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番外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番外-金秋

 

贵妃椅上头趴着一名翩翩公子,一头青丝如瀑布一般散开,蓝河其实是趴在叶修身上的,两人趁着白日天好,在椅子上胡天胡地了一会,叶修的衣衫大敞,蓝河略显冰凉的手掌在叶修胸前抚着,指尖细细滑过叶修胸膛上的伤痕,低头在上头亲了一下,赤裸的双足勾起摇晃着,叶修的手掌滑过蓝河光裸的腰,气氛缱绻。

 

「蓝…」

 

叶修亲昵地吻着蓝河的嘴角,叶修的颈子上头还挂着蓝河给的那个小袋子,蓝河指尖一勾,放在手心里捏了一会,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勾了起来,从里头捏出了宝藏图,将宝藏图抵在叶修下巴上。

 

「去过了吗?」

 

「去过了…」

 

「看见了吗?」

 

「嗯…」

 

那是个阴暗的洞穴,位在一个绝妙的位置,也只有蓝河能够寻到那样的地方,里面有着一箱又一箱蓝河搜刮来的物什,金银材宝、天下宝物以及…许家人的骸骨,被装在一个又一个瓮里。

 

「想念他们吗?」

 

「…不想…」

 

「说谎呢,小狐狸,有没有半夜偷哭?」

 

「哼!」

 

蓝河从叶修身上坐起,拉拢自己的衣服,方才缱绻的气氛一扫而空,叶修低笑一声,发脾气了呢…将蓝河又拉回自己身上,叶修轻抚着蓝河的背脊,那双现在好上那么一点的眼里没有任何光彩,叶修吻了吻蓝河的眼皮。

 

「找天去吧…」

 

「不要,他们与我无关。」

 

看着怀里难得别扭的蓝河,叶修的手臂横在蓝河腰上,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见到蓝河的情况,许相府家的小世子,看来粉粉嫩嫩,扳着一张脸,正正经经地坐在对面的凳子上,怎地过了这些年,小世子成了混世小狐狸,将江湖这片混水搅得更乱更深了。

 

「叶修,我不去,我不是许博远…」

 

「是是是,你是我的内子蓝河。」

 

蓝河的手掌摸着,直到摸到了叶修的手掌之后,将手指扣进了叶修手指的间隙里,许相家的小世子已经在遇到马匪时就已经死去,留下来的只有满心仇恨的蓝桥公子,扪心自问,他蓝河可没对不起江湖人呢…

 

「笑成这样,是在想着啥呢?」

 

「没有,只是…今儿个天气不错。」

 

丹桂浓郁的香气随着风被送了过来,蓝河抬眼看着叶修,心里柔软,唯有这人是他的软肋,嗯…前武林盟主,怎么也算不上软肋吧,见着小狐狸难得一脸迷惑,叶修不解,手指顺着蓝河的头发,心中想着等会要怎么梳理蓝河的头发。

 

「叶修…你的武功如何?」

 

「嗯?你不是早知道了吗?」

 

「…若我早知道,定会定下不同策略…」

 

「还想算计我?」

 

「…嗯。」

 

对着坦诚的蓝河,叶修简直要被气笑了,都成了这样了,还想算计自己?那还真是有得等了,惩罚性的拍了拍蓝河的臀,蓝河身体一僵,现在的他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晚上甚至是瞎的,当然也无法判别现下叶修的表情,只能由叶修说话的语气来判断叶修这时的情绪。

 

「生气了?」

 

「没有…」

 

就…那么小小开一会呗


「小蓝…」

 

「嗯?」

 

他的小狐狸一直都是这般勾人,叶修用手上的玄色紫貂毛滚边披风将蓝河紧紧裹着,蓝河的额头抵着叶修的,略肿的唇瓣看来艳红,姆指指腹擦过蓝河唇瓣,蓝河咬住了叶修的姆指。

 

「小蓝乖…」

 

叶修抽出手指,下午折腾过头了,现下蓝河还发着低烧呢,蓝河靠着叶修,低低说着话,在金桂浓烈的香气之中,恋人之间的软声笑语被锁在雕花窗户之内。

评论(3)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