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另一个故事(03)



 

魔教教主叶x武林萌主蓝,没错字 

 

不料叶修噗嗤一笑,满身的杀意散去,蓝河却是丝毫不敢放松,毕竟那可是能吊打十个自己的人,蓝河举着剑,没想到下个瞬间,叶修便已经暴起,欺身贴近了蓝河,蓝河一剑刺出,叶修的手腕却宛如毒蛇一般灵活,顺着长剑而上,直指蓝河心口。

 

蓝河轻轻往后倒退了几步,长剑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往叶修手臂劈砍而去,另一只手掌轻扇了几下,一股内力聚集在掌心,直直迎上了叶修带着浑厚内力的手掌,两人交手了几回,蓝河咬了咬牙,叶修在放水,或许是在试探自己这个新任武林盟主的武功深浅。

 

「叶教主若是再放水,休怪…」

 

「若我不放水,皮兄弟如何能在叶某手下走过三招。」

 

「我不姓皮…」

 

蓝河瞇起眼,身上的气息骤变,长剑攻势越发凌利,叶修嘴角一勾,从身后抽出一柄短匕首,匕首挡住了蓝河的长剑,蓝河身上看似带着怒气,但是心下已经了然,方才是叶修在喂招,蓝河吐出了一口浊气,将长剑收起。

 

「叶教主深夜造访,有何贵事?」

 

「贵事…这倒是不敢,只是蓝盟主将一样物品落在了在下的房里。」

 

看着叶修手上的玉牌,蓝河嘴角不自主抽了抽,现在把武林令给叶修后,卸任武林盟主行不行?

 

「既然叶教主已取得武林令,从现在开始…」

 

「蓝盟主不用客气,只当欠在下一个人情便可。」

 

叶修根本不按话本里说的来,扯过蓝河的手将玉牌紧紧压在了蓝河的手中,蓝河不从,两人又飞快地将玉牌推来推去,应当被抢夺的武林令在半空之中飞来飞去,最后叶修心一横,在蓝河将玉牌塞进自己前襟之前点了蓝河的穴。

 

「卑鄙!」

 

「我是魔教教主嘛…」

 

叶修耸了耸肩,武林令被叶修塞进了蓝河手中,蓝河心里无奈,内功冲破了穴道,蓝河将玉牌收进了前襟之中,还露出了一小角,看来是不甚在意这块武林令是不是会被再次弄丢。

 

是说明明武林盟主与魔教教主两人在小房间里打架,怎地就没一个人过来问问呢…蓝河有些忐忑,将倒在地上的桌椅扶起,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另一侧的椅子,示意叶修坐下。

 

「蓝盟主是不是觉得今儿个悦客来太过安静?」

 

叶修从前襟拿出一柄墨玉烟管,将里头燃尽的烟草残渣倒出,又重新塞了烟草并点燃,薄青色的烟雾飘散在风中,蓝河不是没想过动手,但是仔细观察过后,叶修身上全是破绽,看似很好出手,但不得不说,叶修方才那一手便已经让蓝河足以了解两人之间的差距。

 

「今儿晚上,悦客来由兴欣教包下了。」

 

叶修轻笑一声,蓝河却是绷紧了身体,这里…所有人包括自己的命,都被兴欣教掌控着,这样的感觉让蓝河很不舒服,低垂的眸子里满是不甘,蓝河在心底盘算着,若是舍身一击,是不是能够击倒眼前这个妖人?

 

「放心,今晚不会有一人丧命…包括蓝盟主在内。」

 

墨玉烟管轻挑地抬起蓝河的下巴,叶修那双深蓝色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恶意,蓝河闭眼又张眼,看来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蓝河侧过头,腰上的春雪被扔到桌上。

 

「你啊,真是太天真了。」

 

「说吧,叶教主究竟有何事?」

 

「蓝盟主,可知…广府许家?」

 

「许…家?」

 

「对,那天.朝之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许相他老家。」

 

一口薄青色的烟雾在蓝河眼前漫开,浓郁的烟草气味窜入鼻腔,蓝河眼前却是一片模糊,咚的一声,现任武林盟主被放倒,现任魔教教主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

 

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评论(6)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