灭妻之人,许家有四个男孩儿,偏生长子与次子是由姨娘所生,而许宰相正妻所生下的两个孩子,身体都不好,么儿甚至早夭。


早夭,叶修的指尖点了点纸卷上的文字,在么儿早夭之后,许宰相的正妻便搬离了许宰向在京城里的府邸,独自一...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3)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不料叶修噗嗤一笑,满身的杀意散去,蓝河却是丝毫不敢放松,毕竟那可是能吊打十个自己的人,蓝河举着剑,没想到下个瞬间,叶修便已经暴起,欺身贴近了蓝河,蓝河一剑刺出,叶修的手腕却宛如毒蛇一般灵活,顺着长剑而上,直指蓝河心口。


蓝河轻轻往后倒退了几步,长剑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往叶修手臂劈砍而去,另一只手掌轻扇了几下,一股内力聚集在掌心,直直迎上了叶修带着浑厚内力的手掌,两人交手了几回,蓝河咬了咬牙,叶修在放水,或许是在试探自己这个新任武林盟主的武功深浅。


「叶教主若是再放水,休怪…」...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2)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没道理没逻辑的武林爱情故事(不


「原来是皮兄弟…失敬失敬。」


「呃…失敬、失什么敬!先把我…呃!」


抱着蓝河的叶修突然间绷紧了身子,蓝河像只炸毛的猫一样,才想由叶修怀里挣脱,却发现自己被叶修摁在了怀里,喵喵喵喵喵????蓝河一脸懵逼,更没想到的是,叶修竟然脚一点地,带着蓝河飞…不、跃上了屋顶,猛力地往一旁的琉璃瓦上一踩,昂贵的琉璃瓦不止碎成了片状,也阻止了想包围叶修的人群。


「我…我我我我我…」


叶修的速度极快,快到蓝河甚至能看到自己刚刚逃...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1)


 

大家520快乐啊!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做为一个武林盟主,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保家卫国?快意江湖?儿女情长?都不是,是以消灭魔教为己任,维护江湖和平,而身为现任武林盟主的蓝桥公子,现在正被委以重任…


「呃…」


蓝桥公子-蓝河觉得脑门有些顿痛,看着眼前各门派的掌门、住持、门主、宗主,蓝桥公子叹了口气,年方二十五的他,在蓝雨剑庄修习十多年的剑术,并在武林大会上夺得头名,但让蓝河无言的是,头名的奖励是一块上头刻着武林令的玉牌,而这玉牌是武林盟主用来号令江湖各门派的令牌,但蓝河总觉得...

[叶蓝]江湖佚闻-番外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番外-夜戏(05)


点这


石墨通道


江湖佚闻到这边结束啦,马车震也完结了

希望不远的将来我能将这个故事弄成个小料或无料(笑

最近发现被挖坟了,而且更让我惊讶的是很多图片的链接已经失效了OTL

再挖下去我都有种被羞耻PLAY的感觉,看过就好,不用推了啦!


[叶蓝]江湖佚闻-番外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番外-夜戏(04)


点这


石墨通道


还有一点点,过几天更


是真的

想把江湖佚闻

弄成无料或小料der


还有

丧心病狂的

蛇殿~~~~~~~

[叶蓝]江湖佚闻-番外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番外-冬暖


叶修牵着蓝河带着笔言飞加上知月与倾城进入客栈时,客栈正是用餐的时刻,五人寻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店里的伙计立刻为五人奉上茶水,知月与倾城则是摆上了蓝河专用的餐具,笔言飞差点从他们的马车里搬出屏风…


叶修揉了揉额头,他知晓蓝河一向过惯了好日子,但是说好今次是隐密的…算了,还好没立起屏风,叶修点了几道家常菜,知月招来伙计让伙计将茶水撤去,又低声跟伙计说了几句话,茶水撤掉之后,一个带着炭炉的架子被搬到了桌边,叶修觉得额角突突跳动着。


这间客栈规模不小,应该有雅间吧…叶修心...

[叶蓝]江湖佚闻-番外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番外-金秋


贵妃椅上头趴着一名翩翩公子,一头青丝如瀑布一般散开,蓝河其实是趴在叶修身上的,两人趁着白日天好,在椅子上胡天胡地了一会,叶修的衣衫大敞,蓝河略显冰凉的手掌在叶修胸前抚着,指尖细细滑过叶修胸膛上的伤痕,低头在上头亲了一下,赤裸的双足勾起摇晃着,叶修的手掌滑过蓝河光裸的腰,气氛缱绻。


「蓝…」


叶修亲昵地吻着蓝河的嘴角,叶修的颈子上头还挂着蓝河给的那个小袋子,蓝河指尖一勾,放在手心里捏了一会,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勾了起来,从里头捏出了宝藏图,将宝藏图抵在叶修下巴上。...


[叶蓝]江湖佚闻-番外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番外-春雨


在绵绵细雨之中,一辆马车缓缓的行驶着,车夫头带斗笠看不清面孔,嘴里哼着咿咿呀呀的小调儿,为这趟无聊的旅程增添了一些情趣。


一柄折扇撩开布帘,突然之间,马车一顿,竟是一个轮子陷进了泥地里,车夫利落翻身下车,没想到两旁的树丛里竟是冲出了一批拿着刀剑蒙着面的土匪,车夫一愣,倒是真没想到这台破旧马车竟会引来路上劫匪。


马车上的人似乎察觉到了外头情况有异,白晰的手掀开布帘的一角,围着马车的劫匪却是看见了布帘里的人穿着的华贵衣饰的一角,只消这样一眼,劫匪们简直要沸腾了起来,他...

