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冷情(02)



没想到是修真世界,也没想到已经有崽了吧!

其实就是个挺狗血失忆梗

 

 

灵力在身体内循环了一个周天,蓝河这才缓缓张开了双眼,周身有一圈泡泡似的冰霜,蓝河一个弹指,冰霜尽碎,落在地上化为点点水痕,不一会,水痕变干燥,蓝河这才起身穿起外袍,以往他的修练都是在蓝溪门里那条千年不化的冰河上,要不是因为有了幼子,蓝河可能会一整天都待在冰河里。

 

浅蓝色的外袍上以极细的银丝细细绣着水纹,衣袍上还有些隐隐暗光,虽然这外袍不是什么品级很高的法宝,但耐不住这外袍是君莫笑亲自寻得的材料以及亲自炼制,蓝河倒是挺常穿着出门。

 

踏出修练室,内间的桌上放着一只流苏,艳红色的流苏看来有些老旧,蓝河将流苏拿在手中,这流苏与他的本命宝剑其实并不相配,但是蓝河依然将这流苏挂在本命宝剑上头,流苏亦是君莫笑给蓝河的,也是他们俩的定情之物。

 

蓝河略微思索了一下,从芥子空间之中取出了笔墨纸三样东西,摊开了纸,刷刷地便在上头写了些什么东西,俊秀笔迹飞龙游凤般在纸上跃然而出,灵力烘干了带着松香的墨汁,蓝河再次由芥子空间之中取出一方印玺,将纸张仔细折迭而起,印玺盖在了交接之处,最后挥笔在上头写下自己的名字。

 

「来人。」

 

「少主,有何吩咐?」

 

「将我的拜帖送去…嗯,白衣罗煞那。」

 

「是!」

 

蓝河将拜帖交与手下人后,便静静伫足于窗前,这里,是属于白衣罗煞的城镇,虽说魔修与正道势不两立,但根据蓝河的观察,这座城市在某些方面,甚至比正道大宗所属的城市还要…干净,看着凡人们的神情蓝河便知道,至少这里的修道者们不敢随意压榨凡人,不过…这盈绕于鼻腔之间的淡淡血腥气味,又是怎么一回事?

 

「爹爹!」

 

突如其来地,一个娇小身影由后方扑抱着蓝河的大腿,蓝河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也不知道是谁将这小祖宗给带到这里,他回去定要重重责罚!

 

「修远…」

 

「爹爹看到修远不开心吗?」

 

只见小修远的手上拿着冰糖山楂,笑呵呵地看着蓝河,不过看到蓝河微皱的眉头,又悄悄退后了一些,蓝修远的身体比起一般的同龄小孩差点,看来也小了点,毕竟在四五岁之时,蓝修远曾经差点被魔修掳走,虽然未遂,但蓝修远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治了那么久,还有些余毒残留在经脉之内,影响蓝修远的修道之路。

 

「是谁带你到这的?」

 

「掌门跟掌门夫人!」

 

「那是你的爷爷奶奶。」

 

蓝河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些,都怪他,蓝修远本来从小就聪慧,但自从被魔修下了毒并重伤之后,蓝修远似乎与以前的他不太一样了,傻呵呵的一直笑着,蓝河带着蓝修远去寻过很多的医修,甚至透过蓝雨仙宗的关系,求到了霸宗的张新杰那,张新杰表示魔修的毒除了影响到蓝修远的经脉也影响到了脑中的紫府…不知如何,蓝修远就一直保持在了四五岁的样子。

 

「…」

 

既然是自己的父母,蓝河自然不可能回蓝溪门就责罚父母,但他也知道这应该是蓝修远吵着要到这里…

 

「坏远远。」

 

蓝河捏了捏自家孩子的鼻子,蓝修远笑呵呵,蓝河摸了摸蓝修远的头发,抱起了蓝修远,蓝修远蹭了蹭蓝河的脸颊,蓝河眼底满是温柔,他的小修远,就算无法修道,那也没关系,他会保护他,一直。

评论(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