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葉藍]逆走退行(16)



嚮導葉x哨兵藍

 

這設定比較奇妙,來自於 @酸梅貘 ,主要是哨兵與嚮導的數量顛倒的世界,嚮導需要分配or搶奪哨兵,哨兵體質扛扛,但是遇到精神力攻擊就沒折

 

--以下正文--

 

 

嗷,許博遠緩緩張開了眼,頭很重,環顧了一下四周,這裡是…

 

「醒了?」

 

「我、這裡是?」

 

君莫笑停在許博遠的面前,而許博遠的頸子上環著另一隻淺藍色的龍,許博遠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被高高掛起,他被監.禁了,還隱隱頓痛著的腦子開始運轉,興欣一眾正在隔離玻璃之外,而葉修坐在正中央,臉色蒼白,許博遠能看見,葉修本來銀白色的精神絲上頭又覆蓋了一層鈍灰。

 

「許博遠,興欣以蟲族間.諜嫌疑人的身份訊問你,你可以保持緘默,但那可能會令你受到一些苦頭,建議你乖乖配合調查。」

 

「我…我不是!」

 

許博遠一愣,他是個孤兒,有出生證明的那種,從小便希望自己能成為軍.人,他從未與任何的蟲族有過接觸,許博遠的眼裡突生怒火,他們不能夠這樣污蔑自己。

 

「我要求,藍雨介入。」

 

「請求駁回,藍雨已經同意興欣進行任何處置。」

 

葉修皺著眉頭,他與許博遠之間的連繫生變,不信任便能切斷他與許博遠之間的精神連結,蘇沐秋壓著葉修的肩,他知道葉修的顧慮,但是…比起個人,整個興欣才是葉修的責任,在情況未明的狀態之下,他們不能冒險,即使眼前被關.壓的人是葉修在意的人。

 

「…好,我同意配合調查。」

 

許博遠深深吸了一口氣,腦子裡的頓痛緩緩散去,許博遠平靜下來,思考了一會後開口:

 

「但我要求調查需有塔的界入,塔的代理人需要在一旁陪同調查。」

 

「…」

 

「若是無法達成,那請直接將我轉交聯盟。」

 

許博遠冷笑,身為前文書官,他是知道關於蟲族間諜的處置方式,他打定了主意,不管怎麼樣,在這場調查之後,他便會離開興欣,葉修皺著眉頭,他能看見,他與許博遠之間的線越來越淡…

 

「另外,我請求,解除與葉修的臨時連結。」

 

半響,葉修點了點頭,主動切斷了與許博遠的連結,那一刻,許博遠幾乎是想哭的,垂下了頭,許博遠臉色平靜,而興欣眾人則緩緩離去,葉修在隔離玻璃外佇足了很久。

 

叩叩,輕輕的敲擊聲響起,許博遠抬起了頭,葉修的嘴唇張合:

 

『我信你,等我。』

 

還未等到許博遠回應,葉修便離開了審訊室。

 

許博遠又低下了頭,他知道自己不太對勁,他有點害怕,怕自己真的不是人,而是隻蟲,蟲族裡有一種擬態種…

 

「我說,你們也看得太重了吧。」

 

「…他是你的臨時搭擋,要是你真出了什麼意外…」

 

「沒有精神污染,他甚至不知道要怎麼進入我的精神領域裡。」

 

「他的精神力成長得太快了,還…二次覺醒,這是萬中無一的機率啊。」

 

魏琛將由聯盟得到的資.料扔到葉修面前,怎麼偏偏葉修的精神絲探到的便是許博遠呢,這…可真是惹上麻煩了。

 

「他很普通,也很平凡…」

 

蘇沐秋看著藍雨送來的報告,左翻右看,真的找不出許博遠到底在何時能與蟲族接觸,除非…

 

「擬態種。」

 

「不太可能吧。」

 

魏琛想點上的煙差點掉了,擬態種可不像小說裡寫得那麼神乎奇技,充其量是整隻蟲擬態成人,但絕不可能像這樣,模仿的一絲一毫都相像。

 

「我與他多有接觸,我能保證他絕對不是擬態種。」

 

葉修慢悠悠地點上一根煙,他與蟲族打過多次交道,甚至能獨身潛入蟲族據點之中,蟲族雖然也使用精神力,但蟲族的精神力與人類完全不一樣,換句話說,像是聲波的頻率一樣,人與蟲是不同頻率,葉修能夠切換自己的精神頻率,所以葉修能發現寄生種。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