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四叶(07)


 

不太详细的设定走这

 

☆排雷:本文没有叶蓝以外的关于叶与蓝的CP☆

 

 

这个培养皿,外在的信息可以传入,但无法由培养皿里传出任何信息,就是担心这些灰质化的【幸运草】会骤然死去,灰质化,相当于人类的厌食症,主要以人类情感为粮食的【幸运草】们,因为各种因素而灰质化,死亡时…只余下灰白色的幸运草。

 

所有幸运草的房间里都配备着个人电。脑,青年操作着鼠标,翻看着网页,直到一条信息跃入自己的眼中,那是个招募广告,某个酒吧正在招募驻唱,青年的嘴角勾起,来了!

 

他的大计划,对面已经准备好了…

 

将一些信息抄下,青年难得心情愉快,思考着他等死时,要做些什么事才好呢,嘴角微勾,青年将电。脑关闭,躺在了床上,直到机械管家将青年叫醒,青年揉着双眼,拿过营养剂,再几天,他便会离开这里了,去到外头,在蓝天之下死去。

 

在某个城市的叶修,再次联络上老熟人,金发青年抱着剑,没好气的瞪着叶修,他可还没忘记,小朋友是被叶修给扔下的,另一边的黑发青年嘴角带着笑意,这里是一间酒吧,小小的酒吧气氛挺好,但是三人之间的气氛不太好。

 

「前辈今天找我们来,有什么事吗?」

 

「还能为那件事,蓝河呢?」

 

「前辈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他死了。」

 

「不可能。」

 

「他…灰质化,已经饿死了。」

 

黑发青年低垂着眸子,叶修一愣,灰质化…吗?但是灰质化并不是无法治疗,总归,灰质化便是【幸运草】的一种心病,而且,蓝河在那之前,才使用过苏生的特能,已经透支了体力…

 

「真的?」

 

「再真不过。」

 

「我不信。」

 

金发青年难得不与叶修置气,只是高仰着下巴,叶修嘴角一勾,直接反驳了金发青年的话,他给予蓝河的情感有多么的炙烈,他自己知道,而且他给予蓝河的是最强的情感-信念,他不信,他一手养大的小四叶会这样死去。

 

「前辈既然已经有了五叶…」

 

「…我没有。」

 

叶修一愣,问题是出在这吗?他与五叶根本没什么,况且那个五叶可是与园丁结了生死契,谁敢去动他…动了不等于找死吗?

 

「我跟五叶没什么,真的。」

 

「…我不信。」

 

「我…」

 

金发青年哼了一声,黑发青年则是若有所思,叶修的手指轻敲着桌面,三人同时陷入了沉默,而某个培养皿突然发生了大规模的停电事故,自然,这是只有少数人知道的事,同时,一名【幸运草】带着小包包与一张小纸条,悄悄离开了培养皿。

 

青年看着圆月,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漆黑的眼眸突然有一瞬间化为了深蓝,印记在微微发着烫,青年忍不住抚上了自己的印记,这样…他便能找个地方安然等死了吧。

 

「喂!你!迷路了吗?」

 

突然之间,一个人冲了出来,抓住了青年的手臂,一时没有防备的青年吓了一跳,一股情感在口腔之间扩散,青年胃部一阵翻腾,用力挣开了来人,跪在地上猛烈吐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死人啦!!!!!」

 

来人猛地大叫了起来,吐得昏天黑地的青年只想叫来人闭嘴…

 

「你,你没事吧?」

 

「呕…」

 

「怎么办?怎么办,大春,阿寒,小曙,要死人啦!」

 

「咳…咳咳咳,别、别叫了,离我远一点!」

 

「喔喔喔喔。」

 

青年指了指不远处,来人立刻离开了青年到达青年指定的地方,青年深吸了口气,他…果然还是无法接受人类的情感,反复几次之后,青年使用了『遮蔽』与心灵防御,这才勉强压下了翻腾想吐的感觉。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