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6)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或许是蓝河?叶修转念一想,身影往血腥漫延之处而去,随着血腥味道越来越重,叶修皱起了眉头,这不是什么好事啊…最终,叶修来到了一处草原,草原上似乎刚刚结束一场杀戮,满地狼尸,唯一站着的是一名蓝袍青年,带着血腥气味的风吹动着青年的衣袍,青年眼神冷冽,与叶修印象中完全不同…

 

「蓝河?」

 

叶修瞇起了眼,青年似乎听见叶修的低喃,抬眼看了下叶修,而后整个人往前方倒去,叶修暗道一声不好,飞身向前,恰好接住了蓝河摊软的身体,蓝河的衣衫染着狼血,脸上也被溅上了血点,不难看出方才蓝河下手有多狠毒,叶修弹舌,他还以为蓝河是被拱上武林盟主的位置,看来蓝河还真有几分本事。

 

有什么事比被人绑了更惨?那就是逃了后再次被绑回来,蓝河看着叶修,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这次叶修防他防得更严,蓝河不只被点了穴,叶修还不知道从那弄来了一条又粗又黑的锁链,将蓝河捆着了。

 

「大哥,有必要这样吗!?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误会?我觉得不是误会呢…」

 

叶修睨了蓝河一眼,蓝河咬牙切齿,他、正道头头、被一个、魔教头头、看扁了,不能忍!蓝河深呼吸一口气,打算凝聚内力,一口气冲破穴道,只见叶修只手撑着下巴,墨玉烟管前端冒着青烟,看着扭来扭去没一点大侠范儿的蓝河,最后叶修挑了挑眉,轻声说着:

 

「那是千年玄铁,你就算冲破穴道…也解不开的。」

 

叶修晃了晃手上的银色小钥匙,蓝河张开眼,身体一扭一扭一张口就叶修咬去,叶修那能让蓝河得逞,手上一掀,蓝河又滚到了一旁,看着武林盟主吃鳖的样子,叶修…心里泛起了一股扭曲的快意。

 

小不点,不知道长成了什么样子,如果像这个武林盟主,那可就…太有趣了点。 

 

蓝河背对着叶修,脑子里还在思考着该怎么脱困,突然一阵寒冷再次袭来,蓝河低哼一声,蜷着身体开始运转内力,他已经吃过了丹丸,不能再多吃了,八成…是因为穴道被叶修封起来的原因。

 

「叶…教主…」

 

「嗯?」

 

「烦劳,将穴道解开。」

 

看着蓝河痛苦的样子,叶修思考了一会,玄铁的另一端栓在了小几下方的机关上头,喔…其实马车是破了一个洞,但魔教教主的属下们各个能干,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虽然没有原来那般华美,但在叶修带着蓝河回到驻扎地时,马车已经被修好了,一行人便又马上上路。

 

「不要再妄想脱逃。」

 

「…」

 

「怎么?」

 

「我没想到叶教主会说出话本里头的台词…」

 

「哈?」

 

「霸道王爷俏皇上,里头的王爷就常说这句话。」

 

「…你可几把别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本了。」

 

「嘶-」

 

蓝河苍白的脸上透出一抹勉强的笑,叶修手指点了点蓝河的身体,几个大穴被点开,蓝河倒抽了一口气,身体没那么冷了,蓝河运转着内力,叶修看着蓝河,心里闪过好几种念头,这武林盟主怕不是丹丸堆上去的?经脉没有受损,丹田也是,明明不带着任何损伤,穴道被封身体便会发寒,可能是生来体质问题?

评论(2)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