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5)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练武之人身内有内力护体,其实撞这一下对蓝河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痛…还真是不痛,只是,蓝河就是觉得,丢人。

 

蓝盟主索性趴着一动也不动,叶修一愣,这人…真是有趣极了啊!听着叶修的笑声,蓝河恨得牙痒痒,但无奈势比人弱,大丈夫能屈能伸,没想到一个暖暖的东西轻触着蓝河的头,练武之人一向忌讳身上弱点落入他人手中,蓝河随即挣脱,紧张的看着叶修,随手一摸,这才发现自己的剑已经不见了,蓝河啧了一声。

 

「不要那么紧张,我只是希望能从蓝盟主口中得知广府许家的状况。」

 

「不知道。」

 

「素闻蓝盟主与许家三公子交好,在蓝雨剑庄时,蓝盟主亦是常与许三公子一同出游…」

 

「那又如何?」

 

提到了许家,蓝河似乎冷淡了不少,一股威压由蓝河身上散出,叶修瞇了瞇眼,这…他搜集而来的消息有误吗?叶修摸了摸下巴,从小几里的暗格摸出两个茶杯,方才倒进茶壶里的茶叶已经被煮开,小小的内间里散发着淡淡的茶香味。

 

「不如喝杯茶慢慢谈?」

 

「你将我绑…」

 

「是请。」

 

「…请到…此处,叶教主究竟有什么打算?」

 

「咳,这事说来话长,我的父亲与许家主母交好,以前曾为我订下娃娃亲…」

 

「哈?」

 

妈耶,蓝河内心跑过一万匹狂奔的野马,这…许家一来没嫡女庶女,二来只有三名年纪应该比叶教主大的公子,这叶教主是想娶还是想嫁?

 

「咳咳咳咳咳咳!」

 

「蓝盟主冷静点…」

 

蓝河突然猛地咳了起来,叶修还以为蓝河是被吓到,没想到蓝河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个小瓶子,微微发颤的手倒出了两颗药丸,仰头便吞了下去,好一会,叶修才发现蓝河的气息缓缓平复了下来。

 

「我真不是被你吓到,只是旧伤而已…」

 

「旧伤?」

 

蓝河盘起了腿,叶修倒是觉得奇怪了,方才他的内力游走过蓝河的经脉,的确没发现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但看蓝河的样子,方才似乎是暗伤复发…叶修的手掌往蓝河手腕抓去,蓝河轻巧一闪,避过了叶修。

 

「恕在下帮不上叶教主的忙…」

 

「毕竟我与许家本就毫无关系。」

 

蓝河拿过自己的配剑,一掌打碎了马车的车厢,在叶修讶异的眼神之中,像是游隼一般的足踏树稍,飘渺的身影消失在月色之中,青年轻轻的嗓音里似乎是带着无奈也带着一丝…怨恨?

 

「教主,要将蓝盟主追回吗?」

 

「不了,我自去。」

 

一旁的属下们为着自己的疏忽而冒着冷汗,齐齐单膝跪地,叶修淡然扫过众人,叶修站立在马车顶上,一袭红衣猎猎,身影消失在众人面前,许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蓝河的态度太奇怪了…

 

「咳!」

 

蓝河掩着嘴,一口带着腥臭味道的血液从手指缝隙流下,刚刚才压下旧伤就勉强使出了十分气力,让蓝河的身体受到了反噬,蓝河几乎是由树顶跌下,勉力稳住了身形,落进了低矮的树丛之中,屈着身子,又呕出了一口血,蓝河擦了擦嘴角边的鲜红。

 

蓝河站起后苦笑了下,自己竟是落进了兽巢吗?不知道何时,蓝河已经被狼群包围,轻笑了下,蓝河缓缓拔出了长剑,直指着黑暗之中的野兽,春雪剑,滴血不沾,洁白似雪。

 

叶修抽了抽鼻头,一股浓厚的血腥味飘入鼻腔,让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喷涕,是谁大开杀戒?

 

悄咪咪走私一下走龙通饭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