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动物耳(01)

一个蓝河获得了然并卵的超能力的恋爱故事

 

01.

 

小时候蓝河在我的梦想里写上了,我想要超能力,当然…直到蓝河去蓝雨俱乐部上班为止,蓝河都没有超能力,不过蓝河却长成了一个好面子,有点小自恋心地又柔软的三好青年。

 

「蓝桥小心!」

 

这天,蓝河抱着一迭公文走向七楼的办公室时,一时不小心,就这样一脚踏空滚下了楼梯,走在蓝河后面的笔言飞来不及抓住蓝河,只能惨痛的喊了一声,蓝河再醒过来时,人已经在医院了。

 

「我还好…」

 

「好个头,医生说你脑震荡了!」

 

笔言飞哭丧着一张脸,他没想到蓝河竟然会一脚踏空,整个人栽了下去,蓝河只觉得自己头昏脑胀,想起身却被笔言飞快手快脚压在了病床上,蓝河瞇着眼,他看到笔言飞头上冒着两团黑糊糊的影子,蓝河再次眨了眨眼,但是笔言飞头上依然有两团糊糊的影子,蓝河觉得自己可能不太好了,或许是那里撞坏了,只好乖乖闭上了眼,昏眩的感觉并不太好,加上时不时涌上的呕吐感,蓝河告诉自己下次一定要小心点才成,至于刚刚才发现的秘密?等过阵子再看看吧。

 

因为蓝河算是工伤,所以在医院里安心的躺了一星期,确定脑子跟身子都没问题了,才被医生挥了挥手赶出医院,但是蓝河觉得自己醒来时,整个世界都变了,比如:眼前的笔言飞,头上就是一对兔子耳朵,白的!还是垂耳,就在脸颊旁晃来晃去!转过身去还有一团白加黄的尾巴,看得蓝河手很痒,很想捏一把看看触感如何。

 

「阿笔,你过来点…」

 

「啊?」

 

只见蓝河伸出了手,在笔言飞头上空挥了两下,蓝河发出了遗憾一样的啧的一声,没抓到,是幻觉吗?笔言飞一脸茫然,总觉得自家哥儿们怪怪的,怎么回事啊,要不要再叫医生来看看?

 

「有蚊子。」

 

「喔喔…等会咱们打车回去吧,大春说住院费直接报公司,再给你两天假好好补一下,后天上工哈,大家都在等你啊,蓝桥。」

 

「知道了…谢谢啦,兄弟。」

 

笔言飞跟蓝河一前一后出了病房,蓝河深深吸了口含着废气的氧气,经过这几天的适应他已经接受了他的世界与以前不同了,来往进出的人们通通头顶兽耳身后挂着一条尾巴,包括来看他的春易老、入夜寒与曙光旋冰都一样,只是形状不太一样,春易老是像德国狼犬一样的耳朵跟尾巴,入夜寒则是狐狸犬而曙光旋冰则对是直耳的兔子耳,难怪笔言飞跟曙光旋冰会搞对象,蓝河深刻的点了点头,不过奇怪的是,蓝河不止一次看着镜中的自己,并没有兽耳及兽尾,真是太奇怪了。

 

「哈啊…」

 

蓝河伸了个懒腰,就算现在在家,身为职业玩家的他还是自主上线工作了,比如给中草堂的车前子添个堵什么,他还是很乐意的,才一上线不意外受到蓝溪阁玩家们妈妈式问候的轰炸,等到私信跟QQ上的讯息都处理完毕,蓝河切回了游戏画面,才发现一个撑着伞的散人正在自己身旁作着开伞收伞的待机动作。

 

「叶神?你今天还真有闲情呢…」

 

「这不是见了你嘛,怎么这几天没上线?」

 

「有点事,过两天就回去上班了。」

 

「那么好?这不就把年假都请完了?」

 

「那有啊,还有剩呢。」

 

「有剩…不如来H市面基?」

 

「……」

 

「那哥退一万步,来视讯?」

 

「…嗯…」

 

对面的叶修不依不挠,最近倒是跟自己聊得挺勤快的,蓝河点开了视讯页面,调整了下镜头,其实蓝河也有些好奇,这位大神究竟会有怎么样的兽耳跟尾巴。

 

「你是不是又熬夜了?」

 

「…嗯?看得出来?」

 

「当然,你黑眼圈那么重。」

 

「好吧,只是看看你,等会就下线睡了。」

 

「嗯…」

 

蓝河看着萤 幕对面的叶修,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奇了…怎么没看到?哥裤子都脱了,啊呸,是视讯都开了,怎么没看到叶修的耳朵?

 

「叶修,你镜头调上一点。」

 

「啊?」

 

虽然不明白蓝河为什么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叶修还是转动了镜头,一团黑黑的影子…那是什么啊!?蓝河不解…瞇着眼贴近了萤 幕。

 

「靠那么近,是没看过帅哥吗?」

 

「呸呸呸,黄少比你帅多了好嘛!」

 

「唉呦,哥知道你害羞,晚了…先下了哈。」

 

「嗯…叶神晚安。」

 

「晚安,小蓝。」

 

蓝河的脸上泛着点粉红,他对叶修有意思,他觉得或许、可能叶修也对他有点意思,蓝河甩了甩头将这荒唐的念头甩出脑子,觉得自己想太多了,说不定叶修根本对他没什么意思只当他是朋友呢,蓝河自嘲的笑了下。

 

「不过,叶修头上那是啥啊?」

 

蓝河回想着,叶修头上的好像是角,但是那种角不像羊也跟鹿不太一样…究竟是什么动物的角呢?


 

以下工

 

全职高手叶攻only参场意愿调查

 

请大家帮忙,谢谢

评论(43)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