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四叶(06)


 

不太详细的设定走这

 

☆排雷:本文没有叶蓝以外的关于叶与蓝的CP☆

 

就那个paro,但是除了幸运草以外,没一个相同的(

 

 

镜子里反射着苍白的面容,手指拨弄着半长不短的浏海,漆黑的眼瞳被细碎的浏海遮盖。

 

来这里多久了?他不清楚,这里只有与他一样的,患了灰质化的【幸运草】,还有许许多多的机械人,这里的【幸运草】们,都在等着死亡,他也是…

 

或许是那人给予他的情感太过强烈,他从少年成长为青年,或是…另一个原因,掬了把水洗了脸,青年缓步离开了房间,走道上几乎没人,大多数的幸运草们很少出房间,都在房里静静等待着死亡。

 

他想了想,他想死在蓝色的天空之下,他有个大胆的计划。

 

「求求你!求你!」

 

一名【幸运草】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紧紧握着青年的双臂,又一个吗?青年叹了口气。

 

「让我死了,让我死了!」

 

【幸运草】哭喊着,青年将【幸运草】拖进了房间之中,【幸运草】低着头哭泣着,青年蹲下身,柔声询问着:

 

「你确定吗?」

 

「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让我死!让我死!」

 

「…劝你再考虑几天。」

 

青年转身离开,留下还再哭泣的【幸运草】,青年来到了开放给【幸运草】们活动的场所,这里是不存在于公开记录上的培养皿,而他们的存在也被抹除,青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老旧的四叶坠饰,是那个人给他的第一个礼物,或说是最后一个吧,青年苦笑。

 

「哥,休息一下吧。」

 

「谢了,沐橙,你哥的状况如何?」

 

「很好,小安也说他恢复得很好,我哥他现在正在练习特能呢。」

 

「那就好。」

 

「那个…关于蓝河…」

 

「放心吧,法律上是禁止处。死任何幸运草的。」

 

「但是…要不是我哥,蓝河他也…」

 

「…是我的错。」

 

咬着烟的男人手上飞快,一行行的符号反射在男人的眼镜镜片上,一名女性端着一杯热茶,放在距离男人不远的地方,男人取下眼镜,揉了揉疲惫的双眼,打发了被叫为沐橙的女性,男人喝了口热茶,叹了口气。

 

那时,是他太过托大了,没想到那伙人竟然敢直接闯入培养皿里,甚至不顾还在无菌室里的种子,导致不少种子与未能萌芽的【幸运草】死亡,而男人-叶修也在当时受了几乎要了他的命的重伤。

 

「你在那?我的幸运女神。」

 

一只齿轮猫悄悄来到叶修身边,蹭了蹭叶修的手臂,叶修嘴角弯了弯,这猫…他记得蓝河还挺喜欢的,他使用自己的特能做了一窝猫给他的小四叶,摸了摸齿轮猫,叶修抬眼看了看窗外的蓝天。

 

「你已经确定了?」

 

「对,麻烦你,让我死了。」

 

「那我知道了,请闭上眼吧。」

 

「会痛吗?」

 

【幸运草】悄悄张开了眼,青年失笑,低声与【幸运草】说着话,清朗的声音让听来舒服,青年的手盖在【幸运草】的眼皮上。

 

「不会疼…」

 

「你的园丁一定很疼爱你吧。」

 

「你很幸运,因为我…无法对自己使用特能。」

 

只消一瞬间,青年面前的【幸运草】软软地摊在床上,没几秒,【幸运草】的身体崩解,最后化为了无数灰白色的三叶幸运草,青年的手指间夹着几朵灰白色的幸运草,摸来硬硬的,彷佛雕塑品一样,将幸运草扔回了床上,转身离开。

 

青年嘴角勾起自嘲的笑,这就是他死不了的原因之一,他吞噬着其他【幸运草】的生命,茍延残喘地活着,青年的手紧紧纠着胸前的衣服,摇摇晃晃地回到自己的房里,抱着双膝,青年将脸庞埋进了双膝之间,还要多久…他才能枯萎,才能解脱。

评论(10)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