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11)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叶修一路背着蓝河回到了客栈,不过这次却没将蓝河锁着了,这一夜是够呛的,蓝河打着颤,叫了一桶热水,穿着单薄的单衣整个人泡在热水里,温暖舒服的感觉令蓝河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叶修觉得还是该去警告一下蓝河,一踏入房间之内,蓝河双臂放在木桶边缘,头枕在手臂上,木桶还冒着热气,但蓝河显然已经睡着了,叶修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名武林盟主,怎么跟话本上的不一样。

 

「嗯?我睡着了?」

 

正当叶修犹豫着是要叫醒蓝河还是叫醒蓝河还是叫醒蓝河时,蓝河却是自己揉了揉双眼,捧着温水洗了洗脸,丝毫不在意房里多了一个人,先客来的上房里叶修早先已经吩咐过了,虽然现在不算是太冷,但蓝河似乎体质特殊,这房里用上了上好的银丝炭,只着一件单薄单衣的蓝河也不觉得冷,撩起湿漉漉的一头青丝,接过叶修丢过来的巾子,坐在木桶边缘仔细擦拭着头发。

 

太单薄了…这身体…

 

叶修瞇起了眼,以他的眼光看来,蓝河的体态比起他们这样的练武之人,真是差了太多,在与蓝河交手的这几次,叶修也注意到,蓝河太瘦了,比起成年的男子还要差了一点,比如手臂,似乎一折就断,还有腰也…

 

「唉,我说你要看多久?」

 

「啊?」

 

「有什么话要问快问,今儿我是不会逃了,傻子才会在雨天逃跑呢。」

 

那你可不是个傻子,叶修在心里想着,蓝河看来真的不太像江湖人,反而像个纨绔子弟,身上带着一丝贵气,虽然手上也沾着人命,但…叶修说不出那种奇怪的感觉。

 

「叶教主放心,经过今晚,我已经知晓叶教主的确能吊打十个我了,这一趟我会跟叶教主走上一趟。」

 

「嗯,你与许家…究竟是那种关系?」

 

「我?嗯…有点复杂的关系。」

 

蓝河眼珠子滴溜转了一圈,叶修直觉,蓝河是知情人,或说…许相么子早夭一事,蓝河可能掌握着关键线索。

 

「许三少只是个商人。」

 

「咳,我与三…少因话本结缘。」

 

「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

 

叶修失笑,蓝河的话里有真有假,这般似真似假的话,他还须梳理一番,不过…叶修拿过蓝河手上半湿的巾子,一把盖在蓝河头上,运起内劲一边擦一边烘,蓝河觉得赚到了,能让魔教教主擦头发,他应该是第一人吧。

 

「衣服不换?」

 

「…你在我怎么换…」

 

「…」

 

皮这一下,你就那么开心?叶修扯去蓝河头上的巾子,转过身去,蓝河嘴角悄悄扬起,背对着叶修便将单衣脱去,叶修悄悄挪动身形,蓝河的背上有一条狰狞的伤疤,从左肩到后腰,虽然颜色已经淡去,但可想见当时的情况有多凶险。

 

「不许偷看哈,不然要你负责!」

 

「在下已经有未婚妻了,还请蓝盟主高抬贵手。」

 

「…能不能别提那茬了,人都没了…婚约还奏效?」

 

「我觉得,或许,许相的么子没死…」

 

「………怎么可能,尸体都下葬了。」

 

沉默了很久,蓝河闷闷出声,叶修心觉疑惑,直接转过身子,只见蓝河朝叶修扔了一件湿透的单衣,叶修连忙闪开,单衣落进了木桶里。

评论(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