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冷情(06)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他身上有奇毒并重伤,经脉俱毁,紫府有毒,基本上…」

 

「我知他现在无法踏入大道,但…你一定有办法。」

 

「而且…」

 

叶修反手握住了蓝河的手腕,一丝灵力游走在蓝河的经脉之中,叶修倒是有些诧异,没想到蓝河竟然对自己这般不设防,加之,除了蓝修远身上带着自己的血脉以外,连蓝河身上都带着自己的一丝灵力,这代表着,蓝河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

 

「能!」

 

「真的!」

 

「不止是修远,你也…你身上带着不少伤,灵根都有所损害…」

 

「这还不是怪你…」

 

蓝河的语气抱怨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亲昵,叶修虽然讶异,但还是强压住讶异,过了好一阵子才放开蓝河的手。

 

「我说,你们俩要不要吃几口?」

 

不知不觉之间,苏沐秋遣着道童们布上了饭菜,早已将奶甜奶甜的金桂奶糕推到了蓝修远面前,只见蓝修远看了看金桂奶糕又看了看蓝河,紧接着又看了看叶修,小脸满是期待,眼前的金桂奶糕闻起来又香又甜呢。

 

但是…

 

蓝河长呼了一口气,就这性子,难怪会差点被拐走,蓝河轻咳了一声,没想到另一边的叶修手脚比较快,将金桂奶糕用筷子夹成了两半,小半块放在蓝修远的盘子里,另外的大半块则是放在了蓝河面前。

 

「我觉得,你还挺喜欢吃的…奶甜奶甜的东西。」

 

「喔?」

 

「你…」

 

对叶修这动作,苏沐秋挑了挑眉,还真看不出来,淡漠的老友竟然会记得这般细节,蓝河的眼里闪过一丝光亮,想起来了吗?只见叶修摇了摇头,蓝河眼里的星光又逐渐淡去。

 

苏家的饭桌一向是食不言,苏沐秋一边观察着叶修与蓝河,看着蓝河将一些肉与菜夹到蓝修远的盘子里,但是…那些肉菜所蕴含的灵力都不多,看来蓝河挺注意蓝修远的身体。

 

这顿丰盛的饭菜,蓝河吃得索然无味,叶修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但那笑意并未到达眼底,蓝河低垂着头,突然之间,蓝修远由椅子上跳下,直奔蓝河怀里,蓝修远拉了拉蓝河的衣袖。

 

「爹爹,你别担心,大爹爹一定是在跟我们开玩笑…」

 

「嗯…」

 

蓝河低下了头,蓝修远小声贴在蓝河耳边说着,蓝河嘴角扬起一抹笑,希望如此…

 

「蓝河,你等会带着修远随我走。」

 

「?」

 

「答应你的,可暂缓,但你与修远的身体,还是尽早治疗比较好。」

 

叶修心里似乎有了想法,手指在桌上敲击着,等到侍童们将饭菜撤下,叶修拦住了想告辞的蓝河,心底有个声音再叫嚣,若是这次让蓝河走了,两人之后将再无交集。

 

「我大概拟定了一些方子,不如讨论讨论?」

 

「那…我改天…」

 

「今天可试试,你的灵根若是再不救治,很可能让你的修为再无上境。」

 

蓝河点了点头,他感觉到最近自己的修为上涨的越来越慢,似乎到达了一个瓶颈,灵根受损跟蓝修远有关系,当初蓝河以男子之身逆天孕子,所付出的代价超乎想象,灵根受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加之,蓝修远出生后不久,君莫笑便失踪了,蓝河连调养都未好好调养,便急着寻找君莫笑,这几年…身体才慢慢调养好,修为也渐渐上升。

 

「没想到你看出来了,我以为我藏得很好。」

 

「你瞒不过我…」

 

蓝河抱着昏昏欲睡的蓝修远跟在叶修身后,他不知道叶修要带他去那,只是基于本能里的信任,蓝河跟着叶修左拐右弯,直到了一座院落。

 

「将修远放在那边的床上,你跟我到外间…」

 

叶修指了指内间的床,蓝河将已经睡着的蓝修远放在床上,跟着叶修走到了另一边的外间,外间之中已经准备了不少天地灵材与一个巨大的石桶,石桶里装着沸腾的灵水。

 

「脱了。」

 

「脱?」

 

「脱了,不然要怎么炼体?」

 

「…」

 

叶修的眼神清澈透亮,蓝河深呼吸了一口气,顿时为自己那有点肮脏的想法感到羞耻,缓缓退去了外衣,只剩下一件白色里衣…

 

「全脱了。」

评论(16)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