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鬼妻(01)


 

人鬼恋!要农历七月了,来个短的爱情事故(?

鬼叶x人类蓝

一开始会是回忆跟现在混在一起,是个甜甜的小甜饼,偶尔有点一叶知蓝流的恐怖故事,别怕

 

──以下正文──

 

蓝河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至少,在他结阴亲之前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喔,现在仍然是个大学生,学的是视觉设计,但他远在国外长期出差的父母仍旧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已婚人士,蓝河的父母一出国,就像是享受两人世界一样,一年没给蓝河打过一通电话。

 

事情的开端,是一通在雨夜里打来的电话。

 

电话的那端是久未曾见面的母亲,母亲说老家的一位亲戚往生了,但他与蓝河的父亲没办法赶回国内,便让蓝河过去看看有没有要帮忙,恰逢暑假期间,还是大一新生的蓝河奉父母之命千里迢迢回到了母亲生长的村子里。

 

才刚踏出了连地图上都没有的小车站,蓝河犯愁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到达在深山里的村落呢,总不能用走的吧?还好最后蓝河还真打到了车,虽然是一台黑。车,但有总比没有好吧。

 

同车的还有其他人,两男一女,说是大学主修民俗学,恰好跟蓝河同路,蓝河会比三人组早下车,司机大哥十分安静,而这一路由大条路到小条路,再到没路,也真亏车子够坚固,这一路摇来晃去,早把蓝河晃得差点弃车而逃,看着路上一片漆黑,蓝河倒是有些不安,眼前的黑暗只靠着两盏车灯照明,两旁都是树林,在快速倒退的树影里,似乎还真的有些黑影混在里头,蓝河摇了摇头,将脑里的恐怖想象都抛到脑后。

 

后座的三名男女聊得十分开心,蓝河身体不太舒服,头靠在窗户上,闭着眼假寐,但还是有只字词组落进了蓝河的耳中,比如阴婚、立棺等等,听着后方的三人组叨叨絮絮,蓝河在这颠簸之中缓缓睡去,等到蓝河发出了平缓的呼吸声后,吵杂的车子瞬间变得安静不已,司机大哥看了眼身旁的蓝河,后座的三人同时低下了头,似乎同时昏厥了过去。

 

「小哥!小哥?」

 

蓝河轻哼了一声张开了眼,到达叶家村时,已经是深夜,司机大哥摇醒了车上的人,三人组虽然不满,但司机大哥表示再往前的路一定要早上才能过,主修民俗学,也知道有些禁忌不能碰触,尤其是在这深山老林,某些东西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若是一不小心,被拖进了黑暗,就再也无法脱身。

 

──

 

蓝河点燃了线香,白烟袅袅,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才将线香插进了香炉之中,在有了鬼丈夫之前,蓝河是个无神论者,但现在…

 

「小蓝…」

 

沙哑的烟嗓带着凉冷的气息喷洒在蓝河耳边,蓝河的腰也被一只苍白的手臂环着,后颈被冰冷触碰着,让蓝河忍不住打了个颤,他的鬼丈夫名叫叶修,一张苍白的脸隐没于黑雾之中,眼里带着爱恋缱绻与狂暴占有,爱怜地亲吻着蓝河的颈子,蓝河仰起了头,双唇落进了冰凉的吻里,哼哼唧唧了几声,蓝河才安份地接受了这个吻。

 

「嗯…滚…你昨天折腾我半晚了!」

 

「不够、永远都不够…」

 

叶修的舌尖扫过蓝河下唇,蓝河捏了捏叶修的手臂,示意叶修他得要出门了,叶修这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这个吻,两人结亲两年,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只是蓝河现在正是要紧的大四,早晚都很忙,有时还夜不归宿,这才导致了叶修的不满,昨晚趁夜跑去逮回了蓝河,两人折腾了半晚临近清晨蓝河才睡下。

 

「别闹了,今儿要提交实习报告呢!」

 

「再一个?」

 

「一个?」

 

「嗯。」

 

蓝河在叶修怀里转身,叶修的手掌捏着蓝河后颈,蓝河轻哼了一声,主动抬起头吻住了叶修的唇,细细啃咬着叶修下唇,叶修瞇起眼,自家媳妇倒是挺识相的嘛,两人歪腻了一会,蓝河仔细巡视了家里四处,确认过阳光不会照入家里,厚重的黑色布帘掩盖能够透光的地方后蓝河才踏出了门。

 

「蓝河,快点啊!大春说要开车载我们呢!」

 

「喔!」

 

楼道里回响着同学兼亲友的笔言飞的声音,蓝河轻笑了声,确认身后的门已经关上,黑色的雾气全收回了门内后,蓝河这才快步往笔言飞所在的楼梯间而去。

评论(1)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