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客栈




古代架空,废皇子与刺客的同居(不)生活

我是不是忘了说这是个短篇?

 

是夜,烛火在蕊上跳动着,在这本该就寝的时刻,蓝河的眼睛一瞬也不瞬地仔细盯着眼前的长剑。

 

伊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叶修的身影由阴影里慢慢浮现,看着蓝河的样子,叶修嘴角一勾,看来自家小掌柜是接了单。

 

「一路顺风。」

 

「承你吉言。」

 

蓝河将长剑收进鞘里,这次的单子有点危险,蓝河将去暗杀京城里的某位大官,叶修拿了个小包袱给蓝河,蓝河笑笑接过,叶修俯身,一张帅气英俊的脸在蓝河面前放大,蓝河一顿,叶修却倾身在蓝河额头上吻了一下。

 

「喂!?」

 

「习惯了…」

 

蓝河摸着叶修吻过的地方,叶修将脱去了外衣,打着哈欠上了床,还对蓝河招了招手。

 

「不是常说我是大型招福物品?来啊,小蓝。」

 

「嗤。」

 

蓝河笑出了声,将长剑与包袱扔在了桌面上,与叶修一样,脱去了外衣,在床边脱去鞋袜,才想着爬进内侧,却被叶修给摁进了怀里。

 

「叶…」

 

「嘘…」

 

「嗯。」

 

叶修拉扯着床边的锦绳,黑色的床纱落下,将两人的身影掩在了漆黑之中,蓝河靠在叶修胸前,听着叶修的呼吸与心跳,叶修握着蓝河的手,手指在蓝河手掌上慢慢比画着。

 

『南朝局势混乱,盘根错节,小心为上。』

 

『了。』

 

蓝河的手指被叶修握着,随后蓝河感觉到温热的触感,一抬眼,叶修的漆黑的眼眸带笑,细细啃咬着蓝河的指尖,蓝河脸上一红,虽然两人更为亲密的事都做过了,但…

 

「别、闹了…」

 

「嘘,我就抱抱,不做其他的…」

 

「等…啊,说好…」

 

「不做完,小蓝乖。」

 

「混…啊、哈啊…」

 

床纱微微晃动着,压抑的喘息在昏暗的房里响起…

 

叶修趴在窗边看着蓝河离去的身影,蓝河离开是在清晨,薄雾还未能散去,蓝河坚挺如竹的身影缓缓消失在薄雾之中,叶修撑着下巴,鸦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衣服散乱,结果昨天还是将小掌柜吃干抹净了呢,叶修的嘴角微微勾起。

 

几天之后,客栈换了个新的掌柜,连小二哥都换了个人,虽然有些客人觉得奇怪,但新掌柜可是三个美人啊,谁管之前的大小掌柜去了那呢。

 

蓝河皱起了眉头,他来到南朝领土已经近三个月,目标不算难接近,但是却十分难以下手,他目前的身份是一名下人,当然,蓝河是以易容术假装成下人,至于这名下人本人,蓝河则是给那名下人数两金子,直接将人打发了。

 

蓝河乖顺地扫洒着院子,像他这样的刺客,潜伏在目标周围可能达到几个月到好几年,但是蓝河并不打算花上好几年的时间…盘算着什么时候出手比较合适,蓝河看了眼远方,突然之间,一只眼熟的鸟儿出现在蓝河眼中。

 

君莫笑!

 

蓝河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叶修那厮又接了单…蓝河深呼吸了几口气,干他们这行的,谁先下手谁便领了那报酬,只见花花绿绿的鸟儿啾啾叫了几声后便扬翅飞去。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