[叶蓝]江湖佚闻-番外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番外-苦夏


一名穿着薄衫的青年仰躺在竹丝编织的吊床上,手中的扇子缓缓摇动着,青年的一条腿半挂在吊床外头,略显瘦小的脚踝上头挂着一条黑色链子,链子上头挂着数枚花朵形状的银色铃铛,随着青年一摇一晃,铃铛发出了清脆声响。


「主子,甜藕莲子汤…」


「冰的?」


「…温的,叶公子吩咐的。」


青年摆了摆手,让自家手下人将温的甜汤端走,他的身子跟以前虽说是天差地远,但这几年调养之下倒也跟常人无异,只是畏风而已,而且…本来失去视力的眼睛,在千机苏沐秋的细心调...

[叶蓝]江湖佚闻(11)完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终、终于,本来只想来个小短篇啊!

结果还是舍不得啊,果然叶蓝还是要甜吧


又一春,叶修站在了千波苑前,本以为会像往常一样,欲转身而去时,叶修的鼻腔里闻到了,非常淡的草药香味,而耳中听见了细碎的人声,叶修飞身而去,心跳加速,莫非是…


翻入半开的窗户时,只见一个青年背对着自己,衣服半遮着身子,一头青丝拨到一边,颈子到脊椎有一道狰狞无比的伤疤,几根细如牛毛的银针插在青年身上,而门外走入了一个叶修熟悉的身影。


「唉,叶修?」


「苏…沐秋?」


「还没去找你,你倒是自...

[叶蓝]江湖佚闻(10)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还是写不完QAQ


蓝河的身体软绵绵地往后飞去,叶修足不点地,不断的向着蓝河而去,蓝河的嘴角微微扬起,,直到身体撞断了几根树木后才停止了后退之势,一手按着胸口,重紫色的衣衫上沾染了血迹,蓝河摇晃着站起了身子,眼前却是出现了几个趁机想要蓝河命的人。


「愚蠢…」


蓝河扯着袖子擦去嘴角旁的血迹,在那些人动手之前,叶修却已经赶到,那些人愤怒隐去身形,蓝河得活着,才能知晓这桩谋逆之事,究竟还有多少人参与其中…叶修试着说服自己,省得自己在一怒之下,真的杀了蓝河。


「请赐教...

[叶蓝]江湖佚闻(09)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写…写不完


「兴欣山庄被围!?」


「那逆贼竟说要取代叶盟主,怎么可能!」


一进到杭城,叶修能感觉城内的气氛非常紧张,小心掩饰着自己的身形,叶修需要的是大量情报,叶修钻入一户民房之中,只见一名长相平凡的少年惊讶的看着叶修。


「盟主!」


「小乔,蓝河呢?」


「蓝…蓝桥公子他带着上千死士围住了兴欣山庄,扬言若是不交出盟主令…将屠尽兴欣山庄。」


「他、真的这样说?」


「是…」...


[叶蓝]江湖佚闻(08)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下、下星期再争取更新祈天


「…」


「小蓝?」


蓝河的沉默让叶修觉得奇怪,叶修移开掩盖着蓝河双眼的手掌,只见蓝河闭着眼,眼角有一滴水珠,但人却已经沉沉睡去,叶修无奈,倒底蓝河母子三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即使蓝河不说,叶修却也能猜到七八分,传闻之中,戈勒马王极为好色,看着蓝河姣好的样貌,叶修也能判断蓝河的母亲容貌应为上乘才是…


让蓝河躺卧在自己的大腿上,叶修的手指滑过蓝河的脸颊,方才内劲流淌在蓝河体内,叶修便已经知晓蓝河体内有着大大小小程度不同的暗伤,这人对自...

[叶蓝]江湖佚闻(07)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写完这个,争取祈天地之卷


毕竟两人都是武人,只稍稍睡了两三个时辰便已经转醒,叶修抓住蓝河在他胸前乱转撩拨的手,细细吻着蓝河的指尖,蓝河眸里光芒闪烁,似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蓝,你…」


「嘘,咱们去清理身子吧。」


蓝河用唇堵住了叶修后续的话,一翻身随意捡起一件衣服套在身上,赤着双足走在暖玉做成的地砖之上,叶修还愣在床上,蓝河转过身一挑眉,一下便欺身至叶修面前。


「等清理完身子,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还是,叶盟主腿软走不动了?我可以…唉,开个玩笑而已...

[叶蓝]江湖佚闻(06)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虽然不知道早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要是发现恶意刷tag,还请善用举报与黑名单,很感谢发什么净化的姑娘们,但点开tag只见到一片净化,这行为跟恶意刷tag的人差不多啊…


之后会写个结尾,结局是早就想好的


浪完了

[叶蓝]江湖佚闻(03)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太过放飞了,早知道发在小号上了!

我彷佛看见一个反派蓝被///操///的哭唧唧的样子!


你是撩我不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