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禁脔(04)


 

胡狼头神x富家少爷(冒险者),又名狼的小娇妻(没这回事)

 

「放心吧,大婚之日不杀生。」

 

男人嘴角勾着一抹笑,脸上表情看来有些狡猾,许博远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而又想起…大婚?谁跟谁的?

 

「自然是你与我的,好不容易等到你了…」

 

「什么?难道!」

 

似乎是看出了许博远的疑惑,男人的手扣着许博远的下巴,许博远细细一思索,莫非从一开始,便是请君入瓮吗?看着许博远的眼神燃起的一小丛怒火,男人眼底透出了笑意,果然很聪明呢,他的新娘。

 

「混账!我可是男的!」

 

「男的又如何?跟你的性别无关,你从一出生…不,嗯…该从那说起呢。」

 

瞅准了时机,许博远挣扎着由男人的怀抱里脱出,男人低笑一声,没料到许博远竟然一边跟自己侃大山一边想着要怎么脱逃,许博远全身紧绷,他手头上没有任何武器,但…许博远修习过近身搏斗!

 

「又调皮了。」

 

男人低声笑了一下,手指一弹,许博远瞬间被扯进了男人怀里,许博远一双眼瞪得老大,像只被吓傻的猫咪,男人拿过一旁的纯金酒杯,将一口酒含在了口中,掐着许博远的下巴覆了上去。

 

「呜嗯…」

 

酒红色的液体顺着许博远的嘴角滑下,混合着啧啧水声,竟将这间昏暗的房间染上一丝缱绻,许博远的双手被男人高高举起,被迫吞下男人口中的液体,直到男人将一整杯酒喂完,而许博远不止气喘呼呼,身上也染满了酒红色的液体,看来……

 

诱人极了。

 

男人舔了舔嘴角,俯身压了下去,许博远的喉结上下滚动着,火辣鲜甜的滋味滑过喉咙,火烧似的,许博远忍不住低喘了一声,却引来男人更加热烈的吻,窒息的感觉让许博远眼前一片花白。

 

「呼吸…」

 

男人的低哑的嗓音里带着愉快的笑意,许博远猛力吸入了几口空气,呛了一声,脑子一片混乱,让许博远忍不住爆了粗口。

 

「你想…咳,做什么?」

 

「你说呢?」

 

男人的指尖滑过许博远的胸口,许博远的眼神却涣散,最终却是闭上了眼,没多久后便发出了绵长的呼吸声,男人愣了好一会,才低声笑了起来,自家的小新娘,竟然因为不胜酒力而昏睡了过去。

 

「唉…小东西,真是扫兴呢…」

 

男人取下面具,面具之下的是一张英俊的脸,若是常看商业周刊或是注意商业新闻的人,对男人一定很熟悉,男人便是恒远集团CEO-叶修。

 

叶修抱起昏睡的许博远,许博远从鼻腔里发出了不耐的哼哼声,叶修调整了许博远的姿势与位置,让许博远靠在自己胸前,叶修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带着许博远前往浴池。

 

「小蓝,请多指教,还有…来日方长。」

 

叶修与许博远的身影消失在漆黑的通道之中。

评论(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