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冷情(03)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很快地,替蓝河送拜帖的蓝溪门弟子带来了来自黑衣阎罗的回信,叶修邀请蓝河前去作客,因为,蓝河是他的救命恩人,蓝河将他与君莫笑定情的红色流苏随着拜帖一同送往白衣罗煞的住处。

 

「远远,想去看看吗?」

 

「有奶甜奶甜的东西吗?」

 

「不知道,但是如果爹爹自己去的话,远远要跟春师兄他们待在一起。」

 

「爹爹,带远远去…」

 

蓝修远其实有点害怕蓝河的师兄弟们,手指紧紧抓着蓝河的衣服,蓝河嘴角微微一勾,从那次差点被魔修绑架之后,蓝修远变得有点怕人,连一向熟悉的蓝溪门弟子们,蓝修远也有点害怕。

 

总归是自己这做爹的不好,要不是自己疯魔似的找着君莫笑,又怎么会让小远儿差点落进魔修的手里呢,蓝修远是双灵根,虽然灵根的属性是水属与异变火灵根,但两根灵根粗细相当,算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只是…

 

蓝河低着头,眼里闪过一抹愁绪,但那股愁绪淡得跟水波纹一样,很快被一抹坚毅取代,蓝河心中已经有所定夺,总之,得先见上叶修一面才是,蓝修远抬头看着自己的爹爹,眼里一片清澈,他不知道他来得不易,甚至耗损了蓝河不少修为,才保住了这逆天而生的胎儿。

 

「远远,那明天你跟爹爹一起去吧。」

 

「要奶甜奶甜!」

 

「远远,姥爷姥姥说,你最近牙口不太好?」

 

蓝河扳着蓝修远的下巴,仔细检查蓝修远的小牙齿,生怕一不小心,蓝修远就患上蛀牙,蓝河给蓝修远的口腔使用了清洁咒,这才招来门外的弟子,让弟子将蓝修远的小包袱拿进自己的房里。

 

蓝修远自己将睡衣穿好,乖乖爬上了床,等着蓝河上床,蓝修远需要的睡眠时间很长,虽然蓝河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大多数的情况之下,蓝河会等到蓝修远睡着,才会继续自己的修练。

 

「爹爹,今天不能偷偷跑去修练了!」

 

「唉…」

 

「修远很久没跟爹爹一起睡了,还有…大爹爹!大爹爹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很快,也可能不会回来了…」

 

「大爹爹不要修远了吗?」

 

「远远乖…」

 

蓝河的手指轻轻梳过蓝修远柔软的头发,带着清心咒的点点荧光,蓝修远打了个哈欠,嘴里嘟嚷着大爹爹,缓缓进入了梦乡,蓝河亲了亲蓝修远的额头,今晚就不修练了吧,抱着蓝修远,蓝河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有一人正翻看着一只红色流苏,这的确是他的东西,叶修的眼底闪过一抹暗芒,这流苏本该系在千机伞上,而他将这流苏送人了,这名叫蓝河的人,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理应报恩。

 

「在想些什么呢?」

 

「想着,为什么是这时,这只流苏被送到了我手上。」

 

「我理解你想照顾沐橙,但是…你对她除了兄妹之情以外,没有其他念想。」

 

「为了取回力量与记忆,我付出了代价…」

 

叶修将面前的灵酒一口饮下,他的胸口内还嵌着一枚龙鳞,在汲取龙神力量的同时,叶修也失去了记忆,在他失忆期间的记忆,那些记忆就像是隔着一层薄纱一样,每当叶修伸出手,那些记忆便由叶修手中逸失,让叶修抓也抓不住。

评论(5)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