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鬼妻(06)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总觉得到这就可以结束惹,我好像忘了啥

 

──以下正文──

 

「别怕,叶秋掘开了那处,现在已经赶过来了。」

 

「嗯…对了,你是…叶修?」

 

「嗯?倒是我疏忽了,我是你的夫婿叶修。」

 

虽然与一具尸体或一只鬼一同处在狭小的空间,蓝河是有些害怕的,但身下这男人…或是尸体似乎对自己没有恶意,但那夫婿的称呼,让蓝河有些不满。

 

「谁说你是我的夫婿?」

 

「我们刚刚才拜堂,你倒是转眼就不认账了啊,蓝河。」

 

「啊!你…你!」

 

「是夫妻了,做些亲密举动又如何。」

 

环着蓝河腰部的感觉往蓝河臀尖滑去,不轻不重地捏了捏蓝河的臀尖,蓝河惊叫一声,叶修轻笑一声,突然之间,隔着棺材盖,啊!呀!村民的尖叫声传入蓝河耳里,蓝河的身体一颤,外头…还有什么东西?

 

「叶秋来了。」

 

「别怕叶秋,他…受的苦难比我多了去。」

 

叶修叹了口气,好在之前叶家村的村民搞混了他与叶秋,不然…这出复仇剧还真没谱呢。

 

铁棺材还未能完全埋进土坑里一半露在外头,蓝河能听见,铁棺材的表面,被个什么东西挠抓着,突然之间,蓝河身体一晃,叶修紧紧搂住蓝河,一丝光线泄入棺材之中,一只血红色的眼睛映入蓝河眼里。

 

「!」

 

「嘘,叶秋刚刚才沾了人气,你现在叫出声,他可能会让我们直接成为真正的鬼夫夫…」

 

「…」

 

蓝河的惊叫声被黑色雾气堵在了口中,血红色的眼珠子滴溜转了几下,铁棺材盖直接被掀飞,蓝河被揪出铁棺材,当蓝河被安稳放在了地上后,蓝河仍然有些心惊,眼前的…是殭尸?

 

人死后尸身不化则为殭,眼前被叶修叫为叶秋的殭尸靠近了蓝河,蓝河想起叶修说的话,双手连忙捂着自己的口鼻,就怕泄露了生气,没想到叶秋却蹲了下来,拍了拍蓝河的头发,将身上沾染的血蹭到了蓝河头上。

 

「接下来,是我们兄弟俩的事了。」

 

「今夜就要将轮回打破…」

 

叶修穿着挺拔军装的身影被掩在了翻滚的黑色雾气之中,蓝河愣愣看着叶修与叶秋两兄弟,那他呢?

 

「那我?」

 

「回去,我会去找你…我的小妻子。」

 

叶修手指一弹,一阵狂风吹起,带着血腥气味的风呛得蓝河喘不过气,在阴风送走之前蓝河眼角瞥见了,不远处的地上有一些残肢,也不知道叶家村的村民们怎么了?

 

「蓝河,等我。」

 

冰凉的吻落在蓝河的唇上,等到蓝河回过神,身阳光刺眼地让蓝河忍不住瞇起了眼,身后…那有什么村子?刚刚的…都是梦吗?

 

「小哥!你怎么在这?该不会被餍了吧?」

 

一台破烂的卡车驶向蓝河,卡车在蓝河的面前停下,看到蓝河一脸茫然的样子,摇了摇头,让蓝河上了卡车。

 

「这里常闹些黄皮子精啊,白大仙啥的,偶尔也会有人倒在这被发现呢…」

 

「前几天,有两男一女才被发现倒在这呢。」

 

「男的女的都吓到说不出话来了。」

 

好心的司机大叔叨叨絮絮着,蓝河则有些茫然,但他身上那件破烂的红袍却显示着这些都是现实,司机大叔还以为蓝河跟前几天的男女一样,被吓傻了,不止直接将蓝河载到最近的城里,还帮蓝河买了新的衣裤,甚至还给蓝河钱让蓝河能安然回家。

 

深夜,蓝河站在家门口,有些犯愁,他的行李、手机什么的都还在叶家村啊…没想到,蓝河家里的门嘎地一声打了开来,蓝河还以为家里遭了小偷,吞了口口水。

 

「!」

 

一只手猛然从漆黑的门里伸出,蓝河被拽进了家里,踉跄着整个人倒在家里的地板上,身下还压着叶修。

 

「欢迎回来,蓝河。」

 

叶修亲了亲惊讶的蓝河的唇,匡当一声,蓝河的行李与手机落在了地上,还有一个鲜红色的牌位。

评论(8)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