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番外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番外-春雨

 

在绵绵细雨之中,一辆马车缓缓的行驶着,车夫头带斗笠看不清面孔,嘴里哼着咿咿呀呀的小调儿,为这趟无聊的旅程增添了一些情趣。

 

一柄折扇撩开布帘,突然之间,马车一顿,竟是一个轮子陷进了泥地里,车夫利落翻身下车,没想到两旁的树丛里竟是冲出了一批拿着刀剑蒙着面的土匪,车夫一愣,倒是真没想到这台破旧马车竟会引来路上劫匪。

 

马车上的人似乎察觉到了外头情况有异,白晰的手掀开布帘的一角,围着马车的劫匪却是看见了布帘里的人穿着的华贵衣饰的一角,只消这样一眼,劫匪们简直要沸腾了起来,他们本是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没想到竟然真的让他们拦到了蓝风馆的绝色公子。

 

蓝风馆的绝色公子谁人不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虽身为小倌,但那面貌却俊朗无双,多少世家公子捧着大笔银钱求见绝色公子,只是那绝色公子半个月才会邀请有缘人至馆内一见,传闻中几位皇子亦是求见过绝色公子…

 

「马车上的人是否为绝色公子?」

 

「不是…」

 

 

带着斗笠的车夫想也不想便立刻否认,劫匪们冷笑一声,压根不信车夫的话语,举着刀缓缓收拢了包围,车夫眉头一皱,这可是官道…莫非现下世间已经是这般混乱了吗?

 

「实不相瞒,车内乃内子…」

 

「夫君莫要在这些蚁蝼身上浪费时间了,在拖下去,今晚可赶不到城内。」

 

车夫的话语被一道清润的嗓音打断,车内的人冷哼一声,一道身影掀开帘子,一名俊朗公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劫匪的头头抬眼看了马车上的青年,的确是个上好货色,可惜那双眼看不见,不过这种的,压在身下也别有一番滋味,劫匪头头的眼里带上了猥亵,车夫的眼里闪过杀意。

 

「今儿个本公子不想杀生,拿着这些快些离去吧。」

 

「小美人儿,这可由不得你,咱家这一大家子,不止要你的钱还要你的人呢…」

 

「是吗?」

 

折扇的扇面半遮着青年的脸孔,一双桃花眼微微瞇起,可以想见若是青年看得见,那双流转着水色的桃花眼会有多勾人,劫匪头头吞了口口水,只见青年将折扇收起,嘴角微微扬起,收起折扇转身便回了马车。

 

「你给老子等…」

 

劫匪头头的话说到一半,却见到自己的视线缓缓往下滑,最后只能见到马车陷在泥里的轮子,混着鲜血的雨丝与惨叫声满布在宁静的官道上,直到一切归为宁静,一丝血腥味飘入青年鼻腔之中。

 

「叶修。」

 

「小蓝,怎地出来了?」

 

「舍了这台破马车吧,早就说用千波苑的马车了…」

 

「那台马车可是绝色公子专用的马车,你是打算让所有人知道吗?」

 

「绝色公子不也是叶盟主的内子吗…」

 

即使看不见,青年的步伐却是轻巧地一跃,车夫伸手接住了青年,低头在青年的嘴上亲了一下,绵细的雨丝打在两人身上,蓝河的双手捧着叶修的脸颊,将黏在叶修脸上的发丝拨到耳后。

 

「小狐狸,又想被惩罚了吗?」

 

「若是夫君所赐…甘之如贻。」

 

叶修轻笑一声,运足了内劲足下一点,揽着蓝河往不远处的城镇而去,在远去的身影之中,细碎的笑语被落在了绵绵春雨里。

评论(7)

热度(133)

  1. 白雨湖蓝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转载了此文字