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一笔流水账,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以下正文--

 

许博远提着塑料袋,里面是他与叶修的餐盒,今儿个发货比较忙,打了通电话,叶修只是回答,随便买个外食吃吃就好,许博远笑了笑,突然想起他与叶修常去吃的店家,许博远给自己买了肠粉,虾仁馅儿的,而叶修则是让他销魂的排骨闷饭。

 

路上人来人往,许博远混在人群之中,此时已经不再会有人想起他是叶修的合法伴侣这事,毕竟已经过了那么久了,许博远看着手里闪着光芒的老旧银戒,鬼使神差一般,许博远举起了自己的手,他的手比起叶修来说差了那么一点,指甲修剪的圆润,骨节分明,许博远仍保持着当职业玩家时的习惯,他有一堆护手用品,他用,叶修也用,两人一起用。

 

骨节分明的手上带着薄薄的茧,许博远在折射成七彩的光芒之中吻上了无名指上的戒指,像是个仪式,不过对许博远来说,当初与叶修交往时,叶修便是用这般土味却又不失浪漫的法子将许博远牢牢给困住,等到许博远发现时,自己已经离不开那个永远带着慵懒笑容的男人了。

 

经过便利店,许博远想着家里的饮料也快没了,不如顺道买上个一两瓶,一进入便利店,许博远快手拎了两瓶肥宅快乐水并两瓶无糖乌龙茶,经过卫生用品区时,许博远顺手拿了一盒冈本,走向柜台时,许博远突然想起,床边柜深处还有半盒上个月用剩的杜蕾斯,许博远的脸颊突然泛起了粉红色。

 

「蓝…博远…」

 

叶修染着情欲的嗓音特别性感,许博远一咬牙,又转回去拎了一盒冈本,上个月叶修出差前,才摁着许博远在床上这样那样了一回,电竞系男子,叶.主席.修,充份用身体让许博远了解了,他的二十岁跟三十岁一样的持久,跟他的电竞生涯一样,还有…他们俩办的健身俱乐部会员卡没有白费。

 

隔天,睡到下午,腰酸腿软连店面都没去的许博远,将剩下半盒的杜蕾斯狠狠扔进了床边柜的深处。

 

「蓝啊,啥时到家呢?」

 

「快了…」

 

许博远低声笑着,蓝牙耳机里传来叶修有些失真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得,叶主席又自行提早下班了,望着不远处的公寓,许博远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明明说好准时上下班呢。

 

「欢迎回来…」

 

「抱歉,没法去接机,最近这阵子发货比较多。」

 

「唉,哥当这主席八百年赚不了几毛钱,就靠蓝总裁养了。」

 

「贫呢!」

 

偷改了机票的叶修一见许博远回家,立刻就抱住了许博远,毕竟他俩可是分离了近一个月呢,许博远没好气地将手中的塑料袋塞进叶修手里,他打算先冲个澡再来吃晚餐,或说是夜宵。

 

「做啥呢?」

 

「当然…都分开一个月了,想不想我?」

 

「…想。」

 

叶修嘴角一勾,扳过许博远的脸,低头含住许博远的唇,舌尖扫过许博远的下唇,许博远瞇起了眼,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会:

 

「哼…晚餐…」

 

「晚点吃。」

 

猫叫似的抗议被叶修的柔情完完整整镇压,许博远闭上了眼,任着叶修将自己的身体翻转,浴室的门被叶修用脚勾着关起,伴随着哗啦水声,还有许博远断断续续,夹带着愉悦与哭音的呻吟,这一顿”晚餐”,叶修吃得心满意足。

 

都说三十岁的男人如狼似虎,怎么快四十岁了,叶修还是如狼似虎呢,两人的床事大多由叶修主导,少部份由许博远主动,虽然两人一开始在一起时,许博远不是没有试着反攻,但屡屡都被叶修反过来镇压,许博远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比较爱叶修的关系,安慰着安慰着,对上下许博远倒也没那么在意了。

 

「想啥呢?」

 

叶修抚着许博远的发鬓,细碎的吻落在许博远的耳旁,嗓音带着情事后特有的沙哑,许博远嘴角一勾,这男人该死的性感,反手勾住叶修的颈子,主动送上了一吻。

 

「没,想着你跟我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

 

「嗯?」

 

「怎么…我对你都没有腻呢?」

 

「…因为哥的魅力太大?」

 

「嗤,少老外卖瓜了,怎么不是我不离不弃?」

 

