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鬼妻(05)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以下正文──

二拜高堂~

 

蓝河的头再次被压下,蓝河挣扎着,大红色的盖头布在挣扎之中滑落,蓝河的瞳孔一缩,强压着自己的人是叶家村的村民,而蓝河的身旁则是一个作工细致的纸扎人,两人磕头的对象,也是纸扎人。

 

「放…嗯…!」

 

一个村民掐住蓝河下巴,将一杯茶灌进蓝河的嘴里,茶色的液体由蓝河嘴角淌下,苦涩的味道蓝河皱起了眉头,蓝河还想挣扎,但是身体却越来越软绵无力,抓着蓝河的村民反手抓住蓝河头发,强迫蓝河转动身子,让蓝河与纸扎人面对着面。

 

夫妻对拜~

 

蓝河的头被重重往下一压,模糊的视线似乎看见对面被人拿着的纸扎人眼底闪着光芒,画得艳红的唇瓣上下开合着,蓝河心想,怎么可能呢…

 

阴风再次吹起,祠堂的两扇大门不断开合拍打,只见村长一咬牙:

 

「礼成了!把他跟那个孽畜埋在一起便是!」

 

「放、放开!谁…谁来!」

 

蓝河心里一惊,但全身瘫软无力,就算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的苦苦挣扎在叶家村村民的眼里,就像是垂死挣扎一般,两名村民径自拖着蓝河,蓝河身上的漂亮大红喜袍在泥地上拖遢着,染上的点点尘埃。

 

「你这孽畜!今天把他埋下去了,你就不会作乱了吧!」

 

蓝河被拖行到叶家村的村口,在叶家村的村口,有一处小土丘,本来面容和善的村长彷佛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蓝河的头发被村长拽着,半长的发丝散落在脸上,配着沁红的眼角,看起来有种被凌虐的美感。

 

四五个村民颤颤惊惊地拿着铁产挖着土丘,随着土被铲起,一条铁链出现在众人面前,阴风吹起了落叶,落叶在四周打着转,温度缓缓下降,让村民们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村长咬着牙下令继续挖。

 

一个深坑很快出现在原来该是土丘的地方,一座被带着符纸的铁链缠绕着的铁棺材出现在被强压跪在坑旁的蓝河眼前,铁棺材上头写满了咒符,蓝河的瞳孔缩了缩,铁棺材…是立着的…是立棺!铁棺材很快被从坑里拖了出来。

 

「你这畜生总该安份了!」

 

「把棺材打开…」

 

村长咒骂一声,缠绕着铁棺材的铁链被解开,唰啦唰啦,铁链落地的声音让蓝河心惊胆跳,铁棺材里是什么?让人十分不安…蓝河扭着身体想逃开。

 

「疼!」

 

「想逃?都已经拜堂了,你的夫婿正在棺材里等着你呢。」

 

蓝河小声呼痛一声,村长冷哼一声,将蓝河又往前扯了扯,强迫蓝河直视着铁棺材,铁制的棺材盖被打开,蓝河屏住了呼吸,一具苍白的尸体躺在铁棺材里,有些胆小的村民连站都站不起来,村长则是全身发着抖。

 

「快点!把这个人扔进去!」

 

村长下令,两名比较胆大的村民架住了蓝河,蓝河被扔进了棺材里,白色的月光随着棺材盖被盖上而消失,棺材里没有腐臭味或霉味,只是冷…冷得让蓝河忍不住打着颤,蓝河一时间分不清楚自己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而发抖。

 

浓厚的烟草气味充斥在蓝河的鼻腔里,蓝河忍不住走神,这人是不是在棺材里抽烟啊,为啥身上烟草味那么重?

 

「呵,小淘气,快结束了…再等等…」

 

一口凉气再次喷洒在蓝河颈边,沙哑的烟嗓响起,蓝河身体一僵,他发现…他的腰被环住了,一个凉凉的吻落在蓝河唇上,很轻,而且令蓝河有点安心。

评论(11)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