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器鞘(13)

来去搞事情了,更新会变得更慢


13.


叶修盘腿坐在榻上运转灵力,金红色灵力顺着经脉流动运转,直到回归丹田后叶修才长呼出一口浊气,在绝色阁休养了几日叶修总算完全回复,蓝河抱着自己的本体倚在门边,他早有感知,早上练完了一套剑法后便候在门外。


「好了?」


「好的不得了。」


金红色的灵力在叶修身体表面缓缓流转,蓝河眼睛一瞬也不瞬看着那层薄薄的灵力,叶修对灵力的掌控能力远远超过蓝河,每一次施力都能将灵力使用得恰到好处,蓝河感叹了一声。


「看什么?觉得我很帅?」


「少臭美!只是觉得...

[叶蓝]器鞘(12)

太累了,先这样,咱们轻松一回(躺平


12.


叶修的意识坠入了深渊之中,身体又冷又热,自从走上修道之路,叶修再也没有这样的感觉,毕竟引气入体之后,修道者的体质便会改变,更别说筑基后就寒暑不侵了。


甄冽所使用的法门有奇怪的地方,肩上那处血红掌印快速扩散,凡染上腥红的地方灵力流动变得缓而慢,甚至堵塞不通,而腥红似血一般的浓稠灵力侵入叶修的穴窍之中,那种全身被撕裂的痛感,令叶修不得不运转所剩不多的灵力来抵抗。


模模糊糊之间,叶修似乎听见了蓝河的叫唤声,随后一股白如春雪的冰凉灵力从注入丹田后往四肢经脉散开,雪白灵力主动溶入叶修金红色...

[叶蓝]器鞘(11)

一种掉粉的预感…


11.


「你!」


「怎么,甄道友一直追着我家小蓝,我能不快点过来看吗?要知道诱拐器灵可是大罪呢。」


叶修左手一把符箓右手一把丹药,看来十足坏人模样,甄冽一咬牙,数十道鞭影就往叶修甩去,叶修手上的符箓拍在蓝桥春雪剑的剑身上,一手将蓝桥春雪剑甩出去直对着鞭影,蓝河本以为自己会染上那恶心的鲜红,没想到鞭影一沾上蓝桥春雪剑的剑身就被弹开,除了拍在剑身上的符箓被鲜红稍微侵蚀以外,蓝河并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别担心,这是清洁符。」


「……」


甄冽...

[叶蓝]器鞘(10)

10.


「叶修,有人…」


「我知道。」


两人面前是一片高耸入天的山壁,山壁之上有一个平台,而平台上有一名白衣猎猎的修道者,负手看着飘浮在半空中的叶修,脸上挂着温和笑容。


「这位道友,这里风景可好?」


「…挺、挺不错。」


「喔…」


白衣修道者或许也没想到叶修开口第一句话便是问候风景可好,白衣修道者那张俊朗脸上的表情看来可有趣了,蓝河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叶修跳下剑,将雪白长剑抱在怀里,白衣修道者的眼睛却一瞬也不瞬直盯着雪白色的蓝桥春雪剑。...


[叶蓝]器鞘(09)

各位新年快乐!


9.


即使是以杀入道的蓝河,也不喜欢手上沾染杀孽,而叶修就更不用说了,能少沾点是一点,毕竟手上杀孽越大,在晋升或渡劫时所遭遇的雷劫会越强劲,甚至很可能会引来劫云。


「叶修,追来了。」


「果然。」


蓝河保持着被叶修环抱着的状态,手一灰数百道剑光朝追来的修道者们而去,有些修道者被剑光击落,有些则是闪过了剑光,继续朝着两人直追,顿时烟云秘境的天空彷佛被拉了一列长长的火车,叶修与蓝河身后拉着一长串修道者,让许多知情者或是知情却未参与这场追杀的修道者啧啧称奇。


「没想到你那么受欢迎...

[叶蓝]器鞘(08)

不想反攻的小受不是好小受

不想入鞘的妖剑不是好妖剑


8.


「莫非洞府被发现了?」


「有此可能,目前情势敌暗我明,大不利。」


「这洞府本就由我炼化,只要收起来即可,只是那灵泉…」


「罢了,或许这些人都折在了这里也不一定。」


叶修手一挥,将碎布收进了纳戒里,这东西的来处得好好查查,看这手笔,似乎有人对蓝桥春雪剑上了心,叶修脸色微变,略感心塞,才堪堪打发了一个柳言,现在又来个不知名的人物,没想到自家器灵那么受欢迎。


「还是加紧修练,以期早日炼化烟云天宫才是。」...


[叶蓝]器鞘(07)

争取尽早开启天宫副本


7.


