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9)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叶教主,你…」

 

「嗯?」

 

叶修脱去外衣,扒了扒湿漉漉的头发,看着蓝河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叶修挑了挑眉,最终蓝河乖乖闭上了嘴,有点闷,蓝河鼻腔哼哼唧唧几声,叶修知他不满,从小几里拿出一盘香喷喷的点心,蓝盟主开心的吃完了香甜的点心。

 

雨还在下着,蓝河看着窗外的雨珠子,叶修看着慵懒起来的武林盟主,再次思考着这武林盟主莫不是个假的?

 

这事端,就在两人的沉默与互相戒备之中悄悄露出了个头,蓝河觉得有点奇怪,以往他们往广府,叶修为了防止事端,通常都是在野外露宿,但今日,一行人却是拐进了驿站,似乎早已经有人张罗好了,马车进到了仙客来客栈,蓝河这才想起,仙客来便是魔教的产业嘛…

 

蓝河被安排在了上房里,左右张望了下,这极尽奢华的上房会出现在这小小的驿站之中,本就奇怪,蓝河心下了然,这定是叶修吩咐的,没想到魔教中人竟也得听从教主那无理至极的命令吗,果然人生很难,蓝河心里生出了奇怪的感慨。

 

用过了餐,蓝河看了眼窗外,雨断断续续,现下叶修也不见踪影,不正是上天助我,这便是个逃跑的好时机,当叶修以为蓝盟主放弃逃跑之时,蓝盟主也以为自己放弃逃跑之时,这天赐的机会,不把握便错过,抱着这样的信念,蓝盟主抱着自个儿的爱剑,就着细雨与夜色的掩护,蓝盟主他…跑了。

 

「教主!蓝公子他…他跑了!」

 

房里四处放着凉冷的千年不化冰,整间房里冷得彷佛冰窖一般,叶修身上只穿着薄薄的里衣,浸泡于一池冰水之中,每逢月圆之夜,他所修练的功法所带来的副作用,灼烧着叶修体内的经脉,诱惑着叶修化魔,众人只道叶修走火入魔,却不知这其实是因为叶修那至刚至阳的武功所致。

 

叶修缓缓张开了眼,漆黑如墨的眼里闪着点点红芒,在听见下属的报告之后,叶修烦躁的扒了扒有些散乱的头发,长呼出了一口气,这武林盟主怎么就那么会抓时机。

 

「知道了…下去吧。」

 

叶修起身,湿透的里衣被身体的热度烘干,叶修运转功法,还好现在已经过了半夜,狂暴的内劲被叶修缓缓压下,叶修随意抓起一件外袍,拿起放在墙边的大伞后随即离开了房间。

 

顶着细雨逃走的蓝河也不太好受,全身泛起一阵阵的寒意,掏出了怀里的玉瓶,摇了摇,蓝河一咬牙又将玉瓶塞回怀里,算了算路程,这一夜应该足够甩开叶修了,蓝河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

 

突然之间,一股霸道的威压由身后传来,蓝河叹了一口气,这叶修…果然是放了什么可以追踪的东西在自己身上吧,皱着眉头,蓝河停下了脚步,等候着,魔教教主的来临,长呼出了一口气,蓝河的身体周边缓缓凝起了一丝丝白雾,一股寒意由蓝河足下延伸。

 

远处一阵白雾模糊了里头的人影,直到一道剑影破开了白雾,蓝河从一颗树梢跳越到另一颗树稍,而叶修也同时来到了蓝河面前。

 

「看来我是太过放任蓝盟主了。」

 

「好说好说,叶教主,听我一言,许家之事切莫再查,毕竟这事关…」

 

蓝河比了比天,嘴角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嘲讽,因着一场丑闻,许家么子被当成了牺牲品,可怜许蓝氏,她尽了全力只保住了一个儿子。

 

下一秒,蓝河被猛地撞过来的叶修撞得整个人懵了,还有…

 

「嘶-」

 

叶修狠狠地,一口咬上了蓝河的颈子,疼痛让蓝河倒抽了一口气,血腥味则是让蓝河不自主皱起了眉头,这什么套路?蓝河的脑子也混乱了。

评论(4)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