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鬼妻(04)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以下正文──

 

「啊!」

 

村长惊叫出声,脚步踉踉跄跄,冲向被吹落的红布,似乎是想将红布盖回牌位上,蓝河被吓了一跳,然而更诡异的事发生了,红色牌位倒了下来,村长脸色一片苍白,揪着红布的手也不断颤抖着。

 

挠抓的声音传入了蓝河的耳里,让蓝河不安了起来,这挠抓的声音好似…由黑色木牌的下方传来,挠抓的刷刷声回响在祠堂之中,村长吓得抛掉了红布,飞也似的逃了出去,蓝河半张着嘴,叶家村是怎一回事?

 

碰的一声,村长后脚刚出去,祠堂的大门便关了起来,蓝河这才回过神似的,跑到了门边,才想抬手拍门,蓝河的动作却是顿住了,门的背后,赫然是一个又一个黑色手印,大大小小的手印重迭在一起,蓝河深呼吸了一口气,瞇起了眼,仔细观察着,这一看让蓝河更是心惊,这些黑色手印,其实是因为血氧化而变得漆黑…

 

「谁来!谁在外面!」

 

蓝河大声呼叫着,挠抓声却彷佛回荡在自己耳边那般清晰,怎么可能!这世界上不会有鬼的!而且,现在是白天啊!蓝河咬着牙用力推着门板,噗,小小又细微的声音穿透了挠抓声,传入了蓝河的耳中。

 

明明本该是无风的地方,那些昏黄色的火苗像是有人吹灭一般,一个又一个熄灭,本来明亮的祠堂因为烛火熄灭而渐渐变得黑暗。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

 

「!」

 

蓝河拍打着门板,直到祠堂陷入了黑暗之中,周身的温度缓缓降低,呼~蓝河的耳朵被吹了一口气,冰凉的气息让蓝河全身一颤,而后微微颤抖了起来,腰部被被紧紧环住,蓝河的尖叫被一个冰凉的吻堵住。

 

挠抓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口腔里满是浓厚烟草气味,蓝河的下巴被掐着,眼里漫出一丝水色,下唇被色。情地舔过,软肉交缠着,直到蓝河觉得有些缺氧,这个吻才结束,双腿彷佛软了一般,蓝河被拢在了一个冰冷的怀里,脸上带着一丝潮红,气喘呼呼。

 

「淘气,别吓唬你嫂子。」

 

沙哑的烟嗓响起,过没多久,挠抓声便停止了,蓝河想看看,抱着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没想到眼前一阵漆黑,蓝河吓了一跳,后颈被轻叼住,蓝河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后头那东西像是来了兴致,冰凉的感觉在后颈上游移着,让蓝河忍不住哽咽出声。

 

「别…」

 

「呵,你也淘气,还没到时候呢,就那么着急?」

 

「什、么?」

 

「再等等,准备好了再去接你…」

 

带着点无奈又宠溺的语气,彷佛是对淘气的情人耳语一般,蓝河只觉得全身发麻,究竟是什么?

 

「你…是谁?」

 

「我是…」

 

后方的话语被模糊了,等蓝河回过神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祠堂,祠堂的大门敞开,村长一脸复杂地看着蓝河,蓝河叹了口气,这叶家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蓝河…」

 

「村长?」

 

「你…」

 

蓝河的后脑传来一阵顿痛,身体往前倾倒,最后映入眼里的是泥地…

 

──

 

蓝河回到家时,已经是快接近深夜,蓝河自己也没想到提交报告会花上那么多时间,一打开房里的灯,餐桌上还摆着热腾腾的菜,蓝河顿时觉得心虚。

 

「我回来了,叶修。」

 

「欢迎回来,累了?」

 

叶修出现在门口,张开双臂,蓝河将自己埋进了叶修胸口,叶修亲昵的亲了亲蓝河的额头,蓝河与叶修一同进到屋内,叶修撑着下巴看着蓝河欢快地吃着饭,晚点换他上工了,这阵子阴曹司比较忙一点,这一去大概又要花上好几天了。

 

「小蓝,晚点我得出门了…」

 

「那我早上看得到你吗?」

 

「…我尽量。」

 

叶修思考了一会,指腹捏着蓝河嘴边的饭粒,在回复的同时,将饭粒扔进嘴里,蓝河则是撇了撇嘴,叶修心道不妙,自家对象不开心了。

 

「要是明早看不到你,我明天晚上就跟大春他们去聚餐!」

 

「你啊,还真是淘气。」

 

蓝河开心地宣布明天叶修不在家后,他个人的行程,叶修捏了捏蓝河的鼻尖,蓝河也知道,最近阴曹司忙翻了,其实叶修昨天能回家也算不容易了,虽然折腾了自己半晚,但总体来说,蓝河个人感觉是又爽又累,毕竟是年轻人嘛,晚上折腾一点其实也还好

评论(2)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