「还好?」


「嗯…」


太久没做了,蓝河有些困倦的趴在叶修身上,叶修亲了亲蓝河头顶,自家器灵什么都好,就是双修时放不太开,虽然叶修还想再磨磨剑,但是凡事总得慢慢来是不。


「黏乎,走开。」


「等会再洗,反正都吸干了。」


「走你!」


蓝河推了推叶修胸口,还使不出力的手被叶修握在掌心里,举到嘴边细细啃着蓝河的手腕,一路往下,还在蓝河白嫩的手指上啃了几口,蓝河皱着眉头还想说什么,叶修却是翻了身,将蓝河再次压在了身下。...


[叶蓝]器鞘(06)

各位圣诞节快乐啊


混个更


6.


「可真浪费了,好歹我也是费了一番心力…来来来,给我看看,修好了没?」


叶修对蓝河招了招手,蓝河轻哼一声,雪白长剑在叶修身边绕了几圈,还发出了嗡嗡剑鸣才落进叶修手中,叶修用神识扫过蓝桥春雪剑的剑身,本来满布剑身的裂痕都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再三确认过蓝河已经完全回复之后,叶修手一挥,一堆法器落在了桌上,这是这几年叶修挑过,符合蓝河修为可炼化的法器。


「看来冲着天宫来的人不少…」


「毕竟天宫可是仙器,加上那位个性又那么古怪,谁知道里头还藏着些什么。」...


[叶蓝]器鞘(05)

是该磨磨剑了


5.


「现在可开心了吧,那咱们回洞府去。」


「索性也回来了,干脆直接将烟云天宫拿下?炼化了带着走比较方便。」


「我也正有这个想法,上次修为不够拿不下,现在应该可以稳稳拿下。」


「那先把我的原身修复。」


蓝河看了一下四周,这边离他的洞府还有好一段距离,若是御剑,还得朝他们遇到柳言的方向飞回去,可蓝河真心不想再遇到像柳言那样的小毛头,像苍蝇一样烦。


「咱们一路撑着千机伞回去,如果不遇到刚才那小鬼,我想徒步走个两三天就到了。」


「…呜…」...


[叶蓝]器鞘(04)

虽然写了大纲,但是然并卵


4.


因为已经过了热门时段,叶修到达烟云秘境大门时,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只余下各大势力的长老及修为较高的弟子正在周围察看情况,叶修自然是不想与这些人碰头,手掌往脸上随意一抹,俊俏的脸庞化为一张就算丢入人群也让人认不出的脸,御着长剑直冲传送阵,众人察觉一股灵力直冲而来,纷纷抬头,却只见到一抹银色剑光消失在传送阵里。


「那是那个门派的弟子?」


「看不清标记,是个散修?」


「大概是吧…」


几人议论了一会,将叶修归在不知那来的野路子散修后又转回自己的阵营去了,而这时叶修...

[叶蓝]器鞘(03)

排雷,前期蓝河比较强势一点,因为拳头大是老大!


3.


很快就到秘境开放的日子,在床上入定的叶修睁开双眼,眼里闪过一阵红色流光,一阵红色的灵力再吐息之间被收纳进入体内,叶修看了眼横放在床上的长剑,手指点了点长剑,指腹在剑身上滑动,剑身上的裂痕似乎比前几天更细了一些,看来那些水精还是有效果。


「小蓝?」


「何必压下修为。」


「应付应付足矣,况且咱们还需得掩人耳目。」


「散仙君莫笑,谁不识得你呢。」


轻唤了一声,长剑化为一名幼童,蓝河揉着眼睛一头乌丝散在身后,叶修将蓝河抱在了...

[叶蓝]器鞘(02)

最近有种想开车的feel,但是看这进度,说不定开车前我就痿了…

大纲好难写啊,前两天写的两句话…当初我究竟想表达什么呢?


照例的排雷,虽然本文在某些地方看来有些逆,但稳妥妥身心灵其实都是叶蓝文,什么抽抽插插的我才不知道呢!


器鞘(02)


「回烟云秘境后,咱们解除契约吧。」


「不许说这样的话。」


「现在我的剑身受损严重,这番休养也不知要何时才能复元…」


「有材料很快就能复元,只要剑身重新淬炼,就能放进我的丹田里。」


「抱歉,若不是我一时心软,也不至于弄成现在的样子。」...

[叶蓝]器鞘(01)

想坑了,啊…是想挖坑了,姑且打个一,随时可能修改


器鞘(01)


器鞘为器灵之主,结契后同生共死,鞘在器在,鞘亡器亡

器诞于天地混沌之中,鞘生于凡尘俗世之里

器入世磨其光芒,鞘修真砺其心志

鞘器缺一不可,合而为一者天下无敌。


天福镇


「掌柜,来一间上房。」


「这位客人本店…」


是夜,一个穿着玄色长袍的男子匆匆进了天福客栈,掌柜抬头正想拒绝,却正好看到玄衣男子怀里正抱着一个外表只有五六岁的孩子。


孩子一张小脸苍白而精致,看来像是由白玉雕成,比起玄衣男子的衣装,孩子身上的衣装看来高贵许多,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