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冷情(08)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蓝修远是他与蓝河的血脉,带着羁绊与因果,他身上的毒与苏沐秋以前中的毒相仿,那时的苏沐秋比蓝修远伤得更重,甚至痴呆了十几年,蓝修远的毒不过是苏沐秋所中的毒的一半不到,但对一个幼崽来说,已经足够了…足够毁去蓝修远的修道之路。

 

就叶修所知,蓝修远的年纪也该是七八岁,但他的身形完全不符合他的年纪,恐怕这也是毒的影响,”绝响”,便是这毒的名字,听着名字好听,但却是一种极为狠恶之毒。

 

但是,对他与苏沐秋来说,这不算难解,况且是只余下不剩两三分之毒呢…

 

小心抽出被蓝修远握着的手指,蓝修远嘴巴嘟了起来,看来有些不满,叶修思考了一会,手上一个弹指,一条小巧的银白色龙偶出现在叶修掌心之中,叶修手指轻点,龙偶彷佛被注入了生命力而苏醒一般,在叶修的掌心之间绕着圈,只见龙偶踏着云,缓缓滑动着身子,来到了蓝修远的身边,龙偶的身子挤进了蓝修远的怀里,叶修将被子压紧后离开了内间。

 

蓝河这次的炼体花了三个时辰,翠绿尽数退去,化为了透明,蓝河这才长呼出一口气,总算是结束了吗?蓝河踏出石桶,踩在石制地板上头,这石制地板并不冰冷,反而暖暖的,是布下了什么阵法吗?蓝河喃喃自语。

 

要知道所有阵法都需要灵力或灵石才能运行,若是整个宅邸都布下这种阵法,那要花上多少灵石啊…

 

「嗯?」

 

正当蓝河在思考的时候,叶修却出现在蓝河的眼前,蓝河一头青丝随意拢起,斜放在肩上,将蓝河的身躯半遮半掩,滚烫的灵水让蓝河的身体染上了一层薄红,当蓝河察觉叶修到来时,叶修早已拿了件新的里衣,裹住了蓝河的身体,赤红色的里衣衬得蓝河的肌肤更显白晰。

 

「等会休息一下,早膳我让道童晚点送来。」

 

「你跟修远一起睡,不…」

 

叶修低垂着眸,似乎是想到了,或许蓝修远醒来时蓝河还在休息,只见蓝河拍了拍叶修,叶修的双手还揪着里衣的衣领,蓝河示意叶修先放开衣领,叶修低头,便见到蓝河赤裸的胸膛与胸前的两个殷红色的朱点,还有…蓝河下腹上一道淡淡的疤痕。

 

「这是?」

 

叶修的手指忍不住抚过了疤痕,修道之人在金丹之后会有一次重塑肉体的机会,所以大多修道之人都会很貌美英俊,而在金丹之后,所受的伤都会因为灵力的关系而快速复原,要在金丹后的修道之人身上留下伤痕,除非是深刻在魂魄之内的伤,不然…

 

「这…这不都得怪你!」

 

蓝河狠狠瞪了叶修一眼,才慢吞吞地将自己收拾了干净,催动灵力将头发烘干,看了眼叶修,眼里有点…娇羞?叶修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一眨眼后蓝河眼神恢复了原样。

 

「我与修远同睡一处就好了。」

 

蓝河耳尖上了点薄红,叶修还愣着,蓝河却是快步离开了房间,等到叶修回过神,他的床铺边的罗帐已经被放了下来,两道平稳的气息由他的床上传来,叶修摸着下巴,思考着蓝河的话是什么意思。

评论(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