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冷情(07)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蓝河一愣,转念一想,毕竟是坦诚相见过,蓝河倒是觉得没什么好羞耻的,背对着叶修脱去了身上的白色里衣,当里衣落到了地上,叶修却觉得呼吸一滞,身为剑修的蓝河,身上肌肉匀称,丝毫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一双长腿笔直。

 

叶修只觉得一阵血气翻涌,强压下翻涌的血气之后,叶修将手头上的天地灵材丢进了石桶之中,叶修掐了几道法诀,所有的天地灵材化为了粉末,与灵水混在了一起,叶修手上燃起一道火焰,与常火不同,这是一道异火,异火让混着天地灵材的灵水沸腾并将水里的杂质除去,水蒸气被叶修拢在了一起,化为清澈的翠绿色液体。

 

「进去吧,等到汤水化为透明,才可出来。」

 

蓝河踏进了石桶之中,全身都泡在了极热的翠绿色灵水之中,身体之中有两种不同的感觉,一种是刺痛,全身的经脉似乎被碾碎了又重组,蓝河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疼…太疼了…

 

「别出来,否则这方法就没用了!」

 

叶修双手压住蓝河的双肩,蓝河的手掌紧握成拳,叶修选择的方法是最为粗暴但是却是最快的方法,蓝河经脉里的暗伤已成痼疾,不如全打碎了重新组合,不止能将暗伤全部去除,也能让蓝河的经脉更为强壮,能容纳更多的灵力,没有什么害处。

 

「哈啊…」

 

另一股麻痒的感觉由四肢渗入百骸,又麻又痒又疼,蓝河忍不住仰起了头,一双好看的眼里泛着点水雾,泛红的眼角与薄红色的脸颊,叶修悄悄吞了口口水,思考着,蓝河因为疼痛而苍白的唇瓣是不是很柔软。

 

「疼…」

 

「忍着,等到经脉重塑完成,就会…」

 

叶修的视线滑过蓝河仰起而曝露出优雅曲线的颈子,经过盛着水珠的锁骨,再往下则是…叶修鼻子一热,连忙瞥过脸,好一会才又转过头,确认了蓝河已经习惯了疼痛与麻痒,叶修在房里布下了个法阵,这才转身离开。

 

「…」

 

在叶修离开之后,蓝河微微皱起了眉头,而后叹了一口气,将自己完全浸入到石桶之中,咕噜咕噜,蓝河思考着,他对叶修没什么吸引力了吗?

 

今儿个,他的确是存了其他的心思来拜访的…

 

「嘶…」

 

这断筋错骨的疼像是骤雨一般,一阵一阵,让蓝河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头冒出水面,一头乌丝散在水里,半掩着蓝河的身体,蓝河低垂着眸子,这般景象,全部映入了叶修眼底。

 

轻声呢喃着是怕蓝河忍受不住,但叶修却无法否定自己存有私心,他本想着报恩之后两清,但蓝河似乎并不想只是这样而已。 

 

叶修嘴角弯起,蓝河似乎…想要诱惑自己?叶修轻笑一声,手指点了点蓝修远身上的几个大穴,本来睡得不太安稳的蓝修远,顿时睡得一个香甜,这毒用得歹毒,叶修瞇起了眼,神兽都有护崽的本能,蓝修远身上有一半是他的血统,所以…对这想伤害他的崽的人,他是绝对不会轻饶。

 

「爹爹…大爹爹…」

 

蓝修远嘴巴砸吧了一下,翻身后握住了叶修的手指,饶是越来越淡漠的叶修,眼里也忍不住带上了些微的温柔。

评论(7)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