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鬼妻(10)完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完结啦,留了许多想象空间,前面的有作些修改

 

──以下正文──

 

「小河啊,最近过得好吗?」

 

「挺好的,姑姑…」

 

「对了,爷奶的忌日要到了,小河记得回来哈。」

 

「好…」

 

看着蓝河挂掉了电话,笔言飞好奇的问了:

 

「怎了?」

 

「爷奶的忌日到了…我得回去一趟。」

 

「那要请假吗?」

 

「可能吧…」

 

蓝河摸了摸鼻子,笔言飞点了点头,两人并肩走回了两人居住的地方,蓝河与笔言飞住在不同的楼层,蓝河对笔言飞挥了挥手,缓缓走进了楼道之中,笔言飞站在楼梯间,表情若有所思。

 

「蓝河的爷奶是因为车祸而过世,蓝河的父母也是…」

 

「嗯,他的亲戚都骗他,他的父母去国外出差了…大春,你觉得那通电话是谁打的?」

 

「谁知道呢…」

 

梁易春耸耸肩,有些事…还是烂在肚子里比较好吧,拍了拍笔言飞的头。

 

「但是,蓝河五岁前是个痴儿,直到车祸之后,才与常人无异。」

 

「我们不需要知道太多,只要好好监视叶修就好。」

 

「但是…」

 

「你跟我,曙光跟阿寒,亲手送许博远投胎…」

 

「但是,许博远因为跟厉鬼待的太久了,身上也染上了煞气…他本来…」

 

「嘘!」

 

梁易春打断了笔言飞后续的话语,那家伙也在监视着他们呢,阴曹司的鬼差们,蓝河的身体里被塞进了许博远的一魂,这事全阴曹司都知道,但是却没人敢动蓝河一根汗毛,叶修的能力超乎他们想象。

 

喀嚓,蓝河还未碰到门,门便自动打开了…

 

「二笔,明天见!」

 

「喔!」

 

笔言飞对着楼道深处喊了一声,叶修与蓝河的家便在这一层的最里间,这一层…无人居住,或说,没人敢住,太阴冷了,这层楼,笔言飞嘴角扯起一抹自嘲的笑,说不定,这些都是叶修算计好的,许博远的魂被塞进转生后的他的身体里,只消一点点刺激,许博远便能恢复记忆…

 

「算了,他们俩过得好就好了。」

 

笔言飞喃喃说着,跟着梁易春一同上了楼,比起叶修与蓝河的事,实习报告比较重要,更别说是被打掉两次的实习报告了…

 

「大春~帮我写~」

 

「免谈!」

 

梁易春冷淡的拒绝了笔言飞,笔言飞不放弃,又追了上去,两人的说话声缓缓消散在楼梯间。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漆黑的屋里漫出一片黑色雾气,缓缓包围着蓝河的身体,一条苍白的手臂环着蓝河的腰,将蓝河拽入了房子里,蓝河的嘴角挂着一抹微微笑意。

评论(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