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禁脔(03)



胡狼头神x富家少爷(冒险者),又名狼的小娇妻(没这回事)

 

--

 

 

随之而来的是几乎贴在脸上的沉重呼吸,属于男人身上特有的贺尔蒙气味充斥着许博远的鼻腔,随着一阵晃动,许博远只能感觉身体被什么人环抱摆弄着,赤裸的身体被套上一件件精致的衣物。

 

赤红丁字裤、纱质长裤、赤红金边的小马甲紧贴着许博远的皮肤,脸被抬起,一个轻之又轻的吻落在许博远的鼻尖。

 

许博远试着动了动手指,发现麻痹身体的药物效果似乎正在缓缓消退,许博远闭着眼,他能感觉自己被抱着,正缓缓走向某个地方,许博远蓄积了一会力气,猛然一出手,却是揪住了抱着他的人的衣角。

 

「调皮…」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夹带着些许笑意,可以想见男人的心情十分愉悦,过不了多久,许博远勉强能转头了,眼前也不再是模糊一片,映入许博远眼前的是一座华丽的……床顶,四边垂吊着半透明的纱,许博远试着看看四周的环境,身边柔软的床垫突然塌下了一角。

 

「好奇?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

 

许博远柔软的浅色头发被卷在了男人的手指之中,许博远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什么家?许博远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男人的手指滑过许博远的脸颊来到喉结处,指尖点了点喉结,这感觉令许博远很不安。

 

「乖小蓝,别怕…」

 

「我、我不叫什么小蓝,你…咳咳咳…是不是认错了?」

 

「没有,比起那男人给你取的名,我取的比较好,我宫殿旁边那条灿烂如银河的永恒之河,蓝河,小蓝…我的小东西。」

 

「你…是谁?」

 

许博远猛咳了几声,身体的麻痹感正在缓缓退去,许博远总算能起身了,眼前的男人,带着尖尖耳朵的犬…不是犬,那是阿努比斯的面具,这人,是阿努比斯神殿的大祭司?许博远眼底浮现一丝疑惑。

 

「我是…」

 

「等,你…我…」

 

男人摇了摇头,低沉沙哑的声音才刚刚响起,许博远却看到了自己身上的衣装,过…过于曝露了,许博远脸上一红,扯了扯一旁的被子,在男人带的笑意的目光之中,将自己裹在了被子之中。

 

「你害羞了?」

 

「谁、谁害羞了!」

 

听见男人那略带调侃的语气,许博远逞强似的拉紧了被子,此时,许博远再次抬眼看向男人,阿努比斯的大祭司是吗?男人脸上的面具漆黑,眼边带着金线,赤裸的上身小麦色的,身上带着白与黑的刺青还是纹路?许博远微微歪着头,视线继续往下…

 

「咳…」

 

「药效应该已经过了,喉咙难受?」

 

许博远不自觉撇开了眼,如果他没猜错,眼前这名大祭司应该是下空派…男人由床上起身,拿起一旁金光闪闪的水杯装了水递给了许博远,许博远接过男人手中的水杯,却没有喝下。

 

「水里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许是看见了许博远眼底的不信任,男人轻笑了声,又倒过一杯水一口便灌了下去,表示这水里真的没有添加什么奇怪的东西,虽然如此,但是许博远还是将水杯放在了一旁。

 

「剩下的人呢?」

 

「嗯…」

 

男人摸了摸下巴,似乎不太想回答,许博远垂下了头,他怕是其他人已经…

评论(7)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