「呵呵,看来一次不够?」

 

「靠,别…别蹭…贩别吃了?」

 

就着情事后的懒散,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聊着聊着,听见许博远的话,叶修的手不安份地又由许博远的腰往下腹摸去,许博远一把抓住叶修作乱的手,狠狠瞪了叶修一眼,只是这眼带春色的眼刀似乎没给叶修带来什么明显的效果,反而让叶修又一口轻啃着许博远的后颈,两人在床上歪腻了一会儿,才起床穿衣服,啃着早就冷掉的晚餐。

 

「明儿个休息,要不咱们出去走走?」

 

「走走?别是走到路口网吧打荣耀2。」

 

许博远吸溜了一口肠粉,突然想起某一年,他跟叶修的”约会”竟然是走到路口的网吧打荣耀,叶修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显然也是想到了同一件事上头,两人相视了一眼,叶修清了清喉咙:

 

「明天再看看吧?」

 

「不如…」

 

「我拒绝,我可不想用假日帮你发货,你家的伙计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帮你发货了。」

 

「去,不过…」

 

许博远眼珠子滴溜转了一圈,叶修一口便开始拒绝,许博远咬了下舌尖,嘴唇都嘟了起来,叶修两指一夹把许博远的唇夹成了鸭子嘴,许博远没好气地拍开了叶修的手。

 

「呼~」

 

许博远长呼出一口气,整个人趴在叶修的背上,叶修被这甜蜜的负担压的身子一矮,怎么突然开始黏人了?叶修嘟嚷了一声,许博远却是双手紧紧环住了叶修的颈子,叶修拍了拍许博远的手背,刚刚才出差回来,地上散落着从行李箱里翻出来的东西,衣服、裤子、袜子、外套等等,许博远眼尖地看到了还别在西装外套上头的袖扣。

 

「唉唉唉,老叶,那个…是我生日时送你的?」

 

「当然,不然还有谁会送这样的装逼道具。」

 

「装逼…哈哈哈哈。」

 

想象着叶修扣着蓝宝石袖扣那彷佛霸总的样子,许博远大笑了起来,唉呦,这对袖扣买得太值了…

 

「不如,你穿上西装外套让我看看?」

 

「说啥呢,衬衫都脱了…」

 

「你穿给我看,我让你做一次。」

 

「蓝啊,你还是别看沐橙给你的文档了…」

 

「…」

 

难得主动一次,竟然被泼了一盆冷水,许博远气呼呼地由叶修背上下来,将自己卷成了毛毛虫,叶修摇了摇头,这男人一直都是这样可爱,在外人面前温和,在自己面前撒泼。

 

「小蓝,其实啊…」

 

「…」

 

「不管你主不主动,我都打算今晚再来一次…」

 

「靠!」

 

许博远一掀被,又被叶修给压回了床上,说好的只做一次呢?叶修这大猪蹄子!叶修舔了舔嘴角,一个月,真的太久了,人说感情是越陈越香,叶修觉得,自己年纪越大反而越喜欢许博远,不…应该说是爱吧,他们俩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没有轰轰烈烈,最后也没有趋于平淡,反而一直像是蜂蜜水一样,黏乎黏乎,连旁人都看不下去。

 

「叶修,你要是敢…」

 

「我就敢,小蓝想怎样?」

 

「哼,你要是敢直接射在里面…」

 

「有套今晚可以多做几次?」

 

「随你。」

 

许博远还真没在耍嘴皮子上胜过叶修,叶修的舌尖滑过许博远的喉结,手掌在许博远的衣内窜动,最后却是抽出了手,反手抱着许博远,两人一同躺在了床上。

 

「睡吧。」

 

「不做了?」

 

「不做,反正…还有几天假期不是?」

 

「…滚!」

 

「唉,别闹。」

 

「老叶,要是这是在小说里,我八成是甜宠系的霸总。」

 

看着叶修闭上了眼,许博远觉得自己就是像苏沐橙传来的文档里的那些总裁,对叶修是又甜又宠,堪称甜宠系霸主。

 

「不,我觉得你是甜点系。」

 

「什么叫甜点系?」

 

「嗯,又香又甜又好吃…」

 

面对许博远那呆愣的神情,脑子一时转不过来,什么叫甜点系?叶修呼出了一口气,手掌压着许博远后脑吻了上去,这会儿可怪不了我了…叶修在心里想着。

评论(52)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