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狼牙(02)



 

人狼叶X纯血人类蓝

 

 

叶修缓缓逼近,蓝河屏住了呼吸,彷佛这样就能避过一般,没想到叶修竟然噗嗤一笑,将蓝河揽在了怀里,怀里的人是个宝贝,叶修很希望能够透过比较和平的方式请蓝河帮助他,但是…有另外一组人马已经准备对蓝河出手了。

 

「小蓝,别怕我…」

 

「我…嘶-疼!」

 

叶修在蓝河耳边低喃,蓝河顿时有些恍惚,这人身上还是带着那股烟草味,不呛人,意外的成熟与好闻,下一刻,颈边传来的疼痛让蓝河不自觉紧抓住身下的床单,尖牙穿透皮肤,深深钉入蓝河颈边,蓝河的身体被叶修紧紧摁着,动弹不得。

 

皎白的月光照耀在两人身上,蓝河看着窗外的圆月,意识慢慢模糊,湿热的感觉在颈边徘徊,好像…许久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验…蓝河彻底失去了意识,叶修不舍地舔过蓝河被咬出的痕迹,本来深深的咬痕早已愈合,叶修舔了舔嘴角,俯身想将蓝河抱起。

 

窗户突然射入一道强光,叶修瞇起了眼,舌头弹了一下,太快了…外头骚乱的声音已经足以让叶修判断目前有多少人马,若是带着蓝河,恐怕不止无法全身而退,甚至还有可能会伤害到蓝河,叶修立刻作出了决定,蓝河被放置在衣柜之中,伪装成躲藏在衣柜里,叶修幽蓝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暗光,一股强大的力量释放。

 

蓝河醒过来时,只能见到白色的天花板与鼻腔里刺鼻的消毒水味,突然间一个温柔的嗓音响起,蓝河看了眼声音的来源,是一个…非人,但是奇怪的是,蓝河对这个非人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害怕。

 

「蓝河先生你好,我是喻文州,隶属于非人特殊部队。」

 

「…喻警官?」

 

蓝河点了点头,一头蓝黑色头发的男子缓缓扶起了蓝河,并为蓝河调整了姿势,让蓝河能够舒服点,蓝河的脑子还有点混乱,喻文州倒了杯温水给蓝河,蓝河深吸了口气,才看向喻文州。

 

「…」

 

蓝河瞄了眼喻文州,喻文州的颈子与脸颊上有着特殊的纹身?但…

 

「好奇吗?我是安魂鸟…」

 

「是吗…果然…」

 

蓝河点了点头,他认为是纹身的图样,其实是贴在喻文州身上的羽毛,透明的,只能看见轮廓的羽毛,便是安魂鸟的特征,相对于蓝河的平静,喻文州对蓝河反而有更多的疑问,不外乎,蓝河太过于平凡了,一切的经历就是平平凡凡的经历,除了…蓝河的出生以外。

 

蓝河很早就父母双亡,由奶奶扶养,在蓝河上高中时,奶奶便过世,留下了现在蓝河所居住的地方,蓝河的奶奶有一笔不小的遗产,恰好能供蓝河完成学业,并过着比一般人优裕一些的生活,所有的一切都对得上,以外人的眼光看来,蓝河只是倒霉了点罢了。

 

「蓝河先生…」

 

喻文州斟酌了一会,才一开口,外头便进来了一位与喻文州穿着同样装扮的人,那人比了比外头,喻文州点了点头让蓝河好生休息后便离开了病房。

 

直到脚步声消失,蓝河才长呼出一口气,将手臂上的点滴扯去,蓝河试着挪动身体,怎么一个两个都冒出来了,蓝河看着手臂上的伤口缓缓消失,总觉得,自己似乎卷进了什么麻烦事当中。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