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鬼子(01)



 

辣个,鬼门要开了,来点爱情事故吧!

 

「鬼子?」

 

「是的,需要九名鬼子。」

 

「但鬼子难见…要凑齐九名,这…」

 

「鬼子乃半阴半阳之人,唯有半阴半阳者的心头血才能唤醒那位大人。」

 

「是…」

 

男人说完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留下的另一人则是思考着,该怎么样寻找到九名鬼子,毕竟鬼子…着实难寻,但也不算挺困难,毕竟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是钱无法解决的事。

 

加上华国对摆渡阴阳的鬼子有着莫名的恐惧与厌恶,想找齐九名鬼子是得花上不少时间,但如果是为了那位大人,花再久都值得,很快的,燃烧着袅袅熏香的房间里便空无一人。

 

不久之后,一个鬼故事悄悄在网络上漫延,这鬼故事说来也挺巧,是关于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在深夜里购买食物的鬼故事…

 

鬼子不祥,小则家室不宁,大则亲人死别,不知不觉之间,这样的观念已经悄悄根植在人们心中。

 

 

「哥哥~」

 

童嫩的声音在青年身后响起,青年缓缓转过身,几缕参杂着浅灰色的发丝垂落,青年的眼前是一名可爱的小女童,女童怀里抱着一只巨大的兔子玩偶,微微歪着头,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如果这孩子有长大的话,一定是个美人吧。

 

「尘归尘,土归土…」

 

「哥哥~留下来,陪我玩~」

 

青年捏着手腕上的红与黑交杂的绳子,脸色惨白的女童,嘴巴突然咧开,樱桃小嘴裂到了耳后,满嘴尖牙突然向青年扑去,青年一个闪身,险险闪过女童的攻击,女童抛出手里的兔子玩偶,只见兔子玩偶也张开了大嘴,与女童一同攻击着青年。

 

「…杀过人了吗?」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嘎啊啊啊啊啊!」

 

女童不断发出刺耳的声音,青年叹了口气,业界规矩,杀人者,唯诛而已,青年扯下手腕上的绳子,包裹着青年手腕的黑红色布条落下,青年手腕上有一道咒痕,这是青年生来便带着的”诅咒”,这道诅咒让青年身上满是阴邪恶气,一道黑色雾气由青年手腕处散开,缓缓漫向青年手掌之中。

 

聚集在青年手掌之中的黑雾猛然扑向了兔子玩偶,只见兔子玩偶像是受到惊吓一般,猛然往远离青年的方向跑去,女童一愣,但在看见青年掌心中的黑雾时,竟是发起了抖,惊叫一声后,与兔子玩偶跑向了同个方向。

 

「果然只是小孩子。」

 

青年叹了口气,黑雾像蛛网一般笼罩住女童与兔子玩偶,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空荡的廊下,等到青年收回了黑雾,女童与兔子玩偶早已消失无踪,青年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布条,紧紧缠在了手腕上。

 

等到青年踏出废弃大楼,等候在一旁的伙伴立刻便围了上来,几个男人围着青年,就怕青年受到了什么伤害,确认了青年没受到任何伤害后,几人才松了口气。

 

「蓝河,干得好!」

 

「那有那有。」

 

今天是蓝河的最终考核,蓝河的师兄们深怕小师弟掉链子,组团护卫小师弟到考场,并像忧心忡忡的老父亲一样在大楼前等着冲进去救小师弟,还好小师弟争气,一次就考过了。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