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番外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番外-冬暖

 

叶修牵着蓝河带着笔言飞加上知月与倾城进入客栈时,客栈正是用餐的时刻,五人寻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店里的伙计立刻为五人奉上茶水,知月与倾城则是摆上了蓝河专用的餐具,笔言飞差点从他们的马车里搬出屏风…

 

叶修揉了揉额头,他知晓蓝河一向过惯了好日子,但是说好今次是隐密的…算了,还好没立起屏风,叶修点了几道家常菜,知月招来伙计让伙计将茶水撤去,又低声跟伙计说了几句话,茶水撤掉之后,一个带着炭炉的架子被搬到了桌边,叶修觉得额角突突跳动着。

 

这间客栈规模不小,应该有雅间吧…叶修心想,是不是换到雅间比较好一些?

 

「公子请用茶…」

 

知月将使用在梅花上采收的雪煮成的茶递到叶修与蓝河面前,茶水清澈,还带着一股浅浅的梅香,叶修拿着白玉杯轻抿了一口,叹了口气,蓝河歪着头,似是有些不解。

 

「怎了?」

 

「没怎么…」

 

突然之间,说书人敲了敲一旁的小锣,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说书人摇着扇子坐在了大堂最为显眼的位置,嘴边勾起了一抹笑,叶修一扫…哟,这不是熟人嘛,叶修撑着下巴,想听看看这位熟人究竟会说些什么样的故事。

 

『话说,上次讲到武林盟主叶修被苗人女子陷害,身中奇毒…』

 

叶修傻眼,他啥时身中奇毒了,只听见身旁的蓝河低低一笑,手掌盖在叶修手背上,示意叶修稍安勿躁,脸上表情饶有兴趣,毕竟他很少坐在像这样的地方,更别提蓝河以前经营的可是风花雪月的场所,像这般说书人是不可能进到绝色阁或蓝风馆的。

 

『苗女那对柔软的大白兔贴在叶修身上,叶修虽是想抗拒,无奈身中奇毒,身体四肢发软,只能凭着苗女摆布,正当苗女要脱去叶修衣裳之时,蓝桥公子及时赶到,掌风一击便将那苗女击退数丈。』

 

「…」

 

「这话本那来的?」

 

「言飞…去打听打听。」

 

「是,公子。」

 

笔言飞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台上的说书人正讲到精彩的地方…

 

『蓝桥公子一把扛起叶修飞身而去,徒留一地春心破碎的苗女,话说蓝桥公子足不点地,立刻寻了个山洞,将叶修带到了山洞之中,叶修通身经脉内劲杂乱,蓝桥公子手心贴着叶修的丹田,凉冷的内劲缓缓被送入叶修体内,舒服的感觉令叶修不自觉发出了呻吟,蓝桥公子脸上一红,才想收回内劲,不料叶修竟突然暴起,将蓝桥公子压在身下…』

 

「…这话本怎么越听越奇怪。」

 

「公子,说书人今次要说的话本叫雪中缘。」

 

「雪中缘?」

 

笔言飞手上捧着一本书册,叶修接过后翻了几页,随即当着笔言飞、知月与倾城的面将那本书册震碎,笔言飞忍着笑,知月与倾城两人倒是同时露出了奇妙的表情,蓝河则是面无表情,微倾着头仔细听着说书先生继续说书…

 

「小二,可否还有空房?来三间上房。」

 

「好嘞,请各位客倌随我上楼。」

 

「饭菜端到房里。」

 

「好嘞!」

 

叶修揽着蓝河的腰,不料说书先生似乎发现了叶修,一挑眉,嘴角露出了个猥琐的笑容,叶修白了说书先生一眼,手指一弹,只见说书先生扇面一转,一枚金豆子落进了说书先生的手中,说书先生摇了摇扇子,嘴上话本一转,却是开始说起了那日武林盟主与蓝桥公子在兴欣山庄的对决。

 

「怎么了?我还想听呢…」

 

「咳,那说书先生大概是拿错话本了。」

 

「嗯?」

 

「那本雪中缘…」

 

「我挺喜欢看杂书,不如叶盟主念与我听听?」

 

「当真?」

 

「当真。」

 

蓝河捧着叶修的脸,一个轻若羽毛的吻落在了叶修唇上,叶修嘴角一勾,心里倒是生起了几分戏弄蓝河的念头,蓝河被放倒在床上,脸上有些不解…

 

「叶修滚烫的手掌探入蓝桥公子的衣服前襟,用力一撕…蓝桥公子的衣裳便成了碎布条,随后…叶修吻上蓝桥公子的颈子…」

 

「等、等等…这话本…嗯…」

 

叶修掐着蓝河下巴吻了上去,蓝河的脑子难得一片空白,随后才反应过来…

 

「雪中缘…是春宫话本?」

 

「小蓝真是聪明,不是想听我念话本吗?」

 

「嗯…啊…」

 

叶修扯去蓝河的腰带,将蓝河的双手捆在一起,嗯…他会慢慢将整本话本念给蓝河听,而且雪中缘可还搭配着春宫画,他们也可趁机演练一二,压抑而欢愉的呻吟散落在纷飞的细雪之中。


叶修给蓝河念了半宿话本,蓝河被折腾的抬不起一根手指,半夜还发起了低烧,隔日苏沐秋找上门时,自然是没给这对没羞没臊的男男好脸色。

 

「说吧,昨晚又干了啥?」

 

「…话本…」

 

「咳…」

 

叶修低咳了一声打断蓝河的话,蓝河给了叶修一个白眼,叶修将蓝河抱在了怀里,白色牡丹龙纹的雪狐毛披风紧紧裹在蓝河身上,蓝河脸上有点红,苏沐秋昵了一眼,差点想自戳双眼…他看见了啥!?

 

「我说,好歹给蓝公子穿件正常点的衣服!」

 

「哈?」

 

叶修顺着苏沐秋的视线,顿时无言…他忘了,昨晚两人念着念着念出了乐趣,换着好几本同作者的话本折腾了半宿,半夜发现蓝河发起了低烧,拿着自己的披风就把人裹起来了,压根忘了帮蓝河换件衣服…

 

「咳…你倒是别再看了!」

 

「你以为我想看嘛,你好歹也裹紧一点啊!」

 

蓝河听着叶修与苏沐秋吵架,脸上又飘起了两朵红云,整张脸埋在叶修胸口,小两口床第间的情趣,蓝河可没打算让苏沐秋知晓,况且两人也不是次次都会用上肚兜,今儿个就是肚兜的绑绳露了一截出来,才被眼尖的苏沐秋发现。

 

「咳,蓝公子只是小感冒,这帖药早晚各一帖,最近少跟叶修同床才会好得快。」

 

「至于叶修,这瓶苦连清心丸,早午晚各服三颗。」

 

苏沐秋将一个瓷瓶丢给叶修,叶修也很无奈啊,自家伴侣那么诱人,两人又是年轻气盛,一撩起来,两人连北都找不着了…好歹他还记得蓝河身子差啊!

 

「叶盟主…」

 

「嗯?」

 

「听说绝色阁现在流行的是纱质的肚兜,下次…」

 

叶修与蓝河两人嘀嘀咕咕,苏沐秋叹了口气,只有少数人知道,江湖上流传甚广的武林盟主与江湖祸害春宫话本,是由苏沐秋的妹妹及其一帮好友所创作,苏沐秋打算将这对说着悄悄话的男男给卖了。

评论(6)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