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葉藍]忌神(01)

 @酸貘梅 

好貘總生日快樂,下一話是明年見囉(揮手

 

天師葉x啞巴藍

半養成系(大概

 

祈禱的話語倒著唸出來,便成了最惡毒的詛咒,大火熊熊燃燒著,衣衫不整的青年臉上掛著鮮血,白衣也染著斑斑血跡,青年無聲喃呢著,直到大火將青年的身影覆蓋。

 

葉修驚醒,看了眼身旁的青年,摸了摸青年柔軟的髮絲,小心翼翼撫過青年的臉龐,湊過去親了一口,這才又抱著青年沉沉睡去。

 

「小藍,早。」

 

葉修打了個哈欠,被葉修叫為小藍的青年端著兩人的早餐來到桌前,葉修接過青年手上的餐盤,青年解下繡著小熊的圍裙,轉身到了冰箱前,拿出牛奶,青年回到桌前時,手上已經端上了一杯剛泡好的咖啡。

 

「小藍,吃飯,別看行程表了。」

 

葉修抽去青年面前的平板電腦,今兒的行程是沒有行程,青年不滿似的看著葉修,葉修卻是笑盈盈地夾了一塊蘿蔔糕舉到青年面前,青年一張口就咬住了煎的金黃焦脆的蘿蔔糕,末了還舔了舔嘴角。

 

「先吃飽再說,今兒個不是要去你們學校嗎?」

 

「?」

 

青年歪了歪頭,倒是真沒想到葉修將他隨意提起的事兒記在心上了,青年嘴角微微勾起,葉修是個天師,而青年-藍河是葉修某次委託得到的”報酬”,說起藍河被強塞到自己手中那時,葉修只覺得攤上了大麻煩,甚至一度覺得他接下這委託是不是被坑了。

 

被葉修送到醫院時,滿身是傷痕的少年,不言不語,一雙眼眸空洞而絕望,甚至沒有任何求生意志,葉修一度想將少年送到能照顧他的場所,但在某一天,不言不語的少年緊緊揪著葉修的衣角,滿臉眼淚的少年求葉修不要將自己送走,這時葉修才知曉,少年他…是個啞巴。

 

那之後,藍河便待在了葉修身邊,葉修也不吝嗇,教了藍河不少東西,葉修發現,藍河在咒符及武術方面小有天賦,便將堆積在書房的雜七雜八書籍扔給了藍河,藍河倒也不曾讓葉修失望,除了慢慢學習以外,並請求葉修讓自己能夠多學習一些東西。

 

兩人吃完了早飯,只見藍河清洗完碗盤之後,回到自己房間背著垮包走了出來,葉修比較隨意,拎著車鑰匙,兩人一同步出了房間。

 

藍河就讀的學校在兩人居住的城市郊外不遠,葉修還是怕藍河不能言語而會受到欺負,不過葉修沒想到的是,藍河也是個狠的,第一次被人勒索,一言不合就教訓了那些小混混,教小混混怎麼做人,讓葉修第一次體驗了做為家長被叫到學校訓話的滋味。

 

「最近你們學校,除了學生自殺以外,還有什麼事嗎?」

 

『有人看見鬼了,但是我去查看過那些地點,根本沒什麼怨氣,那名學生自殺的地方…』

 

「那我們先去查看事發地點。」

 

藍河舉著手機給葉修看螢幕,葉修左右張望了一下,這間學校的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沉悶,與葉修的印象之中極為不同,有詭,藍河帶著葉修走到那名學生自殺的地方,葉修遠遠便瞧見了,那名學生已經成了惡鬼,太快了…葉修心想。

 

「等等!」

 

葉修拉住藍河,不讓藍河再往前走了,藍河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葉修將藍河拉到身後,藍河突然覺得一陣陰風撲面而來,葉修抽出一張咒符,正準備禁錮惡鬼,只見惡鬼的利爪停在了葉修與藍河兩人面前,惡鬼的頸子上掛著一條鎖鏈,將惡鬼鎖在了他死亡的地方。

 

『地縛靈?』

 

「是惡鬼不是地縛靈…鎖鏈?」

 

葉修手執咒符,小心的繞著惡鬼走,鎖鏈是黑色的,由密密麻麻的文字組成,葉修瞇著眼,想看看上頭的文字,沒想到鎖鏈突然一震,惡鬼被鎖鏈牽著,直接拉扯到了半空之中,最後消失在葉修與藍河面前。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