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禁脔(02)



胡狼头神x富家少爷(冒险者),又名狼的小娇妻(没这回事)

 

--

 

男人见证了奇迹,获救的男人欣喜若狂,当男人站在家门口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沙哑而低沉的威严声音:

 

「记住你我的契约。」

 

男人浑身一抖,随即甩了甩头,他已经离那个神秘的地方那么远,只要他带着妻子离开这里,改名换姓之后,谅那狼面男人也找不到他们,男人亦在心中暗自决定,此后再也不碰与探索相关的行业了,对了,连以前的朋友也得断了联系才是。

 

敲响了门,思念已久的妻子便站在门前,妻子的身后,一个怯生生的男孩露出了半张脸,小手紧紧抓着妻子的裙子一角,男人彷佛从头被淋下冰水,全身冷得发颤。

 

「亲爱的。」

 

妻子微笑着迎入了男人,小男孩被妻子抱在怀里,男人这才知道,小男孩是他的孩子,因着小男孩出生时男人还在外头探险,妻子让男孩跟着自己的姓,由男孩的外公替男孩取了名。

 

“你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

 

妻子与孩子,男人掩着面低声哭泣了起来。

 

--

 

许博远紧握着薄刀,狼群追击着逃走的冒险者,守护者们却将许博远围了起来,许博远一时无法把握状况,这群守护者们比狼群难应付多了,许博远全身紧绷,没想到守护者们却停止了动作,只是防护着…防护?许博远对自己脑中闪过的名词嗤笑了一声。

 

这群守护者是阿努比斯的下属,对于像他这样的入侵者,一向是严酷不慈悲,传闻之中,入侵者都会被献祭给阿努比斯,作为阿努比斯被惊扰的赔偿。

 

「你…」

 

一道女声响起,许博远惊讶望了守护者一眼,虽然只有短短一瞬间,但是…许博远觉得那道女声,有点熟悉啊。

 

「住手!这人是…」

 

守护者们手上的棍子形成了一道围栏,许博远皱起了眉头,看来守护者们是打算活捉他了,是为了献祭吗?令许博远耳熟的女声再次响起,许博远只觉得后颈一阵发麻,身体突然使上力,整个人瞬间摊倒在地上。

 

「呃…」

 

随着意识缓缓消失,许博远仍然没想清楚,他究竟是怎么中招的。

 

许博远咳了几声,身体与脑子依然沉重,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但是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周围的声音吵杂不已,许博远勉力半睁开了眼,眼前一切模糊,这该死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许博远被抱了起来,有人将许博远身上的衣服被一一除去,一具密糖色的身体被放在垫着软垫的石台上,许博远只能看见眼前一道道黑影四处晃来晃去,蜜糖色的身体被放进了温暖的水中,细心而温柔地洗去许博远身上的脏污。

 

由洁白的长颈白玉瓶在半空之中倾倒,透明带着一股神秘幽香的冰冷精油由半空中滴落,落在许博远光裸的胸膛上,令许博远倒抽了一口气,一双手有技巧地推开了许博远身上的精油,由上到下,由前到后,甚至是大腿根部那处隐密的地方与身后那处,都被一一抚过,这让许博远既愤怒又羞耻,蜜糖色的肌肤被抹上一层精油之后,带上了诱人的光泽,许博远听见了一声轻笑。

评论(